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耐人寻味的大礼

第一百九十九章 耐人寻味的大礼

    宋荷看着殷郑的电话甚至还有一种打算长聊的意思,但是,宋荷这会儿却是实在是不敢看殷郑的脸上的表情了。

    因为宋荷只要看见殷郑脸上的表情,就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让她忍不住就想颤栗。

    宋荷心里清楚,就是殷郑留给她心理上的创伤,在将她软禁了几天之后,宋荷现在只要是看见殷郑冰冷着一张脸,就实在是忍不住,完全控制不了自己心中的畏惧。

    也正是如此,宋荷才能白,殷郑对她的伤害太大了。

    但是同时,宋荷也知道自己并没有责怪殷郑的权利,因为相对的,自己必定也是给殷郑了一个巨大的冲击和打击,要不然,一向冷静镇定的男人,怎么会在下班的时候出了车祸?

    这么想着,宋荷的心上,就像是被一根针狠狠扎进了自己的心房中似的,整个人都有写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要哭。

    而对于这种跌宕起伏的心理情绪,宋荷也知道是不对劲的,甚至这个时候,宋荷忽然想起,之前杰森是建议自己应该去找一个心理咨询师咨询一下,或者说就当是发泄,然后听一听专业意见也是好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宋荷对这件事的反感程度很大,说不清楚原因,宋荷就是不愿意听杰森这个专业医生的建议。

    或许,宋荷就是觉得,对着一个陌生人,将自己憋在心中,很多难以启齿的话说出来,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也是一件,让自己正视自己是究竟是有多么的不堪的一件事。

    所以,宋荷才对这个建议十分的抗拒,甚至是在杰森几次三番的提起来的时候,宋荷都会主动的岔开话题。

    ‘可能还真的需要听听专业医生的指导了……’宋荷在心中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坦然的态度,认清楚了她现在确实是需要离开殷郑殷段时间去调整。

    但是,离开……

    宋荷想到这里,就不由自主的想苦笑出来。

    要是离开真的这么轻松随意,宋荷之前就不会受到自己的丈夫的软禁。

    宋荷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情况,殷郑虽然是嘴上不说,但是对于她的突然回来,殷郑高兴之余,还是觉得没有一种真实感,因为好几次晚上,宋荷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就感觉身边一直有人在看着自己。

    宋荷不敢睁眼,只能假装睡觉,因为睁开眼之后,宋荷不知道自己应该对殷郑说点什么,所以与其如此,还不如不睁眼去看,不开口去说。

    现在的殷郑和宋荷,其实都各自心中怀揣的一些小心思,殷郑是为了今后能和宋荷和和睦睦白头到老,而宋荷,却是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在没有殷郑的阻拦下,离开殷郑,并且钥匙可能的话,宋荷并不准备再继续回到殷郑身边了。

    这辈子能爱上殷郑这么优秀的男人,宋荷觉得她已经很知足了。

    宋荷心中百感交集的时候,殷郑那边还在继续着和王茵的对话,王茵在此之前,可完全不知道殷郑竟然是有这么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原来平时那些冷酷都是装模作样而已。

    王茵心中觉得,殷郑这个人真是衣冠禽兽、斯文败类,最坏的就是殷郑这种嘴巴上什么都不说,但是一肚子坏水的人。

    想想之前自己在殷郑的手中吃了多少暗亏,王茵想一想,就一肚子气。

    反正王茵和殷郑早就已经撕破了脸皮,王茵本来就不是一个能忍气吞声的人,这会儿让殷郑话里话外怼了一顿,王茵就算是之前再按中告诫自己不要一时恼火,把殷虎后半辈子的前程搭进去,但是,她压根就不是一个能受委屈的人!

    王茵被殷郑这几句话戳到了自己心里面的痛处,这么多年,王茵原本就是一直觊觎着殷家的钱,从前指靠着殷豹争气,把殷郑这个正经继承人挤下去,但是没有料到,不但殷豹是个白眼儿狼,竟然敢回头咬她一口。

    现在想想,之前殷郑什么都不做,明摆着就是坐山观虎斗,就为了等着她自己和殷豹掐的两败俱伤,然后他殷郑再来一个渔翁得利,一点都不费吹灰之力的,就能把殷豹这个虎视眈眈觊觎殷氏集团总裁位置的殷家子孙踢出局。

    而王茵不得不承认,经过这件事,自己完全是元气大伤,不仅仅是和殷豹这么多年亲似母子的感情破裂了,甚至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殷虎也感情不如从前。

