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新的女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 新的女人

    面对殷正的冷脸和呵斥,女人倒是一点都不害怕似的,假装自己完全没有听见殷郑说什么,反正酒吧音乐太大,她装作听不到也有理有据。

    殷郑有些头痛自己多管闲事,现在自己身边竟然多了一个牛皮膏药似的女人,只见他端起酒杯,泄愤似的喝了一大口酒,而当殷郑放下酒杯的时候,这才发现那个女人一直在看着他。

    透过昏暗的灯光,殷郑发现自己好像竟然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这个被自己解围的女人。刚刚只不过仅仅就是匆忙几眼,让殷郑觉得眼前的女人是有宋荷的几分影子,但是想起他自己上去帮这个女人解围的时候,这女人咋咋唬唬的样子,哪里有什么宋荷的样子?

    印象中,宋荷一直就是温柔安静……

    现在,透着酒吧的霓虹灯光,殷郑忽然发现原来这个女人安静下来的时候,长得竟然也是很好看的。她有一张很漂亮的嘴唇,一个笔挺的鼻梁,和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殷郑从她的眉眼里,甚至看出了一点儿宋荷的影子。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喝多了的缘故,殷郑甚至越看就越觉得眼前的女人和记忆中宋荷的样子要重合到一起去了。

    这种感觉,让殷郑不由自主的心中发紧,似乎有什么无法控制的感情,在心底深处酝酿起来,似乎只要殷郑稍稍有一点不留神,那些殷郑自己都说不明白的情绪就会汹涌而出。

    那个女人看殷郑狠狠灌下一大口酒之后一直呆愣愣的看着自己,一句话都没有说,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儿慌慌的,但是又有点儿害羞。她伸出手去,拨弄了一下自己披在肩膀上的头发,随后开口问殷郑说:“哥哥,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呀?”

    殷郑被那个女人这一句‘哥哥’一叫,才回过了神来,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那个女人也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

    于是,殷郑强压着自己的情绪,勉强的对着那女人露出了一个客气的微笑,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哦,这样呀。”那个女人本来还希望自己的美貌能够迷住殷郑呢,所以听到殷郑这么说,心里多少还是有一些失落的。

    但是那个女人转念又想了想,要是眼前这个男人轻轻松松就被自己迷住了,那岂不就是辜负了她对他的期待了?毕竟殷郑看起来,比这个酒吧里其余的男人优秀的不止一点,仅仅就是气质上,都能用除尘绝俗来形容。

    所以,这么一想之后,那个女人又觉得自己的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但是尽管如此,那个女人仍然带着自己认为自己最漂亮优雅的笑容,对着殷郑说话,“哥哥,谢谢你刚刚帮我的忙啊,要不是你,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似乎这女人觉得自己的目的暴露的太明显了,说完这话之后,又匆忙补了一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呗,明天我请你吃饭,算是谢礼。今晚我请你喝酒吧!”

    这个女人的这些问话,也不是随口说的。

    她就是希望殷郑现在借着酒劲儿,跟她多说一点什么话,甚至希望殷郑能够再喝一点儿,最好喝的神智不清,这样,她那个女人的机会就来了。

    到时候带着喝的神智不清的殷郑去酒店开一间房间,第二天早上殷郑清醒过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再做出委屈一些,娇羞一些的样子,这件事情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殷郑只能认栽。

    那个女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她的笑容放的更加的温柔和体贴了一些。

    很巧的是,心里全是宋荷的殷郑,看见了这个女人这样在自己面前露出温柔体贴的笑意,殷郑又一次控制不住的想到,曾经宋荷也是最喜欢趴在家里花园中的桌子上,这样看着他。

    在午后很好的阳光中这样笑着看自己,而殷郑永远都是在看过几页书之后的间隙中,转过眼睛,和宋荷那双带着满满笑意的双眸对视。

    每到这个时候,殷郑就能看见宋荷温柔甜蜜的笑容中,逐渐泛出不好意思的红晕。

    那时候的宋荷,对于殷郑而言,真的像是天使一样的存在。

    她优雅,她体贴,有的时候就算有一些小脾气,但是对殷郑而言,也是十分的可爱的,而且那时候的宋荷,有着殷郑最喜欢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善解人意。

