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妻翻身:冷少变温柔!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和她过一辈子

第二百三十二章 想和她过一辈子

    殷老爷子离开之后,罗家就只剩下了罗熹微和罗崇山,罗崇山这会儿浑身的怒气还没有发泄完,现在也没了外人,就更加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你看看!”罗崇山声音就像是忽然落下的闷雷似的,罩在了罗熹微的身上,让罗熹微忍不住浑身一抖,看着眼前的罗崇山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看上的就是这种男人?!罗熹微,你是不是眼睛瞎了?!”

    罗崇山感觉,自己活了五十多岁,可真的是从来没有丢过这种面子,现在,就是因为罗熹微不顾礼义廉耻,将自己的脸面都丢光了!

    这么想着,罗崇山气的脸上都充血了。

    罗熹微脑海中尽是刚刚殷郑和自己说话时候都样子,现在罗熹微想一想,才感觉到那会儿的殷郑总是不敢看自己的眼睛,就好像是一看见自己,那些听起来冷冰冰的话,殷郑就说不出口了似的。

    罗熹微不明所以,但直觉也让罗熹微知道这中间肯定是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只见罗熹微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摸到了自己的脸上,来回上下的抚摸之间,罗熹微觉得,似乎问题就出在自己的这张脸上面。

    罗崇山看着完全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的罗熹微,一时之间简直就要气的直打哆嗦。

    “罗熹微!”罗崇山怒吼着,终于成功地将罗熹微出神的思绪唤了回来。

    罗熹微回过神,就看见自己眼前出现的是罗崇山愤怒到几乎好像就要自爆了一样的罗崇山,但是现在,没有了殷郑在这里,罗熹微也懒得对罗崇山装模作样了,下一瞬间,罗熹微便露出了自己真正的脾气。

    “罗崇山,你对我吼什么?!”罗熹微还记恨着刚刚罗崇山当着殷郑的面掌掴自己的事情。

    这会儿,委屈和怒意统统涌上来之后,罗熹微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口不择言的说道:“我就是不知羞耻,那又怎么了,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女儿!你就死了让我乖乖听你话的那条心吧!”

    面对罗熹微的犟嘴,罗崇山愤怒之余,也有一些无力,他现在完全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和罗熹微交流了,不论说什么,罗崇山和罗熹微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那就是对牛弹琴。

    罗崇山不理解罗熹微,同样的,罗熹微也不理解罗崇山,一时之间,一对亲生父女,却是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

    罗熹微想着自己出国这些年,罗崇山除了给钱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给自己过,现在倒是怪她给罗家丢脸了?

    这么想着,罗熹微的叛逆心理就更严重了,虽然说,罗熹微这个年纪,也应该过了叛逆期,但是,在罗崇山面前,罗熹微永远都能叛逆。

    “罗崇山,我告诉你,我就是看上殷郑了,不管你答不答应,愿不愿意,这就是事实!”罗熹微倔强的仰着脑袋,紧紧的盯着罗崇山的脸。

    罗熹微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瞬间就让罗崇山的脸黑了下来,一时之间,随着罗熹微这话音落下,客厅中就只能够听见罗崇山粗重的喘息声。

    “好!好!”

    罗崇山被罗熹微气的等了好半天,也只说出来这么两个字,还是颤抖着声音憋了半天才憋出来的。

    这会儿,看着面前的女儿,罗崇山觉得自己这辈子所有的脸面和尊严,都因为罗熹微没了!这个罗熹微,与其说,是罗崇山的女儿,倒还不如说是他罗崇山的败笔!

    罗崇山看着罗熹微一副绝不后悔的样子,抖着声音说道:“现在,你给我滚进你的房间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再踏出家门一步!”

    对于罗熹微来说,她最不能够接受的就是这种强制性的禁足,但是,毕竟这里是罗家,并不是美国。

    如果是在美国的话,罗熹微或许完全不会在意罗崇山的命令,但是在罗家,罗熹微知道,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她只能忍气吞声的扔下一句狠话之后,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中。

    罗熹微看着罗崇山,说道:“罗崇山,你会后悔的!”

    但是,现在对于罗崇山来说,最让他后悔的,就是那天晚上竟然答应让罗熹微出去和她那些狐朋狗友一起玩。

    如果时间能够倒退回去,罗崇山绝对不会同意让罗熹微深夜还出门!

