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第二百三十一章 他不是适合你的人

    罗熹微张开口,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殷郑截断了:“罗小姐,我倒是不知道,你竟然还有给别人做小三的喜好?怎么,之前在国外也做过吗?”

    “你——”罗熹微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她的手从刚刚被罗崇山打得地方上滑了下来,那地方已经红肿起来,让罗熹微的脸看起来左右很不对称。

    现在的罗熹微,压根没有一点之前在酒吧中风姿绰约的样子了,脸颊红肿、头发散乱,一点都不像是豪门大小姐,狼狈的样子倒真的是有几分弃妇的味道。

    殷郑冷冷的看着她,实在找不到她身上一丁点儿可爱的地方。而且,每当殷郑看向罗熹微这种狼狈泼妇的姿态的时候,他总是会想起他那个乖乖巧巧,安安静静地宋荷。

    他想念宋荷,想念的深入骨髓。

    殷郑现在多么的希望宋荷能够回到自己的身边,让他可以在处理完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烦心事情之后,能看到宋荷那一张漂亮温柔的小脸儿。

    殷郑抬起眼皮,冷冷的对罗熹微笑了一声,才继续说:“怎么了罗小姐?说不出话来了?看来,我说的是事实吧。”

    “你——你!殷郑!你少胡说八道了!”罗熹微抬起手来,指着殷郑的鼻子骂道,“你信口雌黄,污蔑我的清白!”

    殷郑听到了罗熹微的话之后,扯起唇角,笑容更加的冷了起来。他讥笑着反问罗熹微说:“清白?你还有清白吗?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还在乎你的清白?罗小姐,你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自己不觉得心虚吗?”

    罗熹微原本十分恼怒的样子,不知道在想到了什么之后,忽然就像是哑火了似的,连原本瞪着殷郑的那双眼睛,都不敢再和殷郑仔仔细细的对视了。

    殷郑看着忽然情绪改变的罗熹微,一种古怪的念头忽然就涌到了自己的心上——那天晚上,自己到底有没有和这个女人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

    殷郑张开了嘴,试图想问一句,但是,当殷郑的目光落在罗熹微的脸上,当殷郑的余光触及到一边的罗崇山几乎将要喷火的脸上,殷郑还是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这种一念之间的仁慈,在后来,曾让殷郑多次后悔,但是现在,此刻,殷郑却还是将原本的质疑收了回去,他知道如果他真的这么说出口的话,罗熹微今天绝对不会好过。

    罗熹微看着殷郑原本气势汹汹的样子,忽然之间收敛了,就像是看见了一点微渺的希望似的,甚至就连罗熹微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她竟然会这么痴迷于殷郑这个仅仅只是见过一次,有过共处一夜的男人。

    罗熹微看着殷郑,刚刚的怒火消退了,甚至罗熹微看着殷郑的双眸之间都涌动出来了泪水,她对着殷郑说道:“殷郑哥哥,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罗熹微!”

    伴随着罗熹微告白结束的,是罗崇山愤怒到几乎失去理智的咆哮声,罗崇山现在觉得自己的血压都已经冲到了头顶上,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债,竟然会有罗熹微这么一个让他丢脸的女儿!

    罗熹微根本不愿意理会身边罗崇山的吼叫声,满眼殷切的目光看着殷郑,而殷郑,同样也看着罗熹微,四目相视之中,殷郑看着罗熹微脸上卑微的、殷切的表情,这就像是一个开关,开启了殷郑心中拼命想要忘记、想要压抑的痛苦回忆。

    曾经,在他软禁宋荷的时候,宋荷也是用这样一种目光看着他的。

    殷郑的双眼中的瞳孔很明显的一个狠狠的收缩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扎入了无数的细细密密的针似的,让他寻遍不得那些扎伤他的针在哪里,而这种痛,却绵长细密,发作起来,不会致命,但是却恒久。

    殷郑脸上的这点表情的微小变化,郑怒火攻心的罗崇山没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殷老爷子没有看到,但是,和殷郑四目相对的罗熹微看到了。

    罗熹微看着殷郑久久的不说话,一时之间,竟然以为这是殷郑在犹豫,瞬间心中就生出期待,罗熹微到现在还是觉得殷郑不可能对自己没有感觉,如果没有感觉到话,为什么殷郑会这样看她?

