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零六章 带她回来

第二百零六章 带她回来

    没有找到宋荷。

    这六个字,就像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一样,狠狠的敲在殷郑的脑袋上,让殷郑原本就没有痊愈的伤口感觉更加疼痛了。

    现在的殷郑,根本就分不清自己是头痛还是心疼,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就像是有人拿了一把刀,狠狠的戳在自己身上。

    并且一边不够,还不过瘾似的,还要来回狠狠的捅戳,非要把殷郑伤害的鲜血淋漓,才心满意足。

    殷郑觉得自己就像是受到了宋荷的报复一样,他躺在床上,静静的回想着这段时间以来,宋荷对殷郑做的每一件事,之前所有的疑惑,终于在宋荷离开的时候,得到了解释。

    为什么宋荷总是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为什么宋荷会在明明很开心的时候却哭的像是一个孩子似的,为什么从前从未告诉过他‘她爱他’的宋荷,前两天竟然能够破天荒的说出这些话。

    殷郑现在,现在都明白了!

    但是,明白有什么用?明白了,宋荷就能够回到他的身边吗?

    不能的,宋荷离开,是早就打定主意铁了心的决定了这件事,仅仅留在自己身边的这几天,不过就是宋荷对他的一点点怜悯和可怜。

    殷郑的手掌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手臂上的血管因为男人握力太大而爆出,鼓成纹路,而殷郑,始终都是紧紧的闭着自己的眼睛,皱着眉头,像是沉浸在一个无法自拔的深思中似的。

    陈澈在说完找不到宋荷这句话之后,就惴惴不安的等着殷郑的怒火降临,但是,出乎陈澈意料之外的,她并没有等来殷郑的暴怒,甚至殷郑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没有。

    病房中只有殷郑压抑的呼吸声,粗重的回荡在病房中的每一个角落里,盘旋在陈澈的耳边。

    陈澈跟着殷郑很多年,帮殷郑处理了很多不能够放在台面上的事情,对于殷郑的手段,陈澈见识过不少,这么些年中,陈澈对于殷郑的定位,一直都是‘心狠手辣’,又或者是‘铁腕强权’。

    整个殷氏集团,没有人可以置喙殷郑的决定,甚至连一个‘不’字,都是不可以说的。

    陈澈知道这个男人的手段究竟有多么的厉害,所以,对于殷郑认识宋荷之后的改变,说实话,陈澈也是大感意外的。

    竟然……这个世界上,竟然能够有这么一个人,可以改变殷郑,可以让殷郑有柔情似水化为绕指柔的这一天。

    原本,陈澈一开始对于殷郑和宋荷之间的感情,并没有抱有什么看好的态度,毕竟,宋荷是作为一个‘交换商品’嫁给殷郑的,与其说是‘殷郑的太太’,倒是不如说,就是一个给殷郑繁衍后代的工具。

    甚至,在宋荷刚进殷郑家门的时候,就连陈澈,对宋荷的态度都是冷冰冷的,只不过就是看在宋荷头顶上的那个称呼,才对宋荷说的话,吩咐的事情,在殷郑允许的范围内,帮她去做一做。

    但是那时候,不论是陈澈,就连殷郑,对宋荷都是不冷不热,偶尔的和谐相处,也是建立在殷郑当天谈好了生意,或者是因为这个或者那个不同的原因,心情不错的前提下。

    当然,这个前提也包括当天的宋荷态度比较好,比较乖。

    宋荷好像天生就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不论是殷郑还是陈澈,在渐渐和她相处的过程中,改变了对她先入为主的印象,然后慢慢接受她。

    现在,陈澈终于想到了,宋荷自己身上那种神奇的、别的女人都并不具备的能力,是什么。

    是体贴入微,是关怀备至。

    并且宋荷的这种体贴入微和关怀备至,并不是像陈澈经常看见的那些女人一样,在殷郑身边装模作样的嘘寒问暖,那是一种甚至陈澈觉得宋荷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不自觉、不做作的温柔,是春风化雨,融化了殷郑那颗冰封已久的心,让殷郑终于能够敞开心门。

    陈澈自从跟着殷郑,做了殷郑的私人助理之后,就禀着多看少说道态度,看着这么多年殷郑是怎么在殷家兄弟之中周旋,看着殷郑是如何在自己后妈王茵的步步算计中,既要保证着表面殷家和睦繁荣的假象,又要保证他自己的利益。