    而不像现在这样,殷郑不知道自己和宋荷之间是怎么了,似乎总是在会错意中彷徨徘徊,甚至殷郑对于宋荷的想法,现在仔仔细细的回想之后,殷郑发现自己竟然都不敢说,他懂宋荷。

    殷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而坐在殷郑对面的那个女人,见殷郑迟迟的不接话,就慢慢的把自己从殷郑的对面不动声色的挪到殷郑的身边去。

    那个女人挪的很慢,很缓,努力的不让殷郑发现任何不对劲的情况。

    一直到那个女人差不多要挪到殷郑的身边,离殷郑只有一只手的距离的时候,那个女人才开口,对殷郑说:“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

    那个女人说完这句话之后,抬起眼皮,忧心忡忡的看了殷郑一眼,就像是一只小白兔子一样的软弱无害,“是我说错了话吗?”

    这样低级的伎俩,如果换做是平时,没有因为宋荷离开而心烦意乱的殷郑,肯定一眼就能够识破,并且离那个女人远远的了。

    但是现在的殷郑,虽然意识到了那个女人的心怀不轨,但是因为自己本身的心情不好,所以也懒得多去和那个女人烦,免得到时候那个女人又哭起来,会听的自己脑袋疼。

    殷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对那个女人说:“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想事情?”那个女人歪了歪头,真的做出一脸的纯洁无暇的样子来。她用一种十分单纯,单纯的自己的心里都受不了的眼光去看着殷郑,问,“是什么事情啊?可以告诉我吗?”

    说完了,那个女人又故意做出一种试探性的眼光,去看了看殷郑。随后说:“如果不可以的话就算啦,没有关系的。”

    看着女人脸上露出的这种惴惴不安并且惊慌的表情,殷郑一时之间又有些头晕了,他现在甚至有点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和谁说话——是很像宋荷的女人,还是宋荷本人。

    殷郑忽然觉得有点儿头疼。

    他看着那个女人,看着那个女人脸上那种故意做出来的做作的单纯,忽然之间在一瞬又明白了,那个女人现在的样子不过是她的表演,她希望殷郑觉得她是一个很单纯无邪的小女生。

    如果在平时,殷郑早就走了,他根本就不会跟那个女人瞎扯那么多话,也不会跟那个女人在这里喝酒。

    可是现在,如果回家去的话,他要面对的就是宋荷离开之后冷冰冷的一套房子,没有亮起来的小夜灯,也没有宋荷在迷迷糊糊之中往自己怀中缩的模样。

    对于现在的殷郑而言,那个房子简直是太可怕了,就像是一个噩梦,殷郑不愿意回去的原因,就是只要他身在那个房子中,就能够在任何一个角落中,看见宋荷。

    有时候是在饮水机旁边接水的宋荷,有时候是在厨房学着做面点的宋荷,有时候又是看着电视但是最后却在沙发中呼呼大睡起来的宋荷……

    太多太多的宋荷都在那个房子中,殷郑不能回去,不敢回去,甚至现在只要回去,殷郑就无法又一分一秒心平气和的时间。

    在回家看见宋荷‘无孔不入’的出现和这个女人的‘温柔细语’之中,头昏脑胀的殷郑在明明知道女人有套路的情况下,还是选择了暂时待在那个女人的身边。

    因为不然的话,殷郑觉得自己今晚回去,就能够被逼到极限。他会疯掉,会因为太想念宋荷疯掉!

    殷郑感觉自己又开始头疼了,于是他就深受压着自己的太阳穴,皱着眉,一边心里烦躁,一边对那个女人说:“殷郑。”

    他对女人只简简单单的吐出了两个字,和他凑得很近的女人听到殷郑这么说,脑袋就更加的歪了歪,很明显在殷郑这么仓促的转折中,她并没有听懂殷郑的意思。

    殷郑看着女人故作乖巧的模样,觉得这样就算是假装的也好,总归是有人愿意讨好他,而不是像宋荷那样,离开他。

    于是,破天荒的,殷郑对那个女人笑了笑,甚至可以说是很温柔的表情,说:“我的名字,殷郑。”

    “啊?”听见殷郑这么说之后,女人把眼睛瞪圆了,露出非常惊讶的表情,因为其实阅人无数的她,一眼就看得出来,像殷郑这种男人,肯定是不好接触的,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告诉她,他的名字。

    瞬间反应过来之后的女人立刻喜笑颜开,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儿的形状,看似清纯天真的说道:“我叫罗熹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