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零三章 逃离殷郑

第二百零三章 逃离殷郑

    宋荷回到自己的病房中之后,就立刻给杰森发了一个消息,等待杰森过来的时间中,宋荷就像是再没有一点力气可以支撑自己这具**,躺上病床。

    原本宋荷是想好好休息一下的,但是现在,只要宋荷闭上眼睛,眼前就都是自己临走的时候,回眸去看殷郑的那一瞬间,从殷郑的眼中看见的不安。

    宋荷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能让殷郑变长现在这样,甚至宋荷现在想想当初对她冷酷无情的殷郑,倒是觉得,如果现在的殷郑是那样,也就好了。

    至少……至少那样的殷郑不是喜欢宋荷的,也不爱宋荷,更不会因为宋荷想要离开的决定,而受到伤害。

    想着想着,宋荷觉得自己可能又哭了,于是她伸出手,往自己的脸上一抹,就摸到了满满的泪水。

    果然……

    宋荷感受着指尖上面潮湿的触感,闭着眼睛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带着嘲讽意味的笑容,宋荷心中想着,怎么现在的自己竟然会变得这么的爱哭,从前的宋荷就不是这样的。

    这个时候,宋荷才深深体会到了,原来被这份爱情改变的,并不仅仅只是殷郑一个人,还有她。

    宋荷甚至自己都不知道,离开殷郑之后,她会过的怎么样,但是,宋荷觉得,就算生活的不好,也只不过是她一个人痛苦,总好过自己和殷郑共同生活在一起,相互因为爱情而彼此折磨。

    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没出生的孩子。

    想到这里,宋荷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捂到自己的腹部,那里已经完全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一个孩子,正在宋荷的身体中被孕育着。

    ‘对不起啊宝宝。’宋荷在心中悄悄的和自己的孩子说话:‘妈妈的决定会让你出生之后见不到爸爸,甚至在你出生之前,妈妈都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但是,现在我会爱你的,以后也会很爱很爱你的。’

    宋荷混沌的脑海中,一会儿跳出自己曾经和殷郑共同生活的点点滴滴,一会儿想到的是自己腹中的孩子,甚至宋荷还想,如果以后这个孩子问她,为什么家里没有爸爸的时候,宋荷应该怎么回答。

    对于自己想出来的这个问题,宋荷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出来,知道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宋荷满脑子天马行空的念头和回忆。

    杰森看见信息之后就很快赶来了来到宋荷的病房外,他站在病房门口,想到知道殷郑出事之后,宋荷几乎崩溃的样子,还是历历在目。

    杰森始终游移在一种矛盾之间,不知道现在,自己应该是继续追求宋荷,还是让宋荷和殷郑好好生活。

    怀着一肚子复杂情绪的杰森,深深的做了几回深呼吸之后,才抬起手,敲响了宋荷的病房门。一向在医院以冷男出名的杰森医生,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竟然会这么紧张,只见他举起手,轻轻的敲了三下。

    “笃笃笃”

    带着一个轻快节奏的三下敲门声,就像是叩在杰森自己的心房上一样,看似极轻,却让杰森随着自己每一次动作,都不由自主的心中颤抖一分。

    其实刚刚杰森在电话中就听出了宋荷声音中的古怪,原本杰森是想要问问宋荷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又或者殷郑是不是又对宋荷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可是在杰森预备问出口的时候,宋荷就已经提出了今天晚上让杰森来她的病房找她的请求,于是杰森就把原本想问的话吞回了肚子中,既然晚上也要见面,那就当面问好了。

    杰森站在门口,没有贸然进去,似乎仅仅只有杰森几个呼吸停顿的时间,又或者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杰森听见了门后透出一声有气无力的回应,请杰森进去,杰森这才慢慢的推开了门。

    宋荷在说完‘请进’之后,就睁开了眼睛,双目无神的直愣愣的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看着,她其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甚至一双眼睛连个焦点都没有。

    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用照镜子,宋荷自己都能在心中想象的出来,而唯一能够安慰宋荷的,就是睁开眼盯着天花板之后,宋荷终于能够不流眼泪了。

    这段时间,宋荷觉得自己简直已经是要把这辈子所有的眼泪都流光了,每每哭一场之后,宋荷就会以为以后她都不会再哭。

    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即将离开殷郑,未来的人生——不论是宋荷的,还是殷郑的,都再也没有对方出现,她从此之后,再也感受不到殷郑那种唯独只对她一个人才有的温柔。

