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一十章 冲冠之怒

第二百一十章 冲冠之怒

    宋荷的飞机起飞了,陈澈和杰森站在机场外面,看着天空上方,刚刚起飞的飞机,他们知道机舱中坐着,是他们最关心的人,心中产生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

    他们不知道宋荷是不是就会这样从他们的人生中消失的离开,宋荷就像是一只逃脱了牢笼的鸟,终于得到了自由。

    杰森和陈澈之间本来是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这一回,杰森却出人意料的并没有那么快的离开。

    他看着陈澈,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对陈澈说道:“你没有找到宋荷,回去殷郑肯定要责罚你,你想好回去要怎么给殷郑解释吗?”

    “解释什么?”陈澈反问道:“我不过就是过来看看宋荷到底在不在机场,可我现在并没有看见宋和在机场,我怎么将宋荷给殷正带回去?”

    杰森没有想到自己会听到陈澈这样一个答案,一时之间,还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杰森之所以这么问陈澈,只不过是因为担心陈撤回去之后,扛不住殷郑施加给她的压力,还是将实话告诉了殷郑。

    但是现在,听见陈澈这样的回答之后,杰森终于有些放心了,他明白陈澈这一回是真正的站在宋荷这边的。

    在两个人简短的对话结束之后,陈澈和杰森忽然陷入了一段的沉默中,原本两个人彼此平时就没有什么交集,陈澈之所以知道杰森,仅仅只是因为当时看出了杰森似乎是想追求宋荷,所以为了替自己的老板操心,陈澈才不由得多关注一些杰森。

    而杰森对陈澈的印象,仅仅只停留在陈澈是殷郑的得力助手。

    这样的一个定位,很分明现在就是和他们站在对立面的,他从来没有想过陈澈竟然会帮助宋荷离开殷郑。

    短暂的沉默之后,还是杰森先开口说道:“你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我以为你今天就是带宋荷走的。”

    “我确实今天是来带宋荷回去的,我老板给我的命令就是这样的,可是我也是宋荷的朋友,我希望看到宋荷好。”

    陈澈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一丝茫然,他继续开口说道:“我也看到了,现在宋荷待在我老板身边并不开心,整个人压抑得完全不像曾经的她了。”

    谁都能够看出来,宋荷现在和殷郑呆在一起,过得很不好,这不是物质上的不好,而是心理上的一种抵触。

    是的,宋荷现在确实是在抵触殷郑,从软禁事件之后,她只要看见殷郑沉下脸,严厉的开口对人说话,宋荷就不由自主的感到惊慌和畏惧。

    这种情况下,宋荷又怎么能够和殷郑两个人好好的相处,并且一起过日子呢呢?

    所以,陈澈觉得自己帮助宋荷离开,确实是一件很正确的事情。

    “希望我们的做法是对的吧,是真正能帮助宋和殷郑的。”陈澈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开口,她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茫然。

    杰森也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是否是正确的,但是,此时宋荷已经离开了,又还能再怎样呢?难道就把宋荷追回来不成。

    想到这儿,杰森苦笑着摇了摇头,继而对陈澈开口说道:“你回去可有得受了,殷郑的那个脾气……”

    陈澈明白杰森没有说完的话的意思,沉重的点了点头。

    “走了。”

    而后,陈澈干脆利落的冲着杰森点了点头,随即,她转过身,准备离开,但是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喊这名字的声音。

    是杰森。

    陈澈没想到杰森还会叫住自己,于是她转过身,目光中带着疑惑,望向杰森说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吗?”

    杰森也没想到自己,刚刚为什么要忽然莫名其妙的叫住陈澈,但是现在既然人家已经回过身来了,那总还是要说点什么吧。

    于是杰森抿了抿嘴,从自己的钱包中抽出一张名片,他将名片递给陈澈,然后说道:“这是我的名片,上面的电话是我的私人电话,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

    在杰森看来,宋荷是找他帮忙的,但是现在,宋荷能够去安然无恙的离开,完全是要靠陈澈的庇护。

    所以,如果后续殷郑要为难陈澈的话,杰森觉得自己也应该出手帮忙一下的。

    陈澈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张名片,想了想,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她将名片放在自己外套的口袋中,随即抬起头看着杰森,渐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的表情,有点自嘲的说道:“你这是怕我回去挨打吧?”

