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绝不负责

第二百二十七章 绝不负责

    “这段时间也就让我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吧。我调整好了,自己回国之后才能更加好的继续工作。”

    面对杰森无懈可击的理由,宋荷无言以对。最终也只能选择暂时的答应下来。

    其实对宋荷来说,又怎么会真的希望自己在生孩子的时候,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呢?

    虽然说现在医疗技术发达了很多,但是女人生孩子这种事,还是最脆弱、最让人难熬的时候,就算宋荷有决心能够离开殷郑,可是每次一到夜深人静都时候,宋荷都因为身体上的各种不适,而频频想起殷。

    她为自己的软弱羞耻,可是,黑夜似乎又给了宋荷可以稍稍喘息的余地,让她在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怀念殷郑。

    宋荷看着面前高大英俊并且甘愿为她付出的杰森,心中不由得苦笑起来:‘要不是已经先爱上了殷郑,或许她真的会沉溺进杰森的温柔中……’

    这么想着,宋荷看向杰森的眼眸中,除了温柔之外,就只剩了感动——她感谢杰森能够这样为她付出,为她考虑,并且不计回报。

    “如果……”宋荷犹豫着,最终还是败给了一个人独自面对生产的恐惧,甚至想一想,宋荷现在都不由得有些颤抖:“如果不会影响你的话……那你能陪陪我吗?”

    听见宋荷的回答,杰森英俊的脸上瞬间展露出了分明的温暖的笑容,这有异于平时杰森在外面所表现出来的冰冷的气势,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才郑明显的能够让宋荷知道自己对于杰森的特殊。

    “好啊!”杰森松了一口气,随即笑着说道:“你早就应该答应我了!”

    宋荷的退步,在杰森看来,正是自己或许能够征服宋荷的希望,他知道,这也仅仅只是第一步,但是,有了第一步,那也总比在原地踏步来的好。

    于是,心满意足的杰森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已经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的宋荷,催促道:“吃饭吧,吃完饭如果下午你有空的话,我们去一趟医院。”

    “医院?”

    宋荷现在听见‘医院’这两个字就只有头大,出国这段时间,除了必要的检查之外,她完全都不回去医院的,这也是之前在国内留下的阴影之一,只要一去医院,一看见医院的设施,宋荷就会想到那一次殷郑出车祸的时候,自己慌张无措,好想整颗心都被掏空了一样的感觉。

    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宋荷愿意让自己稍稍软弱一下,而在白天来临的时候,宋荷绝对不要让自己想到殷郑,想到曾经深爱殷郑而迷失了自我的她自己。

    “去医院做个检查,我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杰森看见宋荷脸上的犹豫,想了想,也明白过来了,但是,杰森并不准备让宋荷就此逃避,于是,他看着宋荷十分严肃的说道:“宋荷,一切都有我在,你不要怕。”

    宋荷听着杰森的鼓励,深深吸了一口气,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杰森大医生,什么都听你的。”

    于是,两个人便一边聊着有意思的话题,一边开始了午餐。

    而另一边,重洋千山之外,殷郑的生活,却完全不像宋荷这般惬意,甚至说让殷郑有些焦头烂额也不为过。

    殷郑一路开着车到了罗家宅子,当看见开门的佣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的时候,殷郑就知道,这会儿正屋里面,肯定情况并不好。

    想想也是,任谁知道自己的女儿被糟蹋了,还是罗家这种有头有脸的大企业家族,都是难以咽下这一口气的。

    尤其是,对罗家来说,殷郑这个糟蹋了罗熹微的男人,不但是已婚,并且还不愿意对罗熹微负责。

    殷郑一边跟着罗家的佣人往屋里走,一边心中回想起今天他接到自己爷爷电话的时候,电话那端,这些年对自己已经是和颜悦色的老爷子,头一回,那么气急败坏的吼他。

    “殷郑!你是不是要把爷爷气死了你才甘心?!”殷老爷子声嘶力竭的喊着,声音听起来都已经有一些破音了,可想而知,这怒火是有多大。

    殷郑冷若冰霜的坐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中,手中的电话贴在耳边,但是想的,却是那天自己早晨醒来之后,身边空无一人的场景。

    罗熹微在殷郑醉酒之后的第二天早上,趁着殷郑还没有醒过来就已经走了,但是罗熹微给殷郑留了一张字条,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殷郑,早上好啊,昨晚和你共度良宵的感觉很不错哦,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落笔签着的就是罗熹微的名字,以及一个歪歪扭扭的笑脸。

    殷郑看着那张放在枕头上的便签纸,看了好一会儿,才狠狠的将它从枕头上面扯下来,带着一种要毁掉这个事实的愤怒,将那张小小的便签纸撕碎。

    “殷郑,你说话!”

