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零八章 选择

第二百零八章 选择

    陈澈站在宋荷的面前,一时间犯了难。

    刚刚在医院的时候,明明还是一肚子火,但是现在,看见宋和憔悴的样子,陈澈心里的火莫名其妙的都没了。

    印象中宋荷并不是现在这种样子,看起来憔悴又无依无靠,明明宋荷是大多人羡慕的有钱人的富太太。

    但是看一看现在宋荷的样子,还说什么富太太呢?

    陈澈完全觉得,如果宋荷继续这样下去,或许孩子都没生下来,宋荷自己就会先撑不住了。“你不能让我走吗?求求你了。”

    宋荷看着陈澈,脸上的眼泪止不住的淌落下来,可是陈澈也没有什么办法,她也是奉命行事,殷郑的命令就是陈澈全部的任务,她只能听从殷郑,并且为殷郑做事。

    宋荷看着陈澈脸上为难的表情,一时间自己脸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确实想过,陈澈会为殷郑追到机场来堵自己,但是宋荷并没有想过见到宋荷,她应该怎么做。

    宋荷感觉到自己的心也在这样的煎熬中,越发的难过痛苦了。

    就像是有人撕扯着她,非要把它分成两半似的。

    有一半在告诉她,留在殷郑的身边,陪着殷郑,等孩子生下来,一切都能好了,而另一半却告诉他,你继续留在殷郑的身边,并没有什么用处,除了让你和殷郑都相互为难而已。你折磨殷郑的同时也在折磨自己,为什么不让自己离开殷郑?

    或许殷郑只是难过一段时间,等过了这段时间之后,他就会好起来。

    宋荷在心里面挣扎着,她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离开殷郑的这件事儿,是对还是错,可是她只知道一件事情,就是现在呆在殷郑身边的自己,现在是痛苦的,是没有一点曾经的开心和愉悦的。

    殷郑是他的全部,但是殷郑也是让他痛苦的根源。

    就在宋荷最为难的时候,杰森开口了。

    杰森看着陈澈说道:“你还是宋荷的朋友吗?你还算宋荷的朋友吗?你难道没有看到宋荷现在因为殷郑,成什么样子了吗?这还是宋荷从前的样子吗?!”

    接连的四句质问让陈澈哑口无言。

    陈晨明白,对面的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确实宋荷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自信和开朗。

    现在的宋荷,浑身上下萦绕着一种抑郁低沉的感觉,让和她相处的人在看到宋荷的第一眼,就觉得宋荷一定不是一个很开朗的人。

    但是陈澈明白,陈澈也知道,宋荷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她确确实实见过曾经的宋荷,所以她自然知道,曾经的宋荷是多么的坚强和自信。

    即便被宋家的人伤害,即便被苏雯和苏朵那样的针对,就算是被唐祈抛弃,可是宋荷在面对这些伤害的时候,永远都能坚强的自己走过去。

    陈澈见过那样子的宋荷,并且是一路见证了宋荷是怎么成为今天这个样子的,所以陈澈知道,导致宋荷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罪魁祸首可以说完全是殷郑。

    或许这就是爱吧,爱是原罪。

    它伤害了两个相互爱着对方的人,让他们不得不分开。

    陈澈其实知道殷郑对宋荷到底做了什么,在殷郑软禁宋荷的那段时间,陈澈隐隐约约的猜到了。

    但是陈澈并没有作为宋荷的朋友出面制止殷郑,陈澈自己内心深处,更多的将自身当成是殷郑的私人助理,当成是殷郑的人吧。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殷郑和宋荷和好之后,陈澈并不太和宋荷联系的原因。

    在陈澈看来,在宋荷最需要自己站出来帮她说一句话的时候,她却没有站出来,其实际上已经是作为朋友的一种背叛。

    “宋荷,我可以不带你回去。”

    好一段沉默之后,陈澈终于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格外的沙哑,带着一种在经历了矛盾和纠结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的毅然决然。

    她看向宋荷的双眼中,带着一种宋荷都无法明白的复杂情绪。

    宋荷来不及高兴,就听见陈澈又说道:“我不带你回去,但是你要告诉我你要去哪里?我不会告诉殷郑的,仅仅只是出于朋友的关心。我也并不是在威胁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宋荷听见陈澈这样说,原本痛楚的心,忽然又得到了一点点的安慰。

    其实今天在到达机场的时候,看到周围那些即将离开的人,一个个身边围绕的都是亲朋好友,宋荷其实心中也是很难过的。

    她忽然感觉自己的人生活的其实很失败——那些人身边有数多的好友,而她身边,却只有一个杰森。

    宋荷觉得自己活到这个年龄,身边连一个能说得上话的好朋友都没有,这难道不是一种失败吗?

