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零二章 终于无家可归

第二百零二章 终于无家可归

    殷郑和宋荷两个人在医院里腻腻乎乎的度过了半个下午,直到快五点的时候,宋荷才把抱着自己,像个大型树懒一样的殷郑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虽然说这个推开确实是也是用了宋荷很大的意志力。

    殷郑看着宋荷从病床上爬起来,打理着她身上皱皱巴巴的衣裙,脸上带着不解的表情问道:“怎么了?你要出去吗?”

    对于殷郑的这个问题,宋荷用一个白眼给出了答案。

    随即,当宋荷确定自己是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之后,才转过身,看着殷郑脸上的惴惴不安,宋荷强忍着自己心中那股难以言喻的酸涩的感情,对着殷郑强做出一个笑容,以及一脸嫌弃的目光,说道:“你看吧,我就说你撞着头撞傻啦,都忘了我现在和你一样,也是病号。”

    殷郑听宋荷这么一解释,才想起来似乎确实是这个道理,宋荷甚至在自己之前就已经住院了,只不过意味宋荷和殷郑的医院不在一起,并且这几天宋荷看起来没有一点事情,所以殷郑便压根没有想到这件事。

    “对……我还真的是忘了。”殷郑闻言也要起身,但是被宋荷拦了一下。

    宋荷看着殷郑头上包的纱布,抿着嘴露出了一个更加嫌弃的表情,故意说道:“你就好好在医院待着,至少我还比你强一些,不至于头上包着这么大的一块纱布。”

    面对宋荷明目张胆的嘲笑,殷郑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没有面子了,毕竟说实话,因为这种事情祝愿,就连殷郑自己都没有想到。

    “我自己回去,明天早上有个检查要做,你就好好在这里等我。”宋荷垂下眼皮,掩盖住自己双眸中变化莫测的目光,生怕被殷郑看到,匆匆忙忙的说道:“好了,我再晚一些,可又要被念了。”

    殷郑还想对宋荷说点什么,但是面对宋荷十分坚决的态度,饶是殷郑磨破了嘴皮子,宋荷都没有松口。

    到了最后,原本就因为自己心中即将要开始进行的计划而心烦意乱的宋荷,就被殷郑这种契而不舍的要跟自己去她住院的医院过夜的殷郑,惹恼了。

    宋荷看着殷郑,脸上的表情明显的流露出几分不悦,对着殷郑说道:“殷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是小孩子,就算我们是夫妻,但是也不至于像连体婴儿一样吧?”

    殷郑没想到宋荷会生气,毕竟自己今天这一下午,不论怎么闹宋荷,宋荷都是笑呵呵的模样,所以,面对宋荷忽然之间冒出来的怒意,殷郑完全就没有准备,甚至有点措手不及。

    “我——”

    殷郑想说,他就是想能多陪陪宋荷,但是,仅仅才从口中蹦出来一个字,就已经被宋荷有些粗暴的抬手打断了。

    宋荷看着殷郑,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很不好看了,分明就是摆出来给殷郑看的。

    “殷郑,有时候,我也是想一个人待一会儿的。”

    宋荷的声音听起来可以说是完全的冷漠了,这种冷漠,也深深的刺痛了殷郑的心。

    殷郑看着宋荷,前所未有的失语了一阵,随即,才慢慢的开口说道:“好,我知道了,那你路上小心。”

    听见殷郑松口之后,宋荷心中便也自然松了口气,这时候,宋荷才觉得自己刚刚似乎对殷郑太过分了,可是这时候要是说点软话,以宋荷对殷郑的认识,自己今天晚上肯定是走不了了。

    宋荷必须要去医院,因为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是宋荷在殷郑说完话之后,便一言不发的穿好了外套,拿起了自己的手包,才转头注视着殷郑。

    四目相对之间,宋荷对着殷郑说道:“那我走了。”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让殷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惶恐的感觉,或许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有一种第六感。

    殷郑在这一刻,他的第六感隐隐约约的告诉他,宋荷这句话似乎是别有深意的。

    于是,就在宋荷这句话说完之后,殷郑便立刻开口,接着宋荷的话说道:“那你明天会来吧?”

