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饮食男女,我不负责

第二百二十九章 饮食男女,我不负责

    殷郑示意给他带路的佣人先不要开口。

    这个示意刚做完,就看见罗熹微刚刚明明还十分嚣张跋扈,叫嚣不断的表情就像变脸似的,一下成了一脸委屈的样子,双目含泪,哭哭啼啼的含着两眼泪花,貌似诚恳的对殷老爷子说道:“殷爷爷,我……我其实也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但是……我也实在是迫不得已的呀!殷郑哥哥不愿意对我负责,那我怎么办呀?”

    罗熹微看着一脸为难的殷老爷子,决定趁热打铁,立刻捂着脸装作崩溃的样子哭喊道:“我知道闹成这个样子太丢人了,但是……但是我的清白也没有了呀……”

    殷郑站在大厅门口,一言不发的看着客厅中,罗熹微哭的声嘶力竭的模样,心中除了厌恶之外,实在是再也没有别的感受可说了。

    或许是殷郑看着罗熹微的目光太明显,罗熹微带着一点疑惑的眼神,从自己手掌中抬起头,看向殷郑站的方向,正好四目相对之际,殷郑就发现,罗熹微刚刚哪里是在哭,明明就是在干嚎罢了。

    随即,一抹冷然,从殷郑的眼中飞速的划过。

    “殷……殷郑哥哥……”

    罗熹微万万没想到,自己抬起头之后,看见的竟然是殷郑,那岂不是说,刚刚她完全没有眼泪的假哭,已经被殷郑就这么冷眼旁观的全部都看到了?

    一瞬间,罗熹微的脸上飞速的闪过各种五花八门的表情,尴尬的、羞臊的、最后全部都归于一种强作镇定的坦然自若中去了。

    罗熹微想,反正殷郑看不上她——就从刚刚殷郑看她的眼神中,罗熹微就将这个事实看得一清二楚了,所以就算自己今天真的是为他哭的撕心裂肺,殷郑也未必能感动。

    想到这里,罗熹微就坦然了,但是,现在的罗熹微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殷郑,完全就是一种看见了喜欢的东西就必须要拥有的占有欲。

    正如罗欣慰心中觉得,殷郑是最能够配得上她的男人,所以,再没有更加优秀的男人出现之前,罗熹微就只能够盯着殷郑了。

    从罗熹微的目光中,殷郑也确实没看见什么喜欢之类的感情,其实殷郑一直以来就没觉得罗熹微是喜欢自己,顶多一开始在酒吧那晚,就是出于小女生的迷恋罢了,但是对于‘喜欢’这个事情,毕竟也是一个玄而又玄的感情,人家罗熹微说是喜欢自己,殷郑也没办法否认什么。

    随着罗熹微的哭声骤停,并且望向了门口,客厅中的两长辈也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门口的男人,殷郑见此,便立刻迈开脚步,走进了客厅中。

    “爷爷。”殷郑先是给自己爷爷打了声招呼,随后才看向罗崇山问好:“罗先生好。”

    而对于罗熹微,殷郑就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点了点头,完全没有一句话的交流。

    而罗熹微,看着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和自己说的殷郑,原本只是装模作样的委屈,这会儿倒是成了真正的委屈了,毕竟罗熹微也是罗崇山这么多年宠着的大小姐,唯一受挫,也是受挫最多的,估计就是在殷郑这里了。

    “殷郑哥哥……”

    罗熹微说着说着,眼睛里就冒出来了泪珠子,她泪眼汪汪的看着殷郑,整个人看起来,倒也还算有一种可怜巴巴的感觉。

    只不过殷郑不喜欢罗熹微,所以无论罗熹微怎么表现的可怜兮兮,对殷郑而言,也都不过就是装腔作势演戏罢了,于是,殷郑就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在罗熹微这一声听起来十分殷切的呼唤中又撇了罗熹微一眼,随后就若无其事的转开脸了。

    罗崇山看见自己的女儿被殷郑这么不当作一回事,心里自然是憋着一通暗火,他对殷郑和自己打招呼的行为也没有什么表示,连头都没点,倒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坐这儿吧。”殷老爷子看见罗崇山的态度,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殷郑到底做没做过这种事情,孙子也没有给自己说,所以现在,殷老爷子也只能是表面上打打太极。

    殷郑对罗崇山并没有对罗崇山不善的态度有什么反应,仅仅就像是没看见似的,按着殷老爷子的话,就在自己爷爷身边坐了下来。

    这会儿,人也齐全了,毕竟现在是在罗家,这件事情现在表面上看起来,也是殷郑做的不是,所以现在哪怕就算是为了场面好看,殷郑也都不能先说话。

    说白了,就是先再罗崇山面前装孙子。

    “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罗崇山坐在上首的位置上,一副发号施令的样子开口问着殷郑,这件事,罗崇山只要是想起来一次,就觉得自己的血压能往上飙一次。