    和殷郑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宋荷几乎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殷郑的身上。

    一开始,是想和殷郑搞好关系,让殷郑帮她处理苏雯和苏朵,帮他处理宋家的事情,但是后来,在宋荷发现自己喜欢上殷郑之后,那种不同于喜欢唐祈时候的感觉,让宋荷不由自主的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殷郑的身上。

    她希望殷郑能够感受到自己全部的爱,所以,她就只能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放在殷郑的身上。宋荷忽然觉得,自己和殷郑之所以能够变成这样,或许就是因为他们一开始的状态不对——那个时候,宋荷几乎是被整个宋家抛弃了,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抛弃了,她一无所有,身边只有殷郑。

    所以不管是一开始出于利益的目的,还是后来出于爱情的原因,宋荷身边都只有殷郑。

    这也是为什么,宋荷即便后来怀孕之后,对自己的孩子,都不太关心的原因,在宋荷的心中,始终唯一有的只有殷郑。

    这种情绪,宋荷没有告诉像杰森这种专业的医生,因为就连宋荷自己偷偷的想一想,都能够感觉到这种状态确实是很不对劲。

    宋荷看着陈澈,仅仅几秒钟之后,她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很淡很淡的笑容,这个笑容轻轻的浮现在她布满了泪痕的脸上,就像是饱经了风雨之后,在枝头上静静绽放的一朵花,带着一种经历了风雨磨难之后的平静和淡然。

    “谢谢你啊,陈澈。”宋荷微笑着对陈晨说道:“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现在就连我自己要去哪里我都不知道。”

    宋荷并不是推诿,这确实是真的,她现在确实是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能去哪里,或者说是想去哪里。

    陈澈脸上露出一种不敢置信的表情,惊讶的说道:“你现在自己要去哪里你都不知道吗?你不知道你现在怀孕吗?你有没有为孩子考虑过?!”

    这些反问和质问,让宋荷有点难堪,但很快宋荷又笑了,她明白陈澈这是因为担心自己,所以宋荷回答道:“你不用担心我啊,我已经想好了,先去英国待一段时间,等我确定想好我要做什么以后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陈澈在宋荷的话语中沉默了下来,也没有了刚刚的激动。

    或许宋荷的决定是对的,出去随便走一走,对宋荷调解心情也是一件好事,现在陈澈甚至觉得宋荷或许是已经有一些得了抑郁症的前兆了,因为宋和的有些表现,确实是有一些抑郁症的征兆。

    既然宋荷有想出去散散心的想法,那或许散心的时候,独处于异国他乡的刺激,就能让宋荷明白其实她离不开殷郑,从而回到殷郑身边呢?

    陈澈这样想着,便点了点头说道:“你要是有这样的想法,那也不错。嗯……总之就是,出门在外,多注意安全。”

    一向冷漠寡言的陈澈,很少说出这样子,关心体贴的话,所以这些话从他口中说起来格外的生硬和拗口,甚至说完之后陈澈,自己都有一点不好意思。

    而现在分别在际,有些话陈澈还是要说。

    于是宋荷就看见陈澈往前走了几步,直到走到自己的面前,宋荷看见陈澈的表情比从前的冷漠,更多了几分郑重。

    陈澈看着宋和说道:“我不知道同意你离开是对的还是错的,但至少我知道,如果现在我带你回到殷郑的身边,你肯定不会过的很好,**现在,完全不能接受你离开他的事实,像疯了一样。所以我想,或许让你离开,虽然说违背了**的意思,但是我至少救了你。”

    陈澈这话,宋荷听进耳朵中,顿时觉得有些五味杂陈。

    她分不清心中到底是难受还是感动,或者,是听见了殷郑因为自己离开之后的状态,而难受痛苦。

    但是宋荷想殷郑那样厉害的人,肯定很快就会适应自己离开之后的生活。

    随着心中这样想,宋和脸上原本浅淡的笑容,渐渐参杂进了一些苦涩,她的双眸中流淌着一种痛苦的神光。

    宋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随即抬起头来,看着陈澈说道:“一直以来,都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也不知道下次再见你是什么时候,但是如果可以的话,给我孩子做干妈吗?你可是救了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