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醉生梦死

第二百一十六章 醉生梦死

    罗熹微默不作声的就看着殷郑在自己的面前喝的酩酊大醉了,她看着男人俊美无铸的面孔,心中大为感叹——她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了!

    殷郑因为心中烦恼着这这么久来了,宋荷至今杳无音讯,算算日子,殷郑实在是担心宋荷一个人,到底应该怎么解决生活上面大大小小的问题。

    殷郑本来对罗熹微就不上心,这会儿喝醉了,就更别说什么察觉到罗熹微图谋不轨的心思了,整个人几乎都是一心扑在他接下来要怎么找宋荷。

    殷郑还是没有放弃寻找宋荷的想法,但是所有的努力都像是石沉大海一样,让殷郑不由自主的就开始灰心丧气。

    甚至他也明白宋荷的意思,离开就是为了彻底摆脱殷郑,但是殷郑怎么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允许宋荷彻底消失呢?!

    只见殷郑迷离着一双眼睛,望向了罗熹微,雷射光线下面,殷郑因为醉酒,脸上完全看不出来向来待人的冷漠,不论是眼睛还是脸上的五官线条,都在这些五颜六色的光线中,莫名变的柔和了很多。

    罗熹微呆呆的看着殷郑,她望着男人俊美但是无助的面孔,看了好一阵儿,才咽了口口水缓过神儿来。

    “殷郑哥哥……”

    尽管罗熹微知道殷郑喝醉了,但是罗熹微在殷郑面前还是不由自主的摆出了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凑在殷郑的耳边细声细气捏着嗓子说道:“已经很晚了,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殷郑现在已经喝的自己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谈什么送罗熹微回家,这会儿的殷郑,正是已经喝多了,但是还是有三四分意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及和谁说话。

    要是现在,罗熹微再多灌殷郑一杯,那么殷郑就是真的喝醉了,那这样,罗熹微的计划才能够更加行的顺利。

    可是毕竟,罗熹微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在此之前,那些声色犬马的生活中,罗熹微永远都是被被人追求的那一方,她看似老练,其实在主动勾引这件事情上面,罗熹微实际上还是一个新手,而今天才是罗熹微真真正正的,第一次做酒后乱来这种事。

    殷郑听见耳边萦绕着罗熹微掐着嗓子做作的声音,顿时感觉这声音就像是恼人的蚊蝇似的,赖在耳边‘嗡嗡嗡’,吵闹不休。

    殷郑就根本不会管顾罗熹微的心情和想法,而现在,殷郑现在喝晕了,脾气暴躁之余,那就是更加不会管自己说的话会让罗熹微怎么想了。

    “你真的很烦,没有脚不会自己走路吗?!”

    只见殷郑拧着眉头,因为罗熹微在自己的耳边嘀嘀咕咕一直劝他离开的声音感到无比厌烦,所以一点没有好气的扭头就冲着罗熹微低吼了一声。

    殷郑口中都是酒气,随着这一声低吼,尽数喷在了罗熹微的脸上。

    可是,罗熹微倒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这种对于女生来说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脸上还是带着一种甜腻的笑容,看着殷郑说道:“殷郑哥哥,你就听我的话,走嘛!”

    被罗熹微这么一通搅局,殷郑也实在是没有什么继续喝酒的兴致了,男人扶着酒吧吧台站起了身,然后扭脸看着身边兴致勃勃等着自己送她回家的罗熹微,脸上笼罩着一层阴云密布的冷漠。

    “自己打个车,走人。”

    殷郑冷冷的看着罗熹微,声音被酒精熏染的格外沙哑,可是在罗熹微的眼中,这样的殷郑却是无比的迷人而富有魅力。

    罗熹微肯定不能向殷郑说的那样,自己打车走人,对殷郑喝多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罗熹微知道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毕竟放眼看去,整个酒吧里面,还有哪个男人能够比眼前的这个殷郑在外貌上更出色,而且,罗熹微用她成天看奢侈品的那双眼睛将殷郑上上下下已经打量过了,殷郑这一身行头,绝对是价值不菲!

    想到这里,心中就十分美滋滋的罗熹微一个得意忘形,就身手抱住了殷郑的胳膊,随即装乖卖萌的看着殷郑说道:“殷郑哥哥,都这么晚了,我一个人回家害怕,而且回去我家人要骂我的,你送我回家,我就好和我家里人说了,而且我爸妈看在有男生送我回来很安全的面子上,肯定就会放过我的。”

    说着,罗熹微还学着自己在一些网络是视频中学到的比较可爱的动作,对着殷郑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说道:“求求你嘛!”

