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零五章 为爱成魔

第二百零五章 为爱成魔

    殷郑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自己真的会有失去宋荷的一天。

    在宋荷离开之后,殷郑就一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十分的焦虑——殷郑根本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解释自己心底里的这一股焦虑。它就像是一团火一样盘踞在心里,燃的旺旺的,根本没有办法灭掉。

    殷郑不停地向着窗户外面看。因为从那里,他可以看到宋荷每一天来时和离开时的路。

    昨天,当宋荷离开的时候,殷郑也是一如既往的去看宋荷离开时的样子。

    可是,殷郑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宋荷离开的背影。

    就在殷郑以为宋荷出了什么事情,心里更加的慌乱之后,他才忽然看见宋荷的背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宋荷低着头,走得很慢很慢,就像是她前面的路上有什么东西需要她时刻注意,不要踩到它一样。

    那时候,夕阳西下了。夕阳的余晖把宋荷的背影拉得很长很长,斜斜的伸出了小陆。

    看着宋荷这样的身影,殷郑心里那一股不祥的预感更加的强烈了。他实在说不上来,又觉得人生从来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着急过。

    于是他伸出手去,打开了窗户,对着宋荷的背影喊了一声:“宋荷!”

    宋荷当然听到了殷郑的呼喊。但是她没有像是殷郑想象的那样立刻停下脚步。宋荷又向着前面走了两步之后,才慢慢地停下了脚步。

    随后,宋荷慢慢地回过身来,看向了殷郑。

    宋荷回身的速度,慢到殷郑觉得宋荷仿佛自身开了什么慢镜头一样,每个动作都是一帧一帧的播放出来的。

    “路上小心。”殷郑对宋荷说。

    宋荷离他有一些远了,他看不清楚宋荷的表情。但是他能感觉到,宋荷的身上有一股茫然的气息。她站在那里,微微地抬起头来看了殷郑一眼。

    殷郑不知道她有没有对他笑,他只是被宋荷身上的那一股强烈的茫然和悲伤所震撼了。他不知道在宋荷没有走出医院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宋荷觉得不高兴了。

    但是殷郑知道,自己十分讨厌宋荷变成这样。他的宋荷,应该是快乐地,会撒娇的,娇俏的小妻子。

    而不是现在这样悲伤的,厌世的,甚至绝望的小少妇。

    “再见。”宋荷的声音传来了。

    凉。这是殷郑昨天听到宋荷的声音的时候,第一个闯入脑海里的字。他觉得宋荷凉,宋荷说话的声音很凉,宋荷的样子也显得很凉。

    她什么时候那么单薄了?殷郑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

    而且,在宋荷的那一声‘再见’之后,殷郑的心里就更加的不舒服起来了。

    再见啊……殷郑都要觉得自己是不是过分的疑神疑鬼了。他不知道宋荷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

    宋荷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情,都要被殷郑拿过来仔仔细细的研究,揣测。如果宋荷有一丁点儿的奇怪,那么殷郑就会把它无限放大。

    他恨不能去扣宋荷说的每一个字眼,每一个音节,甚至发的每一个音。

    尽管听上去很繁琐,但是殷郑一丁点儿都不觉得累。当然了,殷郑也并不是乐此不疲。他只是觉得,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宋荷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如果殷郑不再做些什么,他就觉得宋荷会离开自己了。这样的想法,让殷郑十分的不舒服,不舒服到了极点。

    而宋荷显然是不知道的。

    她在说完那句‘再见’之后,又对着殷郑挥了挥手之后,就转身继续离开了。

    殷郑看着宋荷的背影,凝视着宋荷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见宋荷为止,他都没有收回自己的目光。

    ‘宋荷会回来的,她会回来的。’殷郑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但是这之中的无力,就连他自己也能够听到。

    可是,殷郑根本顾不上去想,自己堂堂一个殷氏集团的董事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

    一整个晚上,殷郑都没有睡着。他一直在想宋荷离开时候的样子,宋荷的背影,和宋荷的那一句‘再见’。

    当晨曦悄悄地洒入殷郑的病房的时候,他忽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随后,他很忽然的拿起了手机,拨打了陈澈的电话。

    “**,怎么了?”陈澈很快地接起了电话。

    “去找。”殷郑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忽然有一点胸闷的难以喘气。

    “抱歉,什么?”哪怕对于殷郑再过于熟悉和了解,只听到两个字的陈澈,还是忍不住满脑子问号,“**,您要我去找什么?”