    这要一这么想,宋荷就觉得自己又会忍不住鼻酸。

    她努力的告诫自己,不能这样,但是却一点用都没有,宋荷不仅仅是这么想了,还很频繁的这么想,甚至是只要稍稍有点点空余,宋荷的思维就会偏到这件事情上面去。

    门被从外面推开了,宋荷尽管耳朵中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以及随后紧接着,自己还算比较熟悉的杰森走路的声音,渐渐由远及近。

    尽管宋荷耳朵都能听见这一切,但是她却实在是没有什么精力去转头看一看杰森了,她害怕自己转过头看见杰森脸上对自己关切的表情之后,宋荷又脆弱起来。

    她现在必须回到从前,那个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宋荷,那个曾经无所畏惧的宋荷,正是现在的她,最需要的。

    杰森走进宋荷的病房中,入目就是宋荷板正的躺在病床上面,也没有盖着被子,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出神的样子。

    这种感觉不是像平时无聊双目放空的样子,就是一股很分明的,失魂落魄的感觉,萦绕在宋荷身上。

    杰森莫名觉得,离开了殷郑之后的宋荷,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让自己怎么看,怎么揪心的难受。

    骤然从心脏上爆发出一股疼痛,让杰森有些猝不及防。

    杰森不是没有见过宋荷更加狼狈时候的样子,上次杰森将宋荷从殷郑的软禁中解救出来的时候,杰森就见过很狼狈的宋荷。

    说实话,那样的宋荷真的是很不好看,看见杰森的时候,哭的满脸的眼泪鼻涕,真的完全不是一个‘狼狈不堪’就能够概括出来的。

    看过那样的宋荷,杰森都觉得没有眼前的宋荷让自己心痛,现在的宋荷,就像是一个极为脆弱的玻璃人,并且还是一个已经被人为毁坏了的玻璃人。

    杰森看着宋荷受伤、难过,看着像玻璃似的宋荷心上的伤痕一点点的龟裂放大,几乎破碎的纹路遍布满身。

    但是杰森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抚,或者说应该怎么去保护修复宋荷的那些伤痕。

    杰森比任何人都清楚,宋荷最恐惧的人,也正是宋荷最需要的人,而那个人,始终都只有殷郑,宋荷不会让别人横插进来,走进她的心。

    这也是为什么,杰森始终摇摆不定,矛盾纠结的地方,杰森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支撑多久,能够抱着对宋荷的感情等待宋荷多久。

    人性,天生的趋利避害,杰森并不是例外。

    杰森也担心,自己始终得不到宋荷的回应,从而泥足深陷,将自己困死在宋荷身边,杰森就算是一个男人,也希望自己将来的爱情和家庭,至少是幸福美满的,而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相敬如宾,。

    看着在病床上浑浑噩噩的宋荷,杰森的脑海中忽然蹦出自己第一次见宋荷时候的样子,那时候,在自己从别人指点中,看着不远处正忙碌于工作的宋荷,因为姐姐的原因,杰森对宋荷的第一印象其实并不好。

    工作中的宋荷,在杰森的眼中,是完全和他去世的姐姐不一样的类型——倔强、干练,一身职业装穿在宋荷身上,看起来无比的精炼,她的脊背挺得很直,露出的笑容也很自信。

    和现在这样憔悴虚弱的模样,大相径庭。

    或许爱情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毁灭人的意志,消磨人的自我,杰森自嘲的想着,宋荷如此、殷郑如此,自己也是如此。

    宋荷在杰森进门之后,久久的听不到动静,这才慢慢的转过头来,将目光递到杰森的脸上,随着这个动作,在视线中出现了杰森高大的身影之后,宋荷那双空洞无神的双眸,才看起来似乎有了焦点,但仍旧黯淡无光。

    这种苍白的、绝望的样子,让杰森在看入眼中的同时,心中刺痛的发疼,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甚至进门前已经准备好的腹稿,现在也完全没有用了,他只静静的看着宋荷,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一个声音能从口中发出。

    宋荷被杰森眼中的关切和痛惜刺痛到了,她像是被火舌烫到一样,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但紧接着,宋荷便强打起精神。

    在心中告知自己不能软弱的宋荷,撑着病床的床沿坐了起来,她目光平静的注视着几步之遥的杰森,尽量努力着,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颤抖。

    宋荷说:“杰森,你帮我离开殷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