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十三章 身世1

第十三章 身世1

    难得,曾以柔能自己看清楚事情的本质,曾若兰心里的担忧少了很多,摸着女儿的脑袋,“柔柔,你自己能想开,妈妈很欣慰。

    不过,你想过以后的事情没有?比如,要转学去哪里读书?”

    曾以柔眨眨无辜的大眼睛,也是这个时候,才想起了还有这么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她这一天经历的太多了,从重生到跟周自珍斗智斗勇,再到跟曾若兰坦白,精神好不容易放松下来,还真没有想过以后该怎么办。就是前世,她构想了很多如果那些事情再次发生,她要怎么跟周自珍对峙,绝不再懦弱退缩,一定为自己和妈妈努力抗争,但是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例如,当时远离那个家,自己该如何生活,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

    此刻,她才特别的沮丧。

    前世,她都远离那个家,自己生活了那么多年,到头来,才发现,自己一直受着那些伤害自己的人的影响,没有脱离她们的束缚。

    她一直在顾家给自己做的茧子里,作茧自缚,还自以为是,从来不知道,其实,远离那些烦恼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断绝跟顾家的所有关系,不去想他们那些人,也不去在乎他们的感受和作为。

    好在,今生,重新开始了,不会跟顾家有任何的瓜葛,她可以自由地畅想未来的日子该如何精彩了。

    曾以柔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满是好奇地盯着曾若兰,道:“妈妈,你不问,我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还真不知道该转学去哪里!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离开过石原市,其他地方一点都不了解。

    妈妈,你这么问,是不是心里有主意了?

    快给我讲讲呗!”

    曾若兰对着女儿渴望的注视,犹豫了好几下,才有些拿不定主意地问道:“你觉得古县怎么样?”

    曾以柔努力地去想关于古县的信息,原来她吧,听着挺耳熟的,但是,前世她先是在省城待了几年,最后直接到了外省,对这些小县城从来没有上过心,又从何而知古县是在哪里。

    曾若兰看着摇头的女儿,长叹了一口气,有些怀念地说道:“古县是跟石原市相邻的林城市下的一个县城。说起来,我们其实是古县人,搬来石原市也不过才十几年的时间。”

    “我们是古县人?我怎么不知道?妈妈,你在骗人吧!”曾以柔一下子就坐直了身体,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母亲。

    不怪她这么大的反应,要知道,今生加前世,她也算是一共活了四五十岁的人了,可是,她们曾家的老家在古县,却是头一次听说。

    曾若兰拉住曾以柔的手,视线却有些缥缈,陷入了回忆中,道:“我没有骗你。

    说起来,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特殊,我原打算把那段记忆深藏在心里,不对任何人说起的。

    现在,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有些事情,也该跟你讲清楚了,省得一直过的糊里糊涂,日后让人给哄骗了。”

    “这里面还有什么故事?”曾以柔精神更加好了,激动地催促道,“妈妈,你快给我讲讲吧!我真是好奇死了!”

    曾若兰却更加迟疑了:“柔柔,这件事,跟你的身世有关,你真的决定要听吗?要知道,有些事情太糟心了,糊涂点,更省心!”

    她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上辈子跟曾若兰的年龄相仿,在她看来,除了顾家,真的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影响到她了。

    曾以柔反手握住曾若兰的手摇着,撒娇道:“妈妈,你就是说吧!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能不能承受得起?

    而且,妈妈,你不觉得我现在真的长大了吗?

    既然有关我的身世,我是有权利知道事情真相的。”

    也省得她跟前世一样,活得胡里又糊涂,竟然到死,都不知道这么大的秘密,连老家是古县都第一次听说!

    曾若兰咬咬牙,脸色不太好地沉默了一刻,才婉婉道来:“我们曾家其实一直都是古县人。我从小在古县长大,亲朋好友也大多在那里。

    只是,那年,我意外有了你,你姥爷不愿意我和未出生的你将来遭受别人的风言风语,就变卖了家产,带着你姥姥和怀孕的我,来到了陌生的石原市。”

    曾以柔一时听得有些发懵了,什么叫意外有了她?她父亲不是在她未出世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吗?一个遗腹子,堂堂正正,哪里会有什么风言风语?

    “妈妈,我不太明白,……”

    事情起了头,后面的话,就好说了。

    曾若兰摸摸曾以柔的头,道:“孩子,你可能也猜到我要说的话了。

    咱们家一直对外说的,你父亲已经出车祸死了,不是真的。

    你知道,妈妈年轻的那会儿,正好赶上知识青年下乡和那场席卷全国的运动。

    你姥爷家里也是有点家底的,当年在古县里,看情况不对劲儿,怕被划成资本家,就带着你姥姥和我回了老家,那个穷的只有二三十户的小村庄。

    在那里,我遇见了你的亲生父亲,然后,我们相爱了。

    可是,不等我们有一个结果,那场运动就结束了,村里的那些知识青年都纷纷活动着要回城里。

    正好,那年恢复了高考。

    你爸爸第一次,就考上了京都的大学。

    他走了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按照他留下的联系方式,发电话过去说没这个人。写了好几封信,也石沉大海。

    最后,怀孕的事情眼看就瞒不住了,我都准备离家出走,去京都找人了。

    一个从京都回来的朋友却在这个时候,告诉我,你爸爸已经结婚了,她还参加了他的婚礼,还跟我说,如果我不信,她可以托人弄一张他们的结婚照给我。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你姥姥先发现了我的异样,然后被你姥爷一诈,六神无主的我,就老实交代了所有的事情。

    你姥爷是个有成算的人,当即就问我,愿不愿意留下你。

    妈妈怎么能舍得下你?!就是你爸爸再混蛋,你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