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依不饶的罗熹微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不依不饶的罗熹微

    面对殷郑不愿意负责任的态度,罗家可谓是彻底动了怒,没过多久,殷郑就收到了罗崇山的电话,这通电话言简意赅,完全只有一个主旨,那就是让殷郑现在、立刻来罗家一趟,必须要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殷郑对于罗崇山的大名早就有所耳闻,但是因为殷郑和罗崇山两个人的企业所涉及的行业不是一个类别,这么久以来,也彼此相互没有见过。

    面对罗崇山强硬的态度,殷郑难得收起了自己的脾气,挂了电话之后就从公司离开,去了罗家。

    于是,这就是殷郑在来罗家之前,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在殷郑看来,罗熹微就像是一个骗子,骗着殷郑在醉酒之后稀里糊涂的和她睡了一晚之后,更是像一个狗皮膏药似的,黏住自己不放了。

    至于罗熹微是怎么找到殷郑的,其实只要殷郑对罗熹微报个大名,随便一个搜索软件搜索一下‘殷郑’这两个字,就立刻能跳出来一大堆和殷郑有关的搜索词条。

    基本上总结下来就是‘当之无愧,并且年轻有为的实业家’。

    罗熹微其实也确实是这么做了,在搜索到殷郑的各种资料之后,她理所应当的忽略了殷郑配偶栏那一块填写的‘已婚’两个字——殷郑醉酒之后自己也都说了,宋荷离开他了,所以罗熹微便理所应当的将殷郑看作是单身的钻石王老五。

    作为罗家的大小姐,在罗熹微的眼中,能够配得上自己的男人,估计也就只有殷郑这种年轻有为,有手段有魄力,并且身家殷实的男人了,毕竟罗熹微可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家小姐,甚至,罗熹微觉得,殷家和罗家如果未来联姻,就凭两家的实力来说,那也是天作之合。

    所以,自觉毫无问题的罗熹微,在第二天从殷郑的身边醒过来之后,便乐颠颠的回家给自己的亲爹罗崇山说了这件事。

    当然,罗崇山的第一反应,就是将罗熹微先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罗崇山自觉自己家教严格,但是没想到,当初为了让罗熹微念更好的学校而将罗熹微送到国外之后,简直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原本乖巧可人的罗熹微到了国外那种自由自在,并且文化开放的环境中,彻底的改头换面了。

    以至于几年之后回国的罗熹微,要不是看在长相的份儿上,只凭行为习惯,一度让罗崇山以为这是有人假冒他女儿罗熹微。

    和殷郑对于罗崇山的认知一样,罗崇山同样也是早就对殷郑的大名有所耳闻,在罗崇山的认知中,殷郑这个人是一只头狼,有狠劲儿,甚至罗崇山虽然没有见过殷郑,但心中还是对这个比他年纪小了一辈的年轻人十分赏识。

    可是,如果放在现在当下的这种情况中来看的话,罗崇山觉得,自己没有宰了殷郑,都已经是对殷郑手下留情了。

    此刻的罗崇山,完全不知道殷郑已经跟着佣人走进了自己家门中,他现在就只顾着坐在沙发中,看着自己全然不知道羞耻的女儿还恬不知耻的在自己面前振振有词的试图说服他明白,罗家和殷家结亲的好处。

    好处?

    他罗崇山混迹商场浮浮沉沉了一辈子了,能不知道这种强强联姻有多大的好处么!但是,找谁不好,看上谁不行,罗熹微就非盯上了殷郑!

    那可是个有妇之夫啊!这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情,他罗崇山难不成还要让自己的独生女儿去给殷郑当个小老婆,或者做个外头养着被人戳脊梁骨的情妇?!

    “罗熹微,你是鬼迷心窍了是不是?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殷郑人还没有走进客厅,远远的,他就听见了一个中气十足的男声气急败坏的骂声:“他殷郑是结了婚的人,你非要上赶着和他牵扯不清,你是不是犯贱?!“

    罗崇山这些话说的虽然很不好听,尤其是从作为父亲的身份来说,是十分不合适的,但是不得不说,殷郑听见罗崇山说的这些话,觉得罗崇山这些话真的是说道他的心坎儿中去了!

