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零四章 离开

第二百零四章 离开

    杰森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听到宋荷说出这么一句话。

    一时之间,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处。他呆呆的看着宋荷,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宋荷想要离开殷郑,对于杰森来说,这应该是一件让他十分高兴的事情。因为只有宋荷离开殷郑,杰森才能够有机会接近宋荷,从而让宋荷改变心意。

    但是杰森知道,离开殷郑之后,自己绝对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就此彻底得到宋荷,并且,杰森也明白,宋荷并不会因此对殷郑绝情舍爱。

    宋荷深深爱着殷郑,不论她在不在殷郑的身边。

    “你怎么……”杰森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看着宋荷说道:“为什么突然想着离开殷郑?你不是很喜欢他吗,而且现在你和殷郑不是已经和好了吗?为什会忽然说出要离开殷郑的话?”

    面对杰森的句句质问,宋荷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回答,所以,回以杰森的答案,就只有宋荷的泪水了。

    宋荷双眸中泪光氤氲,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自己在杰森面前再表现的狼狈不堪了,宋荷觉得,自己所有丑陋的样子、颓唐的样子,都已经被杰森看到了,所以,至少就让她在杰森面前留下最后一点尊严吧。

    面对宋荷默不作声只知道哭泣的样子,杰森不由得感到十分恼火,甚至是有些想要责备宋荷——为什么宋荷现在没有了自己当初看见她的时候的自信和阳光呢?

    杰森不知道殷郑是怎么保护宋荷的,以至于让当时在职场中发光发亮的宋荷,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懦弱的、脆弱的需要男人呵护保护的小女人。

    杰森并不反对呵护女人,但是杰森觉得,女人至少应该自立自强一些,不应该像蒲柳一样,彻底已付在男人身下。

    宋荷从前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但是为什么现在的宋荷看起来,就像是生下来、活下去,都是因为殷郑?难道宋荷这么心甘情愿的变成了殷郑的附属品?

    杰森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宣泄自己心中的苦闷,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样去向宋荷解释自己的愤怒。

    但是这种情绪就在这里,杰森觉得他现在不该开口说话,因为杰森害怕自己只要开口对宋荷说话,就一定会是质问和疑惑,并且是语气很不好的那种。

    所以杰森紧紧的抿着唇,一言不发。

    宋荷在哭泣的同时,完全没有听见杰森的声音,于是宋荷有点疑惑的睁开泪已朦胧的眼睛,看着杰森,张开口,含含混混的说道:“杰森,我求求你……可以吗”

    杰森听见宋荷带着哭腔的声音,整个人都几乎僵在原地,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告诉宋荷自己心中的想法。

    房间中弥漫着一种沉默的气氛,这几乎是杰森和宋荷认识以来,杰森和宋荷之间,第一次有这么尴尬并且紧张的氛围。

    “宋荷……”杰森终于艰难的张开了口,对着宋荷说道:“我不知道你和殷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使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我想或许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对吗?”

    杰森说的这样直白,这几乎是第一次,杰森用这种直接的语气,对宋荷说话。

    面对在这种情况中,杰森对自己的告白,宋荷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更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对杰森表示一些什么。

    从来……宋荷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竟然能够这么艰难的在讲话这件事上表达的这么艰难。

    杰森看着宋荷的嘴巴张张合合,又等了好一阵儿,杰森也不见宋荷能说出点什么,直到杰森自以为今天的对话或许就到这里了,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宋荷却先杰森一步,开口说话了。

    “杰森,我……”宋荷张开口,说话有些哽咽,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似的,她看着杰森,想了好半天,才张开嘴说道:“我就是觉得,我现在这种情况,实在是不适合待在殷郑的身边。”

    杰森不否认这一点,甚至不否认宋荷目前的状态确实是不好。

    “你说,一个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嫉妒的女人,怎么可能做一个好母亲?”宋荷张开口,脸上带着潸然泪光,好像是很耻于说出这些话似的,脸上甚至因为自己说出这种话,而变得通红无措。

    杰森看着宋荷看着宋荷慢慢的讲述自己的心情和感触,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开口说话,杰森最忌能看见宋荷的时候,宋荷都看起来情绪是很低落的样子,即便这些话宋荷不说,杰森也能换察觉到异常。

    甚至如果说早一些,就在上次宋荷过来做产检的时候偶遇到杰森,杰森应该能察觉到宋荷的不对劲。

    那时候,杰森看见宋荷,连在提起自己孩子的时候,宋荷都是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杰森就知道应该是出现问题了。

    但是那时候,杰森仅仅只是奇怪了一下,以为宋荷或许是可能有一些怀孕时候出现的焦虑症,杰森便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件事情了。

    而现在,当宋荷真正开口的时候,杰森才察觉到了现在宋荷的问题。她病了,不是身体上生病了。她需要心理医生来治疗她。

    是产前抑郁症吗?