    罗熹微形容不出来殷郑偶尔看向她的时候的那种眼神,就像是……就像是带着一种浓厚炽烈的感情似的。

    甚至罗熹微第一次在酒吧中和殷郑对视,就是被殷郑眼中的这种感情震惊了,当时的她完全不敢相信,怎么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男人,竟然会用这么复杂并且深情的目光安安静静的注视着她!

    罗熹微不愿意相信殷正对自己没有感觉的依据也正是这个,殷郑偶尔看着她的时候,他双眼中的眼神太特殊了,这怎么可能是殷郑对她没有感觉?!

    但是,罗熹微不知道的是,其实殷郑是通过罗熹微,在看宋荷。

    通过罗熹微那张和宋荷五成相似的脸,在审视自己以前做的错事,在看宋荷曾经的绝望,而不是仅仅只看罗熹微。

    说实话,罗熹微的执着,让殷郑稍稍有些……感动,但仅仅也就是感动罢了,对于殷郑来说,现在殷郑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一颗枯树,如果没有宋荷,那就绝对不会有枯木逢春的这一天,甚至殷郑现在对除了宋荷之外的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

    如果说,那天晚上,他真的和罗熹微发生了什么,那么,对于殷郑而言,也肯定是将罗熹微当作成了宋荷,是在拿罗熹微做宋荷的替身。

    而此时,不了解殷郑过往的罗熹微根本不知道,殷郑从头到尾,从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只不过是将罗熹微当作成了一个替身。

    殷郑心中的那点感动,就像是昙花一现,不过一个瞬间,殷郑又是一个极为苛刻冷酷的男人,这个世界上,似乎只能有宋荷才能够让殷郑温柔以待了。

    “罗小姐。”

    罗熹微看见殷郑看着自己的目光似乎就在她一个呼吸之间,陡然冰冷起来,那点刚刚还让她心生希冀的情深,就像是在殷郑的双眸中被冰封了一般,让殷郑瞬间又成了一个毫无感情,并且极为冰冷的人。

    罗熹微看着这样的殷郑,忍不住的浑身一抖,有一种害怕,从罗熹微的心底深处冒了出来,但尽管如此,罗熹微还是觉得,即使是冷冰冰的殷郑,看起来也是十分迷人。

    一见钟情、一往情深。

    这八个字,大概就说的是遇到了殷郑的罗熹微了吧。

    殷郑开口,带着与平时一般无二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势,看着罗熹微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误会了什么,但是我确实是对你没有一点兴趣,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话,我像你道歉。”

    殷郑口中尽管说着道歉的话,但是,听在在场的三个人的耳中,却是毫无一点歉意。

    的确,殷郑是一个从不会道歉的人,除了对宋荷之外。

    所以,这段话,与其说是道歉,倒是还不如说,是殷郑对自己和罗熹微之间划清界限的说明。

    罗熹微的眼泪,随着殷郑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落了下来,殷郑看着罗熹微含泪的样子,又觉得心口痛了。

    但是,尽管如此,殷郑还是在心中警告着自己:‘她不是宋荷……你眼前的女人,不是宋荷!’

    是的,正是因为不是宋荷,所以殷郑又一再的告诫自己,不应该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心软。

    这样告诉自己之后的殷郑,稍稍的闭了闭眼睛,就像是在缓和那种刚刚因为罗熹微一瞬之间像极了宋荷的表情而波动起伏起来的内心。

    罗熹微看着殷郑那一瞬的细微的表情变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够对她一时冷若冰霜,又一时稍稍温柔。

    疑惑从罗熹微的心中攀爬了上来。

    而殷郑,此刻已经平复好了心情之后的殷郑,睁开眼睛之后,他看着罗熹微,声音就像是深渊死水一样,平静无波了。

    “我希望今后我和你之间不要再有联系了,酒吧里遇见的男人,还是不要随便就喜欢上。”

    这是殷郑在这个房间中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话之后,殷郑就一点都没有留恋的转头对着正气到发抖的罗崇山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

    殷老爷子还稳如泰山一般的坐在罗家客厅的沙发中,自己的孙子走了,殷老爷子这才认认真真的端详着罗家这个闺女儿的脸。

    这一看不要紧,仔仔细细看到了罗熹微的长相之后,殷老爷子心中就彻底的亮堂了,也明白了自己的孙子,为什么会和罗熹微发生这种事情。

    殷老爷子站起身来,他的目光落在了罗熹微的脸上,对着罗熹微语重心长的说道:“姑娘,我孙子不是适合你的人,他心里有人。”

    说完这话之后,老爷子便施施然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