    并且,只要王茵一想到这件事,就真的是恨得咬牙切齿——殷郑竟然能够收服殷虎,并且让殷虎心甘情愿的为他所用。

    说实话,王茵当初可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点。

    而现在彻底清醒的王茵,握着电话气得浑身颤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无比的狰狞,整个人一点都看不出来所谓的阔太太的端庄。

    殷郑深谙王茵为人,自然是知道怎么说话,说什么话更能刺激到王茵。

    原本这么多年,殷郑对王茵就已经是积郁在心,但是殷郑始终都要被殷老爷子提醒他自己长子长孙的身份。

    这个身份压着殷郑,让殷郑说话做事,都要顾虑着这个身份,所以哪怕是在殷家老宅,都因为有下人在的原因,殷郑都必须要对王茵客客气气。

    哪怕实在是不能忍受王茵,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因为殷老爷子时时刻刻都要提醒殷郑,王茵是他的继母,殷豹殷虎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

    但是,实际上在殷郑心中,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甚至在殷郑看来,从他开始接管起殷氏集团之后,成为了殷氏集团的总裁,对于王茵,以及殷虎殷豹这三个人,他没有赶尽杀绝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王茵竟然还敢奢望这么多?!

    并且,殷郑只要一想起王茵是怎么进的殷家老宅的门,顶替了自己的亲生母亲成为了‘殷太太’,殷郑就恨不得把王茵狠狠折磨一通。

    这些情绪,这么多年一直被殷郑狠命的压抑在心中,而现在,殷郑觉得,似乎是已经到了一个可以说出来的时候了,毕竟,现在就连从前还奢望着子孙满堂、上下和睦的殷老爷子都已经看清楚了形式,那么整个殷家,就已经再没有敢对他殷郑置喙的人了。

    于是,殷郑干脆一股脑,根本不管王茵受得住还是受不住,把自己心中憋了多年的话,都说了出来。

    只见殷郑脸上几乎是一点表情都没有,整张脸冰冷麻木,但是殷郑那双眼睛,却像是冰凌似的,闪着寒意,似乎要透过手机和电波,往王茵心上扎。

    “王茵,我看你是在殷家待得时间太久了,忘了你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了。”殷郑冷冰冰的开口说道,完全没有理会那边蓦然尖叫骂起来的声音,自顾自的打断了王茵之后,又继续说道:“情妇到底就是情妇,就算是现在更名进了我们殷家门,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

    殷郑别的什么都不说,因为他知道,王茵这种没脸没皮的没有羞耻心的女人,说别的什么,她都不会在乎,殷郑今天本来要做的,就是要狠狠刺痛王茵的心,所以现在就是理所应当的每一点都不客气。

    听筒中王茵的声音尖利刺耳,带着一种忿忿的气势,光从声音上面,就能听出来王茵现在已经是被殷郑气的七窍生烟了。

    但所幸,殷郑开的是免提,调整一下音量就好了。

    殷郑当然知道,王茵从自己父亲的情妇上位这件事,是王茵这辈子都不能再提,甚至她自己都刻意想要遗忘的事情。

    王茵这种女人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太强,她只能允许自己是通过自己的‘实力’拼搏,成为了殷太太,而不是因为殷郑的母亲去世之后,她王茵正好耍了心机手段借此上位。

    这个事,完全就是王茵的死穴,所以殷郑今天偏偏就要借题发挥,怎么能让王茵不舒服,他殷郑就要怎么说。

    “你小三上位,当初的伎俩就要让孙意然在我面前旧事重演一遍,你当我和我爸一样,随便就能上当了?”殷郑说着,眼中就忍耐不住的迸射出怒意的火星儿,因为想到当年的事情而无比愤怒的殷郑,完全没有注意到宋荷现在几乎全白了的脸。

    殷郑没有发现宋荷忽然不说话了,因为宋荷看着殷郑现在脸上出现的愤怒表情,就不由自主的想逃离,不想再看见殷郑脸上露出这么恐怖的神情。

    而王茵,也在殷郑几句话中,彻底被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粗喘起来,只听王茵气喘如牛一般,但是还是要扯着嗓子喊叫,似乎只要声音高一些,就能够从其实上面压倒殷郑。

    王茵尖叫道:“殷郑,你这个畜生,你……你竟然敢这么和我说话?!”

    殷郑对王茵这话,早就已经听的不爱听了,这会儿,眼中闪过不屑的同时,冷漠的开口说道:“我不仅要这么和你说话,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

    说完,殷郑没有一点犹豫的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