    然后又像是怕殷郑不会恶心腻歪似的,罗熹微说完这句话,就更是对着殷郑撅起了嘴巴,把脸上嘟的肉乎乎的,卖萌说道:“拜托拜托嘛!”

    殷郑之前不过就是碍着罗熹微这张脸,才在她被人骚扰的时候出面帮个忙,这会儿看着罗熹微顶着一张和宋荷五成像的脸蛋却做出这么腻歪人的动作,一瞬间就什么话都不想说了,并且很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对于罗熹微这种看见殷郑喝多了的事情,罗熹微知道,这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自己绝对是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这么想着罗熹微就绝对不能是会轻易离开的。

    被殷郑吼了一脸的罗熹微非凡没有觉得很难堪,甚至还颇为荣耀自己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罗熹微的两只手,就像是两根藤条一样,攀附上殷郑的手臂,随后,她扭动着自己自以为丰满的身体,在殷郑的注视下,厚着脸皮往殷郑的身上蹭来蹭去。

    殷郑看着面前自以为自己妩媚动人,实际极为愚蠢的女人,心中不由得就泛起一抹冷笑。

    而罗熹微这会儿,在再度把自己的贴到殷郑身上的罗熹微,自己根本就不清楚现在的她哪里还有还有什么千金小姐的自觉性?

    她就像这个酒吧里面,随处可见的最廉价的女人一样,企图用自己的脸蛋和身材勾引住殷郑,让殷郑为自己痴迷。

    但是,可笑的是,殷郑就算是喝多了,在殷郑的眼中,罗熹微都对他没有什么吸引力。

    殷郑就像是在看一个廉价的拙劣的站街女的表演一样,目光森冷,没有一点所谓的被吸引而产生的痴迷。

    就算是罗熹微再愚蠢,对罗熹微来说,她也是能够看清楚并且看明白殷郑的这个表情了,罗熹微就算是脸皮再厚,对着这样的殷郑,脸上原本甜蜜的笑容也渐渐的僵硬了下来,随后又慢慢从她的脸上消失了。

    殷郑看着罗熹微脸上的表情变化,即便是殷郑现在已经喝的晕头晕脑了,甚至看着罗熹微的脸,有时候都能够出现重影,但是至少,殷郑还是知道他在做什么,而罗熹微又在做什么。

    殷郑原本还算是比较清醒的脑子,这时候忽然做了一个很不明智的决定。

    就在罗熹微松开了殷郑的手臂的时候,殷郑却又是去拿了吧台上的一杯酒,随即送入口中。

    在喝酒之前,殷郑没有看清楚自己拿的是什么酒,人在苦闷的时候,永远都是会有一种极为缺乏自我认知感的意识,殷郑也是这样。

    现在的殷郑,其实比起想要时时刻刻保持清醒和理智,他更想今晚醉一场。

    可是,或许是这么多年殷郑觉得自己给罗熹微威慑已经足够了,一时大意之中,殷郑竟然没有发现,罗熹微就是表面上看起来对殷郑再是如何唯唯诺诺,而心中永远都住着一个不知道满足的名为贪婪的魔鬼。

    罗熹微这种人,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殷郑喝下自己不经意之间误拿到的那一杯酒,不过片刻,殷郑就觉得自己很明显的开始头晕眼花了。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看出殷郑已经偏向于喝醉了的罗熹微,瞬间就看到了自己一直以来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罗熹微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力气,从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做派的罗熹微,这会儿竟然拼了吃奶的劲儿,将殷郑从吧台上拉了起来,随后,在殷郑毫无意识,并不知道是谁带着他开始走路,只是下意识的随着罗熹微的步伐往外一摇三晃悠的走。

    罗熹微这会儿才知道,伺候一个人真的是累,尤其是伺候一个喝多了的,全然都不清醒的人。

    此时的殷郑,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似的,脸上带着烈酒刺激之后残留的红晕,嘴巴里面嘟嘟囔囔,喃喃念到:“宋荷,你可真的是蠢,我这么喜欢你了,你竟然真的敢离开我?!”

    罗熹微支撑着殷郑,原本就走的艰难,这会儿听着殷郑嘴巴里面说的,不是‘宋荷’,就是‘老婆’,罗熹微这颗心,瞬间就感觉像是殷郑的每一句话砸碎了似的,心中一时之间自己都接受不了这种感觉。

    原来……这个男人喜欢的女人叫‘宋荷’啊。

    罗熹微从殷郑醉酒之后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中听清了一些细枝末节,她看着男人沉浸在痛苦中的面目,一时之间,竟还颇有些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