    殷郑这句就像是确认宋荷会不会车离开的话,让宋荷的心脏不由得‘咯噔’狠狠跳了一下,随即,宋荷脸上快速的闪过怔愣,和一抹难以察觉的纠结。

    短暂但是分明的一个停顿之后,在殷郑不安的注视中,宋荷终于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会,我明天做完检查就过来。”

    这句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似的,让殷郑的心在听见宋荷说完话之后,安静了下来,随即,宋荷就在殷郑的注视中,转身离开了殷郑的病房。

    从殷郑的病房离开之后的宋荷,脸上那份强撑着做出来的坚强和镇定自若瞬间土崩瓦解,从宋荷的脸上一寸一寸的剥离下来,将真实的宋荷彻底的显露了出来。

    于是,就见宋荷那双大眼睛中飞快的蓄满了泪水,随着宋荷轻轻一个眨动的动作,那些饱满的泪珠,就纷纷坠落了下来,淌满了宋荷的精致好看的脸庞上。

    这似乎是一个信号,让一直强撑到现在的宋荷彻底忍耐不住似的,脚下飞快的在病房的走廊上走动起来,来不及等电梯,宋荷就走了消防通道,下了两层楼之后,在确定殷郑一定不会听见的情况下,宋荷伸出手,撑在墙面上,随之渐渐扶着墙面软倒在地上。

    宋荷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捂着嘴巴,发出呜咽的抽泣声,泪水大颗大颗滚落的同时,宋荷终于再也强撑不住,在这个无人能看到她的地方,彻底发泄自己憋闷已久的情绪。

    她知道,自己选择的这一步,或许在殷郑眼中看起来是十分无理取闹的,就像是非要闹出一些事情似的,在现在她已经和殷郑和好如初的时候。

    但是,只有宋荷知道,自己现在在殷郑身边,情绪永远是压抑的,是痛苦的,是不敢表露出真正自我的,因为宋荷害怕,害怕自己一时再度惹恼了殷郑,她就会再一次遭遇殷郑那些残忍的行为。

    宋荷知道,殷郑给她的伤痛和阴影,已经是确确实实的落在心里,将她的心划的支零破碎,即便宋荷因为爱殷郑,可以不去在意这些化脓的伤口。

    但是宋荷同时也是知道的,只要这些伤口存在一天,宋荷就不能真的敞开心扉,彻底的再如同从前一样,接受殷郑。

    如果仅仅只是朋友,那是无所谓的。

    但是殷郑和宋荷是夫妻,是同床共枕、朝夕相处的夫妻,宋荷绝对相信,如果自己出院之后再和殷郑一起生活,以殷郑那份敏锐的洞察力,看出宋荷的问题不过就是早晚的事情。

    现如今,宋荷已经没有力气再努力假装,粉饰太平,宋荷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但总归,明天还是要撑过去的,因为宋荷已经答应了殷郑,明天过来。

    她不想再离开之前,对殷郑的承诺没有兑现。

    她也不想在离开之后,殷郑若失愿意想想她,便首先想到这件事情。

    宋荷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哭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几点了,知道宋荷打理好情绪,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她抬起眼睛看了看窗户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于是,深知自己没有多少时间的宋荷,一边走,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宋荷并没有等待对方太久,仅仅只是下了几节台阶之后,电话就被对方接通了,宋荷听着对面低沉的男音缓缓的说道:“宋荷?”

    听见自己名字之后的宋荷含混的先是应了一声,毕竟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是只要是说话就会被对方察觉出自己哭了。

    索性,在听见宋荷这边应答以后,对方便瞬间一股脑的说了一堆话:“你在哪里?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你怎么样了?今晚回医院吗?”

    一连好几个问题,宋荷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先回答哪一个了,只见宋荷先是深深呼吸了几下之后,随即开口说道:“杰森,你在医院吗?在的话,一会儿能不能来我病房里一趟。”

    原来,宋荷拨出去的那个电话号码,是打给杰森的。

    杰森并没有听到自己的问题被宋荷回答,而是听见了这么一个甚至是有些突兀的请求,男人握着手机站在窗边,透过玻璃和灯光之间的反射,杰森看见自己的脸上露出了很明显的惊讶的表情,但是很快的,杰森便收敛了一些,只是对着宋荷说道:“我今晚在医院值班。”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宋荷,并没有看起来有一点轻松或者是高兴的样子,只是更加简单的说道:“我回病房之后给你发信息,你再过来。”

    随即,听见杰森答应之后,宋荷便挂断了电话,快步走出医院伸手招揽出租车。

    来来往往的车流在宋荷面前飞快的穿梭不断,宋荷看着看着就有些失神,心中想到,自此以后,她终于无家可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