    他一扭头,就看见自己那个不争气的,看见殷郑就哼哼唧唧说不出一句全须全尾的话的女儿,罗崇山就气不打一处来了!刚刚明明罗熹微还在自己面前叫嚣的十分厉害,怎么这会儿就像是小绵羊似的,一声不吭的。

    其实,罗崇山毕竟是个男人,还是个心直口快十分耿直的男人,对于自己女儿的心思,罗崇山当然是不太明白的,现在的罗熹微,看见殷郑,就是故意摆出这么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出来,好让殷郑能够有些怜香惜玉的心思。

    原本,殷郑看见罗熹微,心中确实是很恼怒的,但是,当殷郑的目光在刚刚罗熹微殷切的呼唤下扫过去一眼之后,看见了罗熹微那张和宋荷五分相像的脸孔之后,殷郑就像是哑了火的枪炮一样,那些干燥的,能够让殷郑抓狂的怒气,就只能再一次被殷郑自己憋在心中。

    殷郑终于知道,他实在是做不出来对着这张脸发火的行为,即便这个女人和宋荷只有五分像,即便这个女人完全不是宋荷!

    一想到这里,殷郑心中就是憋着了更多了对自己的怒意,恼怒自己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到了现在,在宋荷都能够对他如此狠心的当下,他竟然还是对宋荷这么心慈手软。

    罗熹微毕竟是个女人,她有着很敏感的心思,或许这就要感谢之前泡在酒吧里面的生活,让罗熹微很能够洞悉男人的情绪。

    这会儿,罗熹微分明的感受到,殷郑对她的怒意,在她那样软绵绵的喊完一声,殷郑对她投过来一瞥之后,消散了很多,说实话,当罗熹微看见那会儿刚走进客厅的时候的殷郑,罗熹微觉得殷郑身上散发的冰冷而骇人的气势,其实全都是冲着她来的。

    尽管罗熹微不知道殷郑为什么回突然之间对她有了这种变化,尽管微妙,但是罗熹微还是察觉到了,并且感到满心的雀跃。

    甚至,罗熹微以为,是不是殷郑刚才的怒火,只是因为自己将这件事情弄的自己的父亲和殷郑的爷爷都知道了,才会那么生气。

    毕竟对于男人来说这种事,也不是很光荣的,最好还是捂着解决——想到这里,罗熹微就有些后悔了,但是完全不懂殷郑,并且对殷郑一点都不了解的罗熹微,这个时候,就是彻底的想错了殷郑忽然之间消散怒气的原因。

    她以为殷郑是因为对她还是有些意思的,但是殷郑,却是将罗熹微从头到尾,都当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如果罗熹微知道真相,恐怕现在罗熹微就会暴躁到尖叫起来的,一向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可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成为另外一个女人的替身的,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殷郑并不在意罗熹微是怎么想的,事实上,现在对殷郑来说,也实在是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了,在殷郑的眼中,只有找到宋荷才是正经的事情。

    于是,就在罗熹微以为自己很有可能拥有殷郑这个完美男人做未来的丈夫的时候,殷郑却开口了,他终于说出了在走进这个客厅之后,出了打招呼之外的第一句话。

    殷郑极为冷淡的看了一眼罗熹微,随后,就将目光落在了罗崇山的身上,他看着罗崇山的目光带着一种十分的郑重,但是却没有一点歉意。

    罗崇山毕竟是比殷郑还要老道的一个商人,他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了,所以,当和殷郑对视的瞬间,罗崇山就知道,接下来殷郑的话,一定会让自己大动肝火。

    因为罗崇山已经看到了殷郑的双眸中,没有一点的歉意,如果非要说的话,殷郑的双眼中,只有冰冷和为了避免麻烦而不得不自己出面解决的,深藏在眼底的厌烦。

    是的,罗崇山看见了殷郑眼中这么多情绪,但是,始终没有找一丝一毫,因为自己的女儿而存在的怜惜。

    殷郑开口说道:“罗先生,我很抱歉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件事,关于我的责任,我觉得也不应该就这么定论。”

    罗崇山听着殷郑说出口的话,果然,随着殷郑话音刚落,罗崇山就觉得自己心口都被怒火填满了。

    但是殷郑并没有打算停下来,他继续说道:“饮食男女,不过就是一起睡了一夜而已,我并没有强迫您女儿,所以,为什么我要为这件事情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