    杰森现在很后悔自己当初上学的时候,为什么偏偏逃心理学的课逃的那么多。以至于现在,他要替宋荷诊断一个最简单的抑郁症都做不到。

    “你这是……什么意思……”安静了很久的杰森,终于开口了。他的嗓音发涩,喉咙干渴,完完全全是缺水缺了很久的样子。

    不过,现在的宋荷,也就像是缺水一样。只是她和杰森不同,她缺的,是心底里的那一抹水,能够让她的心灵重新康复起来的,治愈人心灵的清泉。

    “殷郑……”宋荷也不知道要怎么向杰森解释自己的情感了。她只是一开口,说出这个名字之后,就往下不停地落起眼泪来。

    杰森忍不住上前去,轻轻地把宋荷抱在了怀里。而宋荷,她一直保持着一个十分僵硬的姿势,不肯把自己送到杰森的怀里,让杰森能够抱住她,安慰她的脆弱。

    “殷郑怎么了?”杰森听到自己的声音很温柔很温柔,温柔的连他自己都要认不出来了。

    宋荷说:“他没有怎么,他很好。是我,是我不够好。我嫉妒我的孩子,我极度它,在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获得了世界上最美好的……父爱。”

    宋荷说到了这里,眼泪又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它真好啊,为什么它还没有出世,它的父亲就能够这么爱它,偏袒它?”宋荷向着杰森诉说自己的委屈,和偏激的想法,“为什么我的父亲就没有呢?为什么它的父亲愿意用世间一切最美好的去保护它,而我的父亲,能够为了自己的利益,把我亲手送上别的男人的床?”

    听到宋荷这么说,杰森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因为杰森刚刚意识到,宋荷说出了一些,他不知道的,阴暗的秘密。

    宋荷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她送上了殷郑的床……

    杰森从宋荷透露出来的信息里,拼凑出了这么一个令人细思极恐的故事。他一直觉得故事只是故事,可是直到今天,他才发现,现实生活里的事情有的时候比书上的故事还要可怕和狗血。

    与此同时,杰森也意识到,宋荷会这么嫉妒自己的孩子,甚至说对自己的孩子毫不关心,完全不是因为宋荷真的在嫉妒它。

    而是宋荷的心底里,那一个从来没有愈合的心理创伤,在看到殷郑对他的孩子能够这么的溺爱之后,爆发了。

    宋荷一直觉得自己爱上了殷郑,她也确实的爱上了殷郑没有错。殷郑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也是一个爱宋荷的男人。这是宋荷的幸运。

    但是宋荷的幸运,不代表她就要原谅她的父亲宋崇山。

    她的父亲不是缔造这一段佳话的丘比特,而是毁了宋荷对家庭,对父亲全部信赖的罪魁祸首。

    杰森在明白这一点之后,心痛的无以复加。他难以想象,在宋荷刚刚嫁到殷家的岁月里,有多少个夜晚,宋荷要一个人熬着过去,要一个人孤寂害怕的度过。

    现在是殷郑爱上了她,那么如果,殷郑当初没有爱上她呢?而且殷郑既然能够这么随随便便的获得一个女人,爱上一个女人,那么以后,殷郑会不会也会像是爱宋荷一样,去爱其他的女人呢?

    反正殷郑有钱啊,缺了一个宋荷,又能怎么样呢?这个世界上,愿意给殷大总裁生孩子的女人,比比皆是。

    一想到这一点,杰森的心里就彻底的凉了起来。他看着怀中脆弱无助的宋荷,终于下定了决心。

    杰森摸了摸宋荷的头,对宋荷说:“宋荷,我答应你,我带你走。”

    听到这一句话之后,宋荷抬起了头,“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