    陈澈这话将杰森噎了一下,但不可否认,杰森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才将自己的名片给陈澈的。

    毕竟,他也是知道殷郑的那个脾气,实在说不好听的,是太差了,甚至暴怒之中干出什么事儿,都不意外。

    毕竟殷郑还是曾经软禁过宋荷的,所以,如果没有完成殷郑命令而回去的陈澈将会面临什么?就连杰森也想不到。

    “行,那我就先留下你的电话号码,万一挨打也好有个医生给我包扎。”陈澈继续自嘲着,甚至还伸手拍了拍自己装着杰森名片的那个口袋。

    随后她又一次对杰森说道:“那我走了。”

    说完这话之后,陈澈就转过身,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

    陈澈开着车行驶在路上,回去的一路,她都在想自己应该怎么和殷郑交代,但是直到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乘车,她也仍旧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所以,到最后,陈澈还是决定一问三不知,不论殷郑问什么,陈澈都是不知道。陈澈也是跟着殷郑的时间长了,她知道殷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对她弃之不用,毕竟,陈澈可是殷郑有史以来使用的最得心应手的一个助理。

    陈澈在地下车库里停好了车,她走进电梯中,直接按到了殷郑所在的那个楼层,可当电梯门再次打开的时候,面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陈澈原本以为自己平静的内心竟忽然忐忑起来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欺骗殷郑。

    但就算忐忑害怕,陈澈也还是要面对的,至少她可是逃不了的。

    想到这儿,陈澈就有些觉得羡慕宋荷了。

    陈澈走出电梯深深的呼吸了几次,然后才迈开脚,果决的脚步声就在病房的走廊上回荡起来,陈澈走到了殷郑的病房门口,她先是轻轻的在门板上敲了两下,里面并没有人回答,于是他又开口说道:“老板,我回来了。”

    随着陈澈的声音响起,没多久病房中就传来了殷郑的声音。

    殷郑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嘶哑,带着沉郁的气息,低低的说了一声:“进来。”

    陈澈觉得自己要是在门口再站一会儿,说不定就得落荒而逃,于是在听见了殷郑那一声进来之后,陈澈立刻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病房中还是向他离开的时候那样,窗帘紧紧的拉合,使得阳光无法透出来。

    昏暗无光的房间中,陈澈看不清殷郑脸上的表情,但是殷郑身上散发的冰冷的气息,陈澈却是分明的感受到了。

    陈澈惴惴不安的望向殷郑,紧抿的双唇终于张开了。

    只见陈澈站在殷郑的病床床尾,对殷郑说道:“老板,抱歉,我没有找到宋荷。”

    又是没有找到,殷郑的心中反反复复的回荡着这四个字,但是这一回陈澈却没有得到一个风平浪静的回应。

    殷郑仿佛一个垂暮的老年人,在陈澈说完了一句话之后,他一直是一言不发的,但是陈澈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格外忐忑,她这回的心情完全不同于上一次告诉殷郑时候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做贼心虚?’陈澈在心里苦笑一声。

    但是,与此同时,就在陈澈心中这份自嘲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一阵风声。

    陈澈只来得及抬起眼皮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制造出来的声音,可当陈澈刚刚抬起眼,她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飞快的从她的耳边擦了过去。

    “啪——”是瓷器碎裂的声音。

    陈澈稍稍低了点头,就看见她右侧的脚边,有一滩带着水迹的碎瓷片。

    这是殷郑第一次对陈澈发这么大的火,带着似乎想要烧掉一切的愤怒,从殷郑的身上发散出来,直冲到陈澈面门上。

    即便陈澈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是当真正面对殷郑对她发火的时候,陈澈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她看着殷郑脸上的怒火,以及殷郑看着她的时候双眼中分明的凶恶。

    “废物!”

    殷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来自地狱一样的阴冷,传进陈澈的耳朵中的时候,让她不由得浑身一阵颤抖。

    殷郑看着面前自己从来没犯过错的得力助手,头一次怒不可遏的开口说道:“我要你做什么用?!连个人你都给我找不到?!”

    现在的殷郑看起来就像一头冲冠发怒的猛兽,带着没人敢劝阻的滔天怒意在自己的领地中嘶吼着:“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给我去找!哪怕把市里翻个底朝天,也得给我把人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