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三十章 恬不知耻的倒贴

第二百三十章 恬不知耻的倒贴

    罗崇山听着殷郑的话,尽管罗崇山也是一个男人,但是毕竟罗熹微是自己的亲生闺女,谁能就任由一个男人这么说自己的闺女儿呢?

    瞬间,罗崇山久哦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之间就被怒火烤炙着,要是这些怒火能够有实质,现在罗崇山说话之间就能够从口中喷出火来。

    “你……你……”

    罗崇山不好对殷老爷子说什么,但是对于殷郑来说,罗崇山到底也是长辈,就算在外面,殷郑和自己都是被人叫一声总裁的,但到底罗崇山年纪比殷郑大。

    于是,只见罗崇山伸出手,指着殷郑大鼻尖,几乎都要戳到殷郑的鼻子上去了,罗崇山整张脸都要气的变形了,他颤抖着,‘你’来‘你’去了好一会儿,也没‘你’出一句完整的话,分明就是被殷郑气着了。

    但是,对于殷郑来说,事实也就是这样,他已经记不得醉酒那一晚之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的记忆就只停留在自己的最后一杯酒上。

    所以现在罗熹微说,她和殷郑睡了一晚,对于殷郑而言,也只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因为他实在是没有任何感受,甚至,殷郑都不由得在心中怀疑——自己真的已经和罗熹微发生关系了吗?

    毕竟罗熹微是个女孩子,殷郑也不好当面就将这个质问说出来,但是殷郑也并不准备就这么白白接住这顶自己都还不知道有没有的帽子,他肯定是会去查的,如果事实并不是这样,殷郑绝对不会对罗熹微手下留情,就算罗熹微是罗家的大小姐,也是这样!

    罗熹微听见殷郑的话,完全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她圆鼓鼓的眼睛和自己涨的通红的脸蛋,都表示了她现在高涨起来的愤怒。

    罗熹微完全不能想象,殷郑竟然会这么说,并且殷郑居然看不上她?!

    其实这才是罗熹微最在意的事情——对于罗熹微来说,殷郑说不说这话都还是其次,让她的自尊心接受不了的,实际上就是殷郑看不上罗熹微的这个事实。

    罗熹微虽然从前出国之前,还是一个乖乖女,但是美帝主义改变了罗熹微,让罗熹微在罗崇山大方的生活费的支持下,从里到外,几乎是从本质上改变了自己。

    现在的罗熹微根本就是不从前的罗熹微了,现在的罗熹微,是一个自我感觉极其良好,并且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完全没有男人会拒绝她,所以,这样的环境,造就了罗熹微自然理所应当的以为,殷郑肯定是会借着这个机会,和自己在一起。

    这就像是一个常胜将军,吃了人生中的第一场败仗之后,不是质疑自己,而是质疑对方。

    罗熹微现在就是这种状态,她并没有想到自己并不是殷郑的那盘菜,而是觉得,殷郑要么就是欲擒故纵,要么就是眼睛有毛病,审美也有毛病!

    罗熹微气的自己浑身直打哆嗦,随后,罗崇山‘你’了半天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之后,罗熹微倒是忍不住的跳了出来,只见罗熹微从沙发那头冲到了殷郑面前,站在殷郑的眼前,仰着头,一脸不服气的对着殷郑说道:“我看上你,是你运气好!你竟然还拒绝我?”

    罗崇山原本就怒火攻心的情绪,听见罗熹微这么说,一瞬间觉得还好自己平时注意养生和锻炼,身体底子比较好,要不然,今天绝对会被罗熹微这件事,以及罗熹微刚刚的那些话气的昏厥过去。

    殷郑还没有来得及和罗熹微说什么,倒是罗崇山坐不住了——这个家里,也不是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再没人了,罗家上上下下还有那么多佣人,罗熹微口无遮拦的说了这么多,要是被佣人知道了,绝对不出半天,就会被罗家上下全部的佣人听的一清二楚。

    罗家上下都知道了,那很快整个周围的几家……

    罗崇山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这会儿,罗崇山的脸色难看的简直已经不能用黑如锅底来形容了,罗崇山面目扭曲的瞪着还在殷郑面前不服输的叫嚣着‘我有什么不好你竟然看不上我’的罗熹微,毫不犹豫的就是几个大步跨上去,伸出手。

    ‘啪’的一声,又脆又重的掌掴声,便在下一个瞬间响亮的炸裂在客厅中,甚至殷郑已经看见罗崇山冲上来高高扬起的手,都没有来得及阻止。

    而事后,殷正想了想,当时的他与其说没有来得及阻止,还不如说,是根本不想阻止,他或许就是想让罗熹微尝到点亲人给她的难看,然后知难而退。

    随着掌掴声落下,紧接着罗崇山的怒吼声又冲了起来:“罗熹微!你还要不要脸?!”

