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零七章 旁观者也迷

第二百零七章 旁观者也迷

    殷郑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可怜无比,荒唐无比!

    从前有什么不好呢?尽管从前,没有爱人,没有家人,可是同样也没有人能够伤害他的心,而现在,他不仅还是一无所有,仍旧落到了没有朋友和没有家人的境地,可除此之外,他还失去了自己的一颗真心啊!

    宋荷把它拿走了。

    殷郑这么想着,从这一刻开始,他突然无比恨透了宋荷,他觉得宋荷简直是自私到了极致,他以为自己能够和宋荷一起度过所有的难关,但是他竟然没有办法相信的事,宋荷撇开了他,自己一个人抽身离去,把所有的痛苦都留给了他。

    一种愤怒的情绪在殷郑的心中悄然而生,甚至这股怒火越积越猛,最后已经到了一种无可挽回的后果,他就像是从潘多拉的魔盒中蹦出来的魔种一样,怨恨的种子埋进了殷郑的心中,然后在殷郑愤怒的火焰的浇灌下这颗魔种,竟然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殷郑觉得,自己就算是,这辈子把宋荷捆在自己的身边,他也不允许宋荷这样轻松的得到了自己的心和自己的爱情之后,就如此离开。

    更何况……宋荷现在还怀着自己的小孩子,殷郑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亲生骨肉,流落在外面。

    一想到这里,殷郑就觉得自己忽然生出了一种无穷的力量。

    说不清是因为宋荷还是因为孩子,激发了殷郑,他现在只觉得自己渴望找到宋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殷郑想到,宋荷还没有和他离婚,他们在法定关系上还是合法的正常夫妻,那么,宋荷总有一天还是要回来的,就算是回来找他离婚,他也是能够见到宋荷。

    可是想想这样的时间也太长了,殷郑并没有时间去等待宋荷又想回来找他离婚的那一天。

    而既然她宋荷有胆子敢离开,那么就不要怪他殷郑薄情寡义了。

    殷郑的眼中出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在想到宋荷时流露的冰冷的目光,这寒光看起来就像是三九天中最冷的那一块冰,埋在殷郑的眼中,也种在了殷郑的心里。

    殷郑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曾经,没有感情的时候。

    甚至现在想一想,在遭受到了爱人背叛的时候,殷郑觉得还是从还是曾经那个冰冷的像是机器人一样的自己才是最好的。

    没有感情就不会受伤,那么以后,他殷郑宁可做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而就在殷郑在医院暗自神伤的时候,宋荷却在杰森的陪伴下,到了机场。

    杰森提着宋荷并不多的行李,将宋荷送到了登机口外面,杰森看着宋荷脸上惨白的脸色,心中更是担心,说道:“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吗?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出去吧,我实在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你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的危险吗?”

    宋荷知道杰森这些话是出于好意的提醒,但是现在的宋荷其实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谁都不要打扰她最好。

    尽管她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确实是很不稳定,而她也应该最好听杰森这个医生说的,去国外找一个比较好的医院,然后安心养胎,把孩子生下来。

    可是宋荷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一出国就去住院的话,那么殷郑肯定会凭借自己的个人信息找到她。

    所以自己现在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这里,宋荷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对杰森说道:“你不要担心我,我很快就会找到可以住的地方,等到殷郑不再找我了,然后就去医院。”

    杰森也明白宋荷的难处,所以并不再强求宋荷,只是还不放心的继续叮嘱宋荷,说道:“你要记得按时吃饭,一些补血的东西,记得一定要吃,一定啊!”

    宋荷自从做出了这个决定之后,就很明显是要将孩子好好的生下来的。

    而在离开了殷郑以后宋荷如果有有个什么意外的话,那么这个孩子肯定就会变成了孤儿,宋荷就算是再狠的心也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所以宋荷看着杰森,牵强的扯了扯嘴角,说道:“你说的我都记下了,我去了国外之后,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殷郑如果来为难你的话,我就先替殷郑和你说一声抱歉,说到底还是因为我……”

    说到这里,宋荷就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她的声音分明的就变得很哽咽,像是一团堵在嗓子里的棉花似的,让她很多话都哽在嗓子里,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下去。

    她知道,杰森对于自己的关心是出于他对于自己的爱,可是,宋荷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继续爱下去。