    殷老爷子的声音将殷郑漂散出去的思绪拽了回来,紧接着,就在殷郑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殷老爷子又是一句话,堵住了殷郑。

    “你这么做,宋荷怎么办?你们的孩子都快出生了!你糊涂啊!”听着自己爷爷痛心疾首的声音,殷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压抑的情绪忽然翻滚起来,就像是一锅煮沸的汤水一般,向外四溢。

    他瞒着自己的爷爷,瞒着所有人,让他们都以为宋荷最近是身体不好,在家里休养,但是……现在殷郑觉得太累了,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就连血脉相连的爷爷都以为,是他殷郑背叛了宋荷!

    “爷爷,宋荷走了。”殷郑终于张开口,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声音毫无波澜起伏,就像是陈述着一个别的事情一般,没有一点感情。

    随即,殷郑就听见电话那边沉默了下来,要不是透过听筒殷郑还能够听见自己爷爷粗重的呼吸声,殷郑绝对会以为这个电话被气恼的殷老爷子已经挂断了。

    这个沉默维持的时间不算短,殷老爷子就像是在琢磨着殷郑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样,过了很久,才迟缓的开口说道:“‘走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和宋荷吵架了?”

    “不,宋荷走了,我找不到了。”殷郑听出了自己爷爷语气中的惊讶和疑惑,那种不相信的语调就像是一把刀似的,狠狠的捅进了殷郑的心窝上,让殷郑一时之间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终于,殷郑的情绪也开始起伏起来,对着电话低吼道:“是宋荷抛弃了我,背叛了我!爷爷,你说,我凭什么不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过就是睡了一晚上而已,这是大事吗?我爸以前,和多少女人睡过,也不见您说什么,怎么到了我就不行!”

    “你住嘴!”原本还因为殷郑这话极为惊讶的老爷子,听见殷郑这么说,一时之间简直就是又气又怒,他惊怒道声音透过听筒让殷郑感受的一清二楚:“你在说什么混账话!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的姑娘是谁?!你这笔糊涂账,不是用钱就能够解决的,你知不知道!”

    殷郑听着殷老爷子愤怒的声音,自己却反而在发泄了一些情绪之后,冷静了下来。

    “我知道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谁。”殷郑沉着声音说道:“她肯定还要来找我,罗家的大小姐当然不缺钱,我也不准备用钱来解决这件事,当时是她死皮赖脸的缠上来,既然她非要像个狗皮膏药似的贴着我不放,那我就只能和罗家人明说了。”

    殷郑的话说的十分果决,堵的殷老爷子一时之间完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来反驳殷郑,殷老爷子也年轻过,都是男人,当然明白这种事情,当时发生的时候,谁还不是一个两厢情愿。

    但偏偏有的女人就是看不清自己,以为一夜之后,就能拥有爱情。

    殷郑回想起那张和宋荷长了五分像的脸,想起这位大小姐那天晚上在酒吧中嚣张跋扈的样子,一时之间脑海中就冒出来了一个想法……

    “你啊……你想精明,怎么感情上的事情就闹了这么大的一笔糊涂账啊!”殷老爷子这会儿也气不起来了,语气中就只剩下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听在殷郑的耳中,也是百般不是滋味。

    殷郑的双眸看着自己的办公桌面,那上面,还有自己和宋荷的一张的合照,殷郑一直都没有舍得拿走。

    这会儿,他忽然伸出手,狠狠的将那张合照的相框叩在了桌面上面,对着电话听筒那边的殷老爷子说道:“我知道罗家人是找您了,要不然,这件事您也不会知道。”

    “罗家的人要做什么,让他们直接和我联系,有什么话,我对他们去说。”殷郑心中没有一点波澜起伏,就像是处理公事一般,只不过他的手紧紧的捏着那个叩下来的相框,双眼中最后一点的温度都消失了。

    他对殷老爷子最后说道:“罗家人要我负责,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