    不是殷郑霸占着殷家的一切,是殷家如今,如果没有殷郑撑着,早就已经衰败了。

    不论是王茵、殷豹还是曾经的殷虎,又有哪一个能够将殷家和殷氏集团撑起来呢?很明显,他们三个人都不能,所以殷郑只能自己一个人揽去所有的责任。

    在宋荷出现之前,陈澈看见过殷郑像是一个工作狂一样,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其余时间全部都留给高强度并且密集的工作。

    陈澈也见过殷郑一边生病,一遍将咖啡当药一样的往嘴里灌,最终拿下了国外分公司的入驻权,会议结束之后,送走洽谈人员的殷郑,前一秒看着还在谈笑风声,但是会议室的门一关上,殷郑的脸就极速的惨白下来,毫无声息的昏了过去。

    这些殷郑经历的苦难,王茵不知道,殷虎殷豹不知道,宋荷也不知道,只有常年跟在殷郑身边的陈澈知道。

    而现在,看在躺在病床上,沉默的就像是一个假人一样的殷郑,陈澈心中忍不住的胸涌出酸楚和难过,以及三分愤怒。

    这愤怒,是对王茵,对宋荷。

    难道这些人就以为总裁是这么好做的吗?整天坐在办公室中装模作样的看看电脑看看报表,然后开开会,就可以过上优越的生活吗?

    甚至,陈澈现在怨怪宋荷——正是因为宋荷,将曾经坚不可摧的殷郑,改变成了这样为情所困一蹶不振的样子。

    宋荷应该对殷郑负责,可宋荷人呢?!

    这么想着,陈澈那一点愤怒就变成了满腹的怒火,仅仅只是觉得自己一直视为偶像一样的殷郑,如今颓唐成这幅模样,陈澈对宋荷的不负责任感到心冷。

    “我知道了,**。”陈澈在一段长长的沉默中,忽然毫无预兆的开口说道:“我会把宋荷给您带回来的,您放心!”

    随即,转身离开的陈澈,在回身关门的时候,似乎看见殷郑的眼角,有什么水汽淌下。

    陈澈不动声色的关了门,决定让自己就当刚刚没有看到殷郑的脆弱,她脚步果断干脆的行走在医院安静的病房走廊上,带着一种凛冽的气势渐渐走远。

    陈澈心中所想:‘如果宋荷在你身边,你会变成从前那样,那我一定把宋荷给你带回来,就算你困着她绑着她,我会帮你递绳子,也会帮你看着她。’

    正如陈澈知道自己如今已经成为了殷郑的帮凶,或者说是殷郑手中的一把刀也不为过,但是陈澈一点都不觉得后悔。

    这是她的选择,她这是报恩,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会一直站在殷郑身后!

    就在陈澈飞驰往机场去的时候,殷郑躺在无人的病房中,像是陷入了一个深沉的梦境里,没有办法醒过来。

    他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大脑。

    殷郑不自觉的就想起了曾经和宋荷认识的点点滴滴,他想起自己和宋荷最开始的时候是如何的针锋相对,想起了后来自己是如何一点点喜欢上宋荷的,那些曾经和宋荷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对曾经的殷郑来说是美妙无比的。

    但是现在,在宋荷离开的时候,殷郑回想起来,只觉得那些,和宋荷一起度过的日子,就像是一把一把刀一样,狠狠的插在自己的心脏上。

    殷郑始终无法相信,宋荷是真的已经离开了,他没有办法相信,宋荷真的对自己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明明宋荷是知道的,她知道如果没有她的话,殷郑真的会发疯!

    宋荷知道这一切,但是现在她还是做了,殷正觉的,他真的是没有看透宋荷。

    殷郑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自我嘲笑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过于自大了,又或者说,真的是太过于相信宋荷了。

    他相信宋荷真的是在爱自己,但是,看看现在,他连宋荷爱不爱自己都已经不知道了。

    殷郑看着窗外已经暗下的天幕,病房中一个人都没有,他又不由自主的想到宋荷离开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自己明明心中是不安的,如果当时再坚持一下,把宋荷留下来,那是不是今天宋荷也就不会,从自己身边离开?

    这种假设仅仅只是在殷郑的脑海中出现并存在了半秒钟,然后就被殷郑彻底的否定了。

    殷郑觉得宋荷是早就已经想要离开自己了,她已经做好了全部的打算,就等着在自己对他完全放心,没有警惕的时候,彻底的抽身离开。

    ‘好盘算啊……好盘算!’

    殷郑在心中发自肺腑的这样想到,他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妻子,会有算计自己的这么一天。

    而现在他的妻子不仅算计了他,这个他以为会和他一起度过余生的女人,还带着自己的孩子离开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