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一章 重生归来

第一章 重生归来

    曾以柔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她的一生像按下快进键一般,快速地翻过。

    这种场景熟悉而又让人痛苦。

    毫无疑问,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又是满脸的泪水。

    曾以柔醒来之后,并没有马上起床,抬手遮住眼睛,任由这种悲伤的情绪在胸前积聚,压得喘不上气来。

    她这是在对自己曾经的任性做着自我折磨,只有这样她的心才能微微有些平静,减少对母亲的愧疚,对未出世的孩子的思念,对过往的追悔莫及。

    “死丫头,都几点了,还在睡懒觉?不过是元旦三天假,就让你懒得找不着北了?”

    温暖的被窝被一下子掀开,曾以柔茫然地放下手,顺着日思夜想的声音看过去。

    出现幻觉了吧?!

    她竟然见到了已经去世十多年的母亲曾若兰!

    一想到当年,自己因为有流产迹象住院,曾若兰回家取住院费,结果,在来医院的路上,遭到抢劫,追人的时候,出车祸身亡,她就心跟刀绞一般自责。

    也是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她流产,伤了子宫,不能再孕。

    她对自己强求而来的婚姻失去了信心,直接提出了离婚,留下离婚协议书,就离开了那座伤心的城市。

    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这些伤痛都历历在目,仿佛还在眼前。

    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

    妈妈是不是有些太年轻了?轻笑起来,眼角只有淡淡的细纹。

    这个细纹怎么跟自己照镜子看到自己的一模一样呀?连皱纹都可以复制粘贴在记忆中人的脸上吗?这技术也太夸张了吧?

    曾以柔脑海里闪过这个荒谬的念头,就再也顾不上想其他的问题了,贪婪地看着曾若兰,想把她的每一个细节都深深的刻在脑海里,以防自己忘记。

    却不成想,一个巴掌就呼在了她的脑袋上。

    “好疼呀!”曾以柔摸着自己被打的脑袋,委屈地看着曾若兰,怎么在梦里也这么暴力,这是报应吗?

    曾若兰把旁边凳子上的衣服扔到曾以柔的身上,不客气地说道:“快点起床洗漱吃饭,现在都七点了,再赖床就要上学迟到了!放假了,我不管你,睡到几点都行,上学可不行!你也不想被老师骂吧!给我动作麻利点!”

    说完,曾若兰就转身出去了。

    曾以柔摸着被打的脑袋,被自己的衣服呼了一脸,扒拉下衣服,坐起身,这才反应过来,如果是做梦,不应该感觉到疼,还有手中的衣服,好真实呀,手一摸还能感觉到因为靠着暖气片放着,淡淡的余温。

    曾以柔再抬头仔细看着房间,这是她们在石原市的家,那个被卖掉、被遗忘的家,曾经承载了她童年、青少年的所有的欢声笑语。

    她痴迷地穿着睡衣起身,摸着乱七八糟的床铺,摸过窗边堆满书籍的大书桌,摸上不高的书柜,视线最后定格在门背后的明星挂历上,中间普天同庆的大红色艺术字体“1994”格外的醒目。

    曾以柔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不敢置信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真的能感觉到疼痛,她不是在做梦。

    猛地回头,再仔细地打量着房间,这里真的是自己石原市的房间,那个应该被遗忘的地方。

    她坐在床铺上,脑袋混乱地想着现在是什么情况。

    她记得自己被车撞了,还是程可馨那个毁了她家庭的女人。

    对了,在昏迷前,她记得还看到了十几年后的顾文韬……

    按理说,自己受伤了,醒来应该在医院呀,怎么会回到这个梦一般的过去中?

    难道就是自己那个服装批发店里的小服务员说的最近特别流行的“穿越”“重生”之流?

    自己这是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命运被改变的1994年?

    曾以柔眼里闪过惊喜,跑到书桌前,拿起自己为了臭美显摆买的小镜子。

    镜子里出现的女孩,白里透红的鹅蛋脸,皮肤晶莹剔透,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弯月般的眉毛,小巧的鼻头下是粉红色的小嘴。额前留着齐齐的刘海,眨巴眨巴眼睛,整个人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小美女。

    这是她十几岁时的样子!

    她真的回到了过去,见到了还在世的妈妈。

    妈妈还活着,真好呀!

    这一世,她一定远离顾文韬,好好地守着妈妈,让妈妈长命百岁,看着自己结婚生子,过上真正安定的幸福生活。

    曾若兰把早饭都摆好了,抬头看了看时间,见曾以柔还没有出来,运了一口去,直接拉开了小卧室的门,抬眼就看到曾以柔正在照镜子。

    得,这还臭美上了!以前怎么没见过自家内向胆小的闺女这么爱美呀?

    “柔柔!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曾以柔正在自己的世界里畅想着美好的未来,突然听到曾若兰这一嗓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对啊,她现在是个学生,该以学业为主,上学才是最重要的。

    曾以柔收拾好心情,放下镜子,赶忙跟着出去吃早饭。

    妈妈的味道,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她以为十几年过去,自己已经忘记了,其实,她一直记忆犹新,只是因为再也吃不到,而刻意遗忘了而已。

    曾以柔端着碗筷,嘴里嚼着饭菜,鼻子酸酸的,眼眶里都酝酿着金豆豆,随时要落到眼前的碗里,忙低下头,不敢让曾若兰看出异样。

    曾若兰看着曾以柔数米粒一样的吃法,以为是自己撞破了她的小秘密,女儿羞愤得连自己都怕见了。

    要说自己家的闺女,长得唇红齿白,是个十足的小美女,就是有一点,十分的内向,胆小怕事。

    她也知道,这都是曾以柔单亲家庭的这个身份造成的,因为没有爸爸,曾以柔从小就在同学和邻居家小孩们有色眼光中长大,造成了女儿十分的孤僻和自卑。

    她虽然知道问题的所在,可是,有什么办法,她也给女儿变不回一个爸爸呀!以前不是没想过,相亲再找一个,只是,找个能把闺女当亲生待的,又岂是一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