    罗崇山这一辈子最看重的就是面子,而现在,自己的亲生女儿,完全就是把他的面子里子都扯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用脚踩了!

    罗崇山老脸通红之余,盯着罗熹微的双眸中,愤怒的简直都能够喷出火,他简直恨不得能狠狠的教训一下罗熹微,好让罗熹微能够清醒一些,罗崇山现在完全不敢相信,罗熹微到底是是不是中了邪,竟然变成这幅不知廉耻的样子。

    就在罗崇山还准备继续动手的时候,罗崇山的行为却被罗熹微捂着脸的一声尖叫给打断了。

    罗熹微捂着自己那半边被罗崇山掌掴到的脸,双眸中尽是不敢置信,脸上却是一副气急败坏的表情,冲着罗崇山尖叫起来:“你打我?!你竟然打我!”

    “你是我女儿!我凭什么不能打你!”罗崇山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愤怒的独裁者,他觉得罗熹微的离经叛道就是因为罗熹微这几年在国外求学,没有自己的管束和约束造成的,所以,罗崇山愤怒之余,脸上带着一种理直气壮的表情说道:“你是你父亲,我就有权力教育你!”

    罗熹微现在所有的想法完全已经西化了,在国外,这种长辈的言论就几乎是听不到的,甚至如果罗熹微未成年,完全可以因为罗崇山刚刚那一巴掌去寻求保护,所以,现在的罗熹微,觉得罗崇山嘴巴里面说的都是荒谬的无稽之谈。

    “你没有权利这样管教我!”罗熹微尖叫道:“我就是看上了殷郑而已,有什么错?就是想让殷郑对我负责,又有什么错?!”

    面对罗熹微的坦率直言,一边原本应该是当事人之一的殷郑有点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挑了挑眉毛。

    实话说,殷郑对于罗熹微的看法,在罗熹微说出这些话之后,倒是稍微有点改变了,在此之前,罗熹微在殷郑的眼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小姐做派,仗着自己家里有权有势,自己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而在罗熹微说完这句话之后,殷郑倒是觉得罗熹微的坦率,有那么一点可爱,再搭配上和宋荷五成相似的那张脸,殷郑顿时也无法再开口说一些能够火上浇油,让罗崇山更加愤怒,以至于更给罗熹微难看的话了,虽然说,那些话,殷郑都已经酝酿好了。

    殷郑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件事,从根源上解决会比较好。

    于是,殷郑看着已经变成父女矛盾的局面,终于开口他的尊口:“罗小姐,我觉得你是有点误会。”

    殷郑这一声,终于成功的让罗崇山和罗熹微暂时放下了对彼此的成见,调转目光,将视线都落在了殷郑的脸上。

    同时,一直在一边一言不发,看着孙子如何解决的殷老爷子,这会儿也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殷郑,准备看看殷郑还能说什么。

    说实话,对于殷郑说的,宋荷离开的这件事,虽然殷老爷子听到之后觉得这似乎是早晚会出现的一天,但是当事实真的发生了之后,殷老爷子还是到现在都没有消化掉这件事情,他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宋荷真的能够扔下殷郑离开。

    所以,殷老爷子当然也能够理解殷郑现在此刻的心情,而殷郑的性格必然是会将这些事都打碎了牙齿和血吞,所以,殷老爷子当然知道为什么殷郑不愿意说,这就是性格所致,殷郑就是如此。

    那边,殷郑感受着客厅中其余三个人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随后又开口说道:“罗先生,罗小姐,我觉得你们应该知道,我结婚了。”

    “那又如何?”罗熹微一脸的无所谓,看着殷郑说道:“但是你告诉我了,你喜欢的那个叫做宋荷的女人走了。”

    “是走了。”殷郑被罗熹微口中说的那个‘走’字轻轻的戳了一下自己的心脏,感受着那些微微的疼痛,但是与此同时,殷郑同样也是不为所动的挑了一下自己的眉梢,说道:“那又如何?法律上,我还是有配偶的。”

    罗熹微一瞬间被殷郑这句话怼的无言以对,她试图张嘴,将局势往自己有利的方向扭转,但是,就算罗熹微再如何牙尖嘴利,也比不过商场上老道的殷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