    而那边,出了罗家之后的殷郑和殷老爷子,已经坐上了一辆车,私家车的后排上,祖孙两个人端端正正的坐着,谁都没有打算先开口。

    殷郑这会儿情绪很乱,一时之间满脑子都是刚刚因为看见罗熹微双眼含泪之后,从而想起宋荷的样子,他现在,每天在想到宋荷的时候,情绪都很不稳定,有时候是懊悔,有时候是痛苦,也有时候是怨恨。

    殷老爷子扭过头,浑浊的一双老眼看着殷郑脸上冰冷的,没有一点情绪流露出来的眼睛,一晃神,以为自己看见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冷冰冰的机器人。

    殷老爷子不知道这段时间殷郑的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的这个孙子,一向是很让他放心的,几乎是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老爷子操心殷郑,从前,最多就是很忧心殷郑对殷虎和殷豹的态度。

    而现在,一切在尘埃落定了之后,殷老爷子原本以为自己很快就想享受到四世同堂,但是殷郑却在今天,给他抛出来这么一个重磅炸弹——宋荷走了。

    宋荷走了,那么走去哪里了?这是殷老爷子心中最关心的问题,但是,在刚刚转头的一瞬间,在看见殷郑眼中似乎是冰封一般的模样,殷老爷子又忍不住心疼,还是将这个疑问从自己的嘴边吞了回去。

    殷郑和老爷子坐的这么近,老爷子的一举一动,殷郑当然是能够感受到的,但是现在,殷郑一点都不想去管周围的事情了,他现在觉得自己的大脑中都是宋荷,如果多一点别的事,他可能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整个人爆炸掉!

    殷郑将自己的脑袋转到了另外一边,看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殷郑的思绪不知不觉之间又渐渐地飘远了,他在想,宋荷到底能躲到哪里去。

    这段时间以来,殷郑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宋荷,他让陈澈几乎翻遍了这个城市,但是却一无所获,现在,殷郑觉得或许宋荷并不在这个城市,那么宋荷到底是去了别的城市,还是……出国了?

    直到车子开到了老宅,在殷郑一言不发中,殷老爷子还是先开口了。

    老爷子知道殷郑不想下车回去看见王茵,但是有些话,老爷子作为殷郑的爷爷,还是应该和殷郑说明白。

    殷老爷子已经过了老骥伏枥并且志在千里的年岁,现在已经年过古稀的老爷子最大的愿望无非就是殷家外头的事业顺顺利利,殷家的子孙也平平安安。

    这是任何一个老人的平常心态,但是,老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上辈子作孽多了,这辈子竟然到了这把岁数,还不得安宁。

    “殷郑啊……”

    安静的车厢中,只见原本准备下车的老爷子,在管家为他打开门的瞬间,保持着一个下车的姿势,对着殷郑开口了,殷老爷子说道:“爷爷不要求咱们殷家再如何的大富大贵了,但是,你要答应爷爷,去把宋荷找回来。”

    殷郑听见殷老爷子这么说,申请稍微恍惚了一下,他有点疑惑的转过头,看着殷老爷子说道:“爷爷,是宋荷自己走的,为什么还要找她回来?”

    虽然殷郑在殷老爷子面前这么说,但实际上,殷郑也确实是一直在寻找宋荷,他只不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以及不明吧为什么他的爷爷也让他这么做。

    殷郑虽然一直在找宋荷,但是,与其说是殷郑真正想找到宋荷,还不如说,是因为殷郑的本能——他的本能让他不能离开宋荷,他的本能也告诉他必须要找到宋荷,所以殷郑也这么做了。

    但是现在,就连殷老爷子都让殷郑这样做,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爷爷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并不生气。

    “唉……”

    只听见殷老爷子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老迈的声音就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压在殷郑的心头上,殷郑很快就听见自己的爷爷的解释。

    殷老爷子说道:“夫妻之间,床头打架床尾和,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两个人要是想过一辈子,怎么会没个磕磕绊绊呢?”

    “殷郑,你还想和宋荷过一辈子吗?”

    说这话的时候,殷老爷子转过了头,他那双眼睛,即使因为上了年纪,虽然老迈浑浊,但是眼神却是无比犀利锋锐,和殷郑四目相对之间,竟然让殷郑有一种自己完全被老爷子看透了的感觉。

    下意识的,殷郑就错开了和殷老爷子对视的目光,他微微迟疑了一下,但很快,殷郑就点了点头,语气听起来也十分坚决。

    “我还想和她过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