    “宋荷。去找宋荷。”殷郑的手握成了拳头,忽然狠狠地砸向了一边的墙壁。

    陈澈反应不过来现在的情况,于是忍不住的愣了愣。但是下一秒,陈澈就瞬间反应过来了,“宋荷失踪了?”

    “……”陈澈问完这句话之后,殷郑忽然安静了下来。

    宋荷失踪了?

    不,宋荷没有失踪,是殷郑自己的安全感忽然离家出走了。

    宋荷只是离开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而已,而且离开的时候,还答应过殷郑说她会回来的。是殷郑自己的心里觉得不安,觉得惶恐,觉得焦虑。

    “**?”陈澈没有听到殷郑的回答,觉得这并不符合殷郑一贯的作风,于是忍不住喊了他一句。

    殷郑这才回过神来,说:“没有,没事了。”

    说完之后,殷郑就挂断了电话。

    宋荷会来的。殷郑想,无论早或者是晚,宋荷都是会来的。

    挂断了电话之后,殷郑重新躺回病床上。他努力的把自己心底里的那一股不安焦躁给压下去,劝自己这只是虚惊一场。

    上午在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护士进来给殷郑送饭的时候,殷郑才意识到,现在竟然已经是中午了。

    原来这个时候,宋荷已经来了。

    她会给他带饭的……殷郑在心里想着,没有接过护士递来的饭。他重新拿起手机,给宋荷打了一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电话里传来冰冷冷的机械女音,殷郑一下子就觉得魂飞魄散。他浑身都空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于是,殷郑又给陈澈打了一通电话,“给我去找!五分钟,我要看到宋荷出现在我的面前!”

    陈澈从来没有听到过殷郑这么暴怒的声音。

    而且在这样的暴怒之中,还带着连陈澈都能够听出来的恐惧。

    宋荷失踪了。

    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对于殷郑而言,就像是灭顶之灾。

    陈澈清楚,十分的清楚。于是,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刻开始四处寻找宋荷起来。

    而再一次挂断了陈澈电话的殷郑,他根本在医院坐立难安。

    殷郑拔掉了给自己输液的管子,强撑着自己被车祸撞坏的一条病腿,努力的让自己挪出病房。

    他要去找宋荷。

    这个时候的殷郑,已经几乎是失去理智了。他不停地往前走,根本不知道医生和护士是什么时候跑上来拦他的。

    他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往前面走,他的心里只有一句话:找到宋荷,找到宋荷。

    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医生和护士已经把他抱住了,死死地拦着他。甚至有护士跑过来,要给殷郑注射镇定剂。

    殷郑大喊了一声:“都给我滚开!”

    所有人一直以来看见的,都是冷冰冰的殷郑。只有几个小护士在宋荷来看殷郑的时候,很巧的看见过对宋荷很温柔很温柔的殷郑。而无论是冷冰冰的殷郑,还是温柔的殷郑,谁都没有见过殷郑这么暴怒的样子。

    “殷先生的妻子呢?快去把殷先生的妻子喊过来呀!”有见过宋荷的小护士,知道只有宋荷在才能管住殷郑。

    而现在,宋荷却偏偏成为了不能够提起的禁忌。

    在听到‘殷先生的妻子’这几个字之后,殷郑的心疼的更加的无以复加。

    他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已经痛到根本感觉不出来痛苦的感受了。他在听到那个小护士的话之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殷先生的妻子!我的妻子!宋荷,宋荷回来!”

    他的嘴里杂乱无章的喊着这些话,就像是疯了一样。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的时候,拿着镇定剂的小护士终于从殷郑的身后悄悄地溜了上来,一针扎住了殷郑。

    被打了镇定剂之后的殷郑,也在药效的发坐下,渐渐地安静下来,最后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直到殷郑失去知觉的那一刻前,殷郑还在想,宋荷去哪儿了啊?宋荷今天怎么还没有来啊?

    而他的精神无力支撑药物,很快就昏了过去。

    等到殷郑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坐在他身边的人,也不是他一直期盼的宋荷,而是陈澈。

    “宋荷呢?”殷郑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就问起了陈澈。

    陈澈上前去,对殷郑说:“**,对不起……我……没有找到宋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