    并且宋荷也知道,自己就算能够爱下去的话,也这个人也始终都是殷郑。

    所以,对于杰森,宋荷只能是抱歉和感谢。

    杰森听见宋荷这么客气的话,有一瞬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于是杰森只能仓促的摆了摆手,对着宋荷说道:“好了好了,你和我还说这些客套话做什么?都已经到了这里,你呢,出国之后就好好保重身体,我有空就飞出去看你,至于殷郑,你也就不要再关心了,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么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宋荷闻言对着杰森点了点头,最终她还是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搂了一把杰森。

    而杰森也在宋荷的这个拥抱中,先是僵了僵身子,但很快反应过来的杰森,立刻反手将宋荷搂进了怀中,他明白宋荷的意思,这只不过就是一个朋友之间的拥抱而已。

    宋荷给杰森的这个拥抱,杰森明白,是因为出自于宋荷的感谢和感恩,也出自于因为杰森答应帮助宋荷离开殷郑的报答。

    他们两个人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这个拥抱看起来十分的正常无比,因为在他们的身边,还有相拥着一起哭泣的父母孩子,也有相互热吻在一起的情侣。而宋荷和杰森,看起来就像是简简单单的朋友,因为别离,而做出的一个简简单单的拥抱。

    但就在两个人正准备分开的时候,杰森的目光却越过宋荷的肩头,看向了宋荷的身后,或许是因为杰森的目光太过于奇怪了,宋荷不得不转过头来,去看看杰森在看什么。

    可当宋荷转过身去,却彻底的惊呆在了原地。

    宋荷的身后,不是别人,正是陈澈,

    陈澈看着宋荷的目光格外的冷,这几乎是宋荷认识陈澈以来这么长时间,陈第一次用这样冰冷的目光盯着宋荷看。

    宋荷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条冰冷恶毒的毒蛇盯着一般,这种感觉,让宋荷不得不浑身颤抖起来。

    “陈澈……”

    宋荷抖着嗓子,开口喊了一声陈澈的名字。

    但是陈澈并没有回给宋荷相应的回应,而是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紧紧的盯着宋荷看。

    这样子的陈澈太过于陌生了,宋荷在念完陈澈的名字之后,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和陈澈开口说话。

    宋荷不知道怎么对陈澈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离开殷郑,也觉得在别人看来,自己离开殷郑的理由一定是可笑极了。

    可是事实确实如此呀——宋荷在殷郑的身边呆的时间越久,就越来越会嫉妒自己怀着的孩子,而一个连孩子都嫉妒的母亲,宋荷如果继续待在殷郑的身边,她不知道自己还会对孩子做出什么事情。

    甚至之前在殷郑身边的时候,她就已经控制不住,还产生出想要去打掉这个孩子的想法。

    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为了孩子的安全考虑,宋荷现在都是必须要离开殷郑的。

    而对于陈澈的出现,宋荷说实话其实并不是特别意外,毕竟陈澈可是殷郑的得力助手,这么多年下来,殷郑很多事情都是吩咐陈澈在做,而陈澈,也从来没有没有让殷郑失望过。

    “你是来带我回去的吗?”

    面对陈撤阴沉并且一言不发的样子,宋荷觉得自己不能够坐以待毙,还是应该主动出击为好。

    所以宋荷开口说道:“如果你是要带我离开的,那么你还是不要想了,我不会回到殷郑的身边的。陈澈,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回去,只会更加的伤害他,你愿意看到这样的我和他吗?”

    两个人相爱,在一起都成了折磨。

    陈澈想着,不知道是应该笑话殷郑和宋荷两个人爱的太深,还是应该笑话他们两个人,是傻瓜。

    其实当看见宋荷的样子的时候,原本一路上的怒火就莫名其妙的熄灭了。

    陈澈在路上也想到了,为什么宋荷会离开,殷郑毕竟是个男人,很多女人的心思殷郑其实并不明白。

    但是,同样作为女人的陈澈,其实是能够理解的。

    陈澈也发现了宋荷最近情绪上面的不正常,并且她平时和宋荷联系的比较少。

    这种不正常,都已经能通过这种很少的联系,让陈澈感受到了。

    那就已经说明在某一方面,宋荷其实是很需要离开殷郑,自己去冷静冷静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可现在陈澈觉得她作为一个旁观者,自己都已经迷乱了,又有什么理由去劝说宋荷回到殷郑身边?

    可忠心耿耿的陈澈,又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眼睁睁看着宋荷离开,而殷郑暗自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