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的粗大金手指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分别之计

第一百九十一章 分别之计

    “啊哈?!”

    猛然转向马拉伊尔,看着眼前这个还不到三十岁,正值壮年的汉子,马克思在惊愕当中,不觉夹杂了几分怪异。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我把你当朋友,你却非要把我当父亲?

    马克思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现在的心情,总之…有些暗爽就是了……

    “虽然我的父亲,是个奉行胜利者至上的人,但他和你一样,对每个参与战斗的人都抱持着怜悯,倍感珍惜。”

    “我父亲他总是要求我,不能不去敬重那些为胜利付出生命的罹[li]难者,因为没有那些人的付出,就没有我们的胜利。”

    “所以,不论任何一场战斗,一直都在想尽办法,乃至不择手段地去保存自己手下有生力量的我父亲,为此可是背负了不少不怎好的评价呢!”

    “你应该也很难想象吧?在整个卡拉迪亚的人眼中都是暴躁、好战、直来直去的诺德人当中,居然会出现这样一个擅长阴谋诡计的贵族。”

    “但是我不得不说,我的父亲--图亚!他绝对是一个伟大的人!”

    没有意外,在马拉伊尔刚说到一半的时候,马克思大概就已经猜出来他的父亲是谁了。

    要问诺德王国中擅长谋划算计的人是谁,于马克思获得的所有消息当中,记忆最深刻的,便是诺德四英雄之一的图亚。

    再加上这支军队的统帅本来就是图亚,无疑让马拉伊尔所指的目标更为明确。

    倒是关于马拉伊尔口中,对图亚那名声由来的解释,令马克思感到有些新奇。

    这种说法,马克思以前还真是没有听到过。

    没想到以奸猾狡诈出名的图亚伯爵,所做的一切,竟然都是为了减少手下不必要的损失!

    光从这一点上来说,马克思得承认,他确实跟这图亚蛮像的。

    因为两人同是那种不愿蒙受丝毫损失的小气鬼呐!

    至于马克思刚才那悲天悯人的心态…说实话,偶尔来那么一两次还算正常,多了就连他自己也接受不了!

    毕竟生活在马克思原本那个世界的人,都是些自私自利的家伙啊!

    “没错!身为诺德四英雄之一的图亚伯爵,绝对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人,这是毫无争议的事实。”

    “就是苦了那些维基亚人,要与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交战,成为他的敌人…真是可悲啊……”

    马克思的随声附和,以及对自己父亲的称赞,这都让马拉伊尔不觉感到欣喜。

    于是,只听马拉伊尔乘势追问道:“那么马克思先生,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父亲的麾下呢?”

    “我觉得你们之间,一定会有很多相同的话题!”

    “比起我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儿子,你才应该是我父亲最理想的继承人!”

    此刻,马克思是真有点摸不准马拉伊尔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这家伙前面说的话明面上貌似是想招揽自己,但是他后面的话,就很耐人寻味了。

    什么叫比起马拉伊尔这个儿子,更像是图亚的继承人?

    难道是要马克思认图亚当父亲,将来好继承他的爵位与势力吗?

    这话要是给图亚亲自说,是他本人看中马克思,有这样的意愿那还比较容易教人相信。

    可由马拉伊尔这个儿子来说…这不就等于是将他自己的家产全部拱手让予他人吗?

    反正马克思是不觉得,马拉伊尔会是这样的蠢人……

    不过,不管马拉伊尔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他真的那么傻也好,马克思都没有留在图亚手下的想法。

    要知道,尽管马克思现在还称不上是有身份的人,但在他心中对自己的定位,却是要远远高过所有贵族的!

    乃至那六名在卡拉迪亚无比尊贵的国王,也无法与拥有金手指的马克思自己相提并论!

    这便是身为穿越者的骄傲!

    让这样的马克思,屈尊于一个小小的贵族手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首先很抱歉,马拉伊尔先生,我得说,是你太过于高看我这个人了。”

    “虽然我非常愿意答应你诚挚的邀请,但我很清楚,如此年轻的自己,绝对称不上你那样的赞誉。”

    “对我来说,未来的道路还很长,我还需要更多的历练与磨难以充实自身才行。”

    “所以说…你也要自身更努力一些才可以啊!”

    马克思自认为完美的回答,却并没有得到马拉伊尔的回应。他只是淡淡看了马克思一眼,便再次将目光转回了布鲁加堡的城墙上。

    此刻可以看到,诺德大军已然登上了布鲁加堡的城墙,面对那些远程打击力强大,但是近战能力与防御力较弱的维基亚士兵,他们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肆意屠杀着对方。

    就照眼前这势头继续发展下去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布鲁加堡恐怕便要彻底沦陷了。

    而接下来…图亚的目标,应该就是日瓦车则……

    “算了…马克思先生这么说,我也不好强求。既然你不愿意加入我父亲的麾下,那么我们也是时候该分别了呢……”

    “诶?!这……”

    马拉伊尔突然再次开口,说出的却是这样的一番话,令马克思不由感到有些莫名。

    因为如果接下来要继续围攻日瓦车则的话,更应该严密的封锁消息,让维基亚人来不及派遣援军才对。

    这个时候若是将裹挟的其它队伍放离,不管他们有没有向维基亚人报信的想法,势必都会将消息传播出去,区别只是在于维基亚人得知消息的早晚罢了。

    所以马拉伊尔说出要与马克思分别这样的话,不怪马克思多想,是真有种要被灭口的感觉啊!

    是时,听到马克思惊异的声音,转身看向他的马拉伊尔,明显也看出了他心中所忧虑的事情。

    随即摇头一笑,说道:“放心吧!就算马克思先生你不愿意加入我父亲的麾下,我们也会做出杀人泄愤这种丢人的事情。”

    “而且想要招揽马克思先生,只是我刚才生出的想法。其实我也有点担心,父亲会不会接受你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加入队伍呢!”

    “至于分别的事情嘛…这个是我父亲之前就已经安排好的……”

    说到这,马拉伊尔毫无征兆地止住了话语,显然这后面的计划,是不能再说给马克思听的。

    但是只需听闻是图亚安排好的计划,马克思就可以肯定,这事情必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