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八章 发誓

第八章 发誓

    其实,只能说稳定了一些,用所有的积蓄买了一个小房子,两人都找到工作,简单而平静地在那个大城市里漂着。

    她是不是该庆幸,这次离开石原市,至少没有那么狼狈,自己不是被退学,可以顺利地转学,继续学习下去。而经历过一世的磨难之后,成熟的自己已经完全可以顶住流言蜚语的侵害,有足够的勇气去重新开始?

    她该知足了!

    不然,跟周自珍这样斗下去,真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前世,她已经失去了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失去了丈夫,失去了爱人的能力……

    太多的失去,让她懂得了妥协和退让。

    “好,我会离开石原市的!”

    曾以柔回答的太过于痛快,周自珍反而觉得不踏实,加重了语气,道:“你要发誓,有生之年,不准踏进石原市半步,不准再跟顾文韬见面,或者有其他任何的联系,否则你,不,否则你母亲将不得好死!”

    让一个人用自己发誓,失信的几率太大了!如果,让她最重视的人发誓,那么才能看出她的诚意!

    曾以柔眼里蹦发出浓浓的恨意,周自珍也是一个母亲,也有自己的母亲,怎么不懂得一个母亲对于儿女而言是多么神圣的词语?她竟然这样毫不犹豫地就让自己去赌母亲的性命,简直是欺人太甚!

    无论她怎么努力,到最后,还是让母亲跟着自己一起丢人,受罪!

    眼泪忍不住哗哗地往外冒着。

    周自珍说完,才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好了,看着曾以柔愤怒的样子,好整以暇地说道:“怎么?不敢了?还是你心里根本就阳奉阴违,想着背地里再跟我儿子接触?告诉你,没门!

    你最好现在就想清楚,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今天出了这个门,你不想离开石原市,都不可能!

    区别只不过是,我放过了,让你自己离开,或者,我不放过你,让你被迫离开!”

    曾以柔尝到了自己血的味道,混着泪水,十分的苦涩,咬破的嘴唇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心灵上的伤痛远远是这些皮外伤无法相提并论的。

    “我发誓!”曾以柔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周自珍,泪水模糊了双眼,抬起胳膊狠狠地擦了一下,语气认真而低沉地说道,“我发誓,我,曾以柔,有生之年,不会踏进石原市半步,不会再跟顾文韬见面,或者有其他任何的联系,否则,否则我母亲将不得好死!”

    周自珍这下终于解气了。

    既让曾以柔尝到该付出的代价,也成功解除了围绕在顾文韬身边的蝇营狗苟。

    别人都不知道,元旦当天,顾文韬他们班上了报纸。她出去跟人聚会,听到也有孩子在市一中读书的人冷嘲热讽,说什么顾文韬,“人不风流枉少年”,真是独领风骚的好孩子,不愧是大家出身!

    那些人话里话外都想着看热闹,她怎么能容忍?

    所以,她才想着今天来学校解除后患的。

    事情圆满结局了,终于神清气爽了!

    周自珍端起手边已经凉掉的茶,斜瞟了曾以柔一眼,道:“你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赶紧回去收拾东西,早点滚蛋!

    还有,曾以柔,不要让文韬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否则,我的怒火,你是承受不起的!”

    这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嘛?

    她已经退让了很多步了,也不差这点小事。主要是,她也不想再跟顾文韬有任何的交集了。

    她已经用一世证明了跟顾文韬有瓜葛,不会有好下场。

    就算她再笨,血和泪的教训,还是足够让自己明白该怎么做的。

    “你放心,从今以后,顾文韬对我来说,就是灾难和噩梦的象征,魔鬼的化身,我还有大好的青春,不会那么无知地跟这样一个只会让自己倒霉的人有任何瓜葛的。

    而且,我很乐意看着你们上演母慈子孝。你没有听说过嘛,爱得越深,恨的也越深。

    我十分期待,顾文韬在你所谓的母爱之下成长,也十分祝福,他看清你面目的时候,能承受得起这份卑鄙无耻!”

    周自珍气得青筋爆裂,手中的茶杯直接扔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在狭小的办公室里响起。

    曾以柔早有先见之明地躲开了,身上只是被洒到几滴。

    她已经不是前世二十多岁,只知道被动承受,默默挨打的小姑娘了,经历了生死离别,那些伤痛让她早就学会了成长,虽然不是十分强大,但是至少不再畏畏缩缩,遇事知道逃避,对于他人的伤害,也不再一味地承受。

    “你还敢躲!简直是反了天了!”周自珍起身,叉着腰,指着曾以柔,左右寻找着可以再砸的东西,结果这个办公室太过于简陋,她手边出了一堆的作业本,就什么也没有了。最后的理智告诉她,这些东西动,她儿子还在这个班级读书,犯了众怒,会影响到孩子在班级的形象。

    没有可以砸的,那就亲自上手吧!

    周自珍上前,张牙舞爪地准备给曾以柔一个教训。

    曾以柔扯扯嘴角,突然打开了房门,转身就往外跑。

    身体就这么横冲直撞地奔到了被人的怀里,忙喊着“对不起”,抬头一看,竟然是顾文韬。

    真的很意外哎,这可是前世没有发生的事情。今天发生了的事情,前世她是带着进了坟墓的。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脸色不好看的周自珍,心里爽极了。

    报应来的真快,真及时!

    哼,让他们母子慢慢斗吧!

    前世,她离开周家的时候,都没有跟顾文韬说一句自己在顾家被周自珍和顾文韬的姐姐股文艺欺负的话,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狼狈而逃的却也是自己。

    后来十几年,她每天都在问自己,她怎么就那么懦弱无能呢?往事简直不堪回首。

    现在终于有人也要跟自己一样遭殃了。

    她可是一直都知道,周自珍在顾文韬的面前从来都是表演着完美无缺的母亲形象,还没有失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