    对殷郑来说,他和罗熹微充其量不过就是一夜情的事情,上床之前就应该知道,醒了以后不要牵扯,殷郑根本不会想到这个看似还算老道的女人就突然找上门了。

    说来道去,无非就是看上自己的背景了。

    殷郑心中冷笑一声,随即想到,他但凡只不过就是一个无名小卒,空有一副好皮相,估计罗熹微也就是仅仅不过一晌贪欢,睡醒拍拍屁股就走。

    而且……殷郑即便不愿意这么想,但是这种想法还是存在于殷郑的心中——谁知道罗熹微这种女人和多少男人睡过,殷郑知道,自己那天要是清醒,绝对不会中了罗熹微的圈套。

    圈套。

    殷郑心中被这两个字戳了一下,密密麻麻的疼带着一种怒意从心底深处涌了上来,他又想到了宋荷,当初,他不也是中了宋荷的圈套了吗。

    所以,罗熹微做的事情,无疑就是踩到了殷郑的新雷区。

    “什么叫我犯贱?我怎么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罗家好!你这种老顽固思想根本不懂!”

    比罗崇山声音还要气急败坏,并且十分尖利的女声,是罗熹微。

    殷郑只听见这会儿罗熹微完全是大言不惭的叫嚷道:“结婚怎么了?人家结婚还有离婚的,殷郑哥哥也能离婚!再说了,他老婆都跑了,他亲口告诉我的!我就不算什么小三!殷郑哥哥要是不离婚,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于罗熹微说的这些话,罗崇山是嗔目结舌,而比殷郑早来一步的殷老爷子,这会儿坐在沙发中,脸上也是青白一片。

    殷郑刚走进大厅,就听见自己爷爷的呵斥声:“本来我老头子不该多嘴,这件事要是我们殷郑做错了,肯定就会给你们一个说法,但是我孙子和孙媳妇感情好好的,小丫头,你这话就说的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殷老爷子哪怕之前已经从殷郑的口中知道了宋荷离开的事实,但是这毕竟也是殷家的家丑,老人家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努力的在罗家父子面前找补着,试图不让这件事被更多的人知道。

    罗崇山这会儿也是被罗熹微气的不轻,虽说他骂起罗熹微来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但是这会儿殷老爷子一开口,罗崇山立刻就被‘殷郑’这两个字提醒着,想到了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于是瞬间就把枪口对准了殷老爷子。

    只见罗崇山原本一张颇为方正刚毅的脸上,此刻已经是布满阴云怒火,他控制不住的对着殷老爷子说道:“什么叫‘真是殷郑做的’?难不成还是我女儿上赶着哭着求着非要和殷郑发生关系吗?!我女儿可还是一个黄花大姑娘!她的清白不要了?!”

    “你孙子结了婚娶了老婆,就可以在外面乱来,乱来却偏偏乱来到我女儿的身上,结果现在还冠冕堂皇的说什么‘要是殷郑做错了’,难不成不是殷郑,还是别人?!”

    罗崇山这会儿是被气的理智全无了,原本按理来说,殷老爷子是罗崇山的前辈,罗崇山是不应该这么和殷老爷子讲话的,但是现在,事关罗熹微和罗家的脸面,罗熹微今天能疯到一进家门看见自己就说她要嫁给殷郑,明天就敢宣扬的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

    罗崇山越想越气,以至于整张脸上的皮肉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其实要是说白了,殷郑如果没有结婚,还是单身状态,这件事情发生了也就发生了,罗熹微想要嫁给殷郑,罗崇山自然也乐得看见这么强强家族联姻的结果,但是重点就是殷郑已经结婚了,偏偏自己的女儿就是一个死心眼,一点都听不进去劝!

    这么想着,罗崇山脸上就泛出痛苦的神情,脸也憋的涨红,看着殷老爷子说完那些话之后,就一屁股坐进沙发中粗穿起来。

    而殷老爷子,经罗崇山这么一说,顿时也哑火了,完全没办法反驳一句。

    大厅中一时间从原本刚刚的针锋相对,瞬间沉默了下来,罗熹微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心想着现在不是在说她的事情么,怎么一下子成了两个长辈吵起架来了?

    罗熹微心里面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趁着今天罗崇山这会儿还在气头上,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弄大,以便让正在气头上面的罗崇山要帮她把殷郑拿下,就算现在殷郑不肯离婚,也要协议说好一个离婚合同,等她坐上堂堂正正的‘殷郑太太’的位置,再给殷郑生个孩子,一家三口圆圆满满。

    而罗家和殷家也能够就此结盟,以后所有的家产都是她小孩的!

    罗熹微心里面算盘拨的格外响亮,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殷郑进来了,而厅中两位长辈,正是一个黯然神伤,一个满腹愧疚,无暇分神发现这场桃色绯闻的另一个主角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