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七章 交易

第七章 交易

    前世,不管是高中被退学,还是最后跟顾文韬离婚远走他乡,她都是落荒而逃的败者,狼狈不堪,明明没有做错什么,还被人指指点点。

    今生,她要学会挺起胸膛,光明正大地好好活着!

    曾以柔直视周自珍,努力镇定,说出的话音还带着的颤音,透漏出她此刻的紧张,但她不想后退,不想再后悔!

    “顾文韬的妈妈,你一看就是有教养的人,受过高等教育,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张口就是污蔑人,还仗势欺人。

    身正不怕影子斜!

    我可以坦坦白白地告诉你,我跟顾文韬没有任何关系,对他也从来没有过任何的其他想法!”

    “哼!贱人就是贱人!

    连冠冕堂皇的话语也说的理直气壮,真以为别人都是瞎子,会被你蒙蔽嘛?

    你也太小看别人了!

    是不是听到我说让你退学,才终于知道害怕,知道什么叫后果自负了!

    告诉你,晚了!”

    周自珍脸黑的不能再黑了,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而再再而三地顶撞,她的脸面都给丢尽了,传出去,都没脸见人了!

    曾以柔努力忽视周自珍尖锐的话语:“顾文韬的妈妈,我想我们之间还是有共同点的,我们做个交易吧!”

    “交易?你也配跟我做交易?简直是白日做梦!我告诉你,曾以柔,你等着我的雷霆怒火吧!我还从来不知道,一个单亲家庭出来的没有任何家底人家的小女孩,能有这么大的胆量,简直无法无天到了让人无语!”

    周自珍说完,就不想在这里多待了,觉得浪费时间和精力在对面狂妄自大的孩子身上,简直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她怎么一时脑子逗秀,想起来见见这个女孩了呢?!还是直接找校领导,把事情一次性解决了为好。

    曾以柔怎么能让周自珍就这样离开呢?!她十分的明白,周自珍现在离开了这个办公室,会去哪里,会做什么事。她可以事发后,再闹大了。可是,那样,她是否能达成心愿,就成了未知数。

    她赌不起,还不如,趁着现在,把问题解决了,不留任何的后患!

    想到这里,曾以柔动了,张开双臂,拦住了门前,堵住了周自珍的路。

    “顾文韬的妈妈,我觉得,我们还是现在把事情解决了为好,不然,日后,事情闹大了,造成不良后果,就不是你我愿意看到的了!”

    周自珍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平复下熊熊怒火,嘲讽道:“你可真自信,还想着闹大了!告诉你,我们顾家和周家还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更不要说你一个黄毛丫头了!起开!”

    曾以柔咬咬舌间,让自己冷静一些,不要被对方的气势和言语给压垮了。

    她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

    她强撑着,不管地给自己加气,仰着头,看着周自珍,道:“如果我说,我要上访呢?你们顾家和周家,不怕嘛?你们丢得起这个脸嘛?”

    是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如果真的作出什么破格的事情,例如上访,能告到顾家和周家。前世嫁个顾文韬,唯一一个好处就是亲眼目睹了什么叫达官显贵。顾家和周家的本家那是京都大家,根本不是她这种小平民百姓可以高攀的。

    周自珍顿住了。

    她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审视眼前的小姑娘。

    如果说之前,还觉得曾以柔应该只是单纯地对自己孩子的爱慕,那么现在,她有十足的理由相信,曾以柔是有图谋的。

    你看,这才多大的年纪,就懂得什么叫上访,什么叫威胁!

    最重要的是,曾以柔还捏住了她的七寸。

    她是教育局局长没错,能够左右一个学生的学籍,周家的背景虽然比不上京都的那些大家,但也不是这种乡村野地的孩子能够攀比的。

    她是不怕曾以柔上访搬倒自己,让人看住一个小姑娘,出不了石原市,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但是,一次镇压,两次镇压,多次之后呢?

    没有问题,也会影响自己的政治生涯,她从来不认识一个不入流的地级市就是自己的最终归宿。

    而且,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万一哪一天疏忽了,或者狗急跳墙了呢?

    她总不能跟这种无足轻重的人,一直耗着吧?!

    这种讨厌的顽固的小强,怎么这么让人讨厌呢?

    最好祈祷,她一辈子不会落到自己的手中,不然,一定有她好看,不刮层皮,放放血,难解心头之恨!

    周自珍重新坐到座位上,冷笑道:“好,很好!曾以柔,你成功挑起了我对你的‘兴趣’!说吧,你不是要做交易嘛?你的交易是什么?!”

    冬日里宽大的棉衣遮住了紧握的拳头,曾以柔唯恐自己退缩,道:“我不能被退学!我一定要继续读书!我会转学离开市一中的。这样,我和顾文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周自珍眯着眼睛,想着曾以柔的话语,这确实是一个温柔的办法,只是一想到就这样重拿轻放,就心里不爽到了极点!

    “不行,这样还不够!你说你离开市一中,万一,换了个花样,去了旁边的市三中,还不是在文韬身边晃悠!那我岂不是吃了哑巴亏,你觉得我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曾以柔认真地看着周自珍,多年跟客人打交道的经验告诉她,周自珍对自己的提议是感兴趣的,只是自己给的筹码还不够,所以,她没有答应下来。

    “好,你说,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你满意!”

    “离开石原市!不要再出现在文韬和我的家人面前!”周自珍毫不客气的下了驱逐令。

    曾以柔紧咬着嘴唇。

    还是要背井离乡!

    前世,她被退学,在石原市找不到接受的学校,家里附近又穿着难听的流言蜚语,她自从退学之后,就一直在家以泪洗面,从来不出门。

    曾若兰没办法,为了让曾以柔摆脱昔日的阴影,重新开始,直接带着她离开了石原市,流浪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定居在了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