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十四章 身世2

第十四章 身世2

    曾若兰抓紧女儿的手,像是这样子才能找到勇气,继续道:“你姥爷二话不说,就把事情揽了下来。

    第二天就收拾了家里的细软,然后,没有跟任何说,就出了一趟远门。

    半个月后,你姥爷回来,就对村里的亲朋好友们说,他有一个外地的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因为是孤儿,愿意我带着他和你姥姥,一起嫁过去生活,做半个上门女婿。

    不到三天,就真的来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咱们家就跟他一起来到了石原市。

    到了这里,我才知道,那个小伙子就是你姥爷的朋友的儿子,走这一趟,不过是为了走个过场,让村里人看一看。

    也是你姥爷的那个朋友帮咱们家买了这座房子,让咱们有机会在这里安家落户。

    之后的事情,你就大概知道了。

    你五岁那年,你姥爷到乡下去收鸡蛋,回来的路上碰到暴雨,过河的时候,河水暴涨,出了意外。你姥姥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不到一周,也跟着去了。

    最后,只剩下了我们娘俩相依为命。”

    曾以柔已经目瞪口呆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故事好熟悉呀!

    她记得前世,不是94年就是95年,那个时候她正跟曾若兰一起四处奔波,当然大部分是曾若兰出去打工,自己还在恢复心情。

    窝在出租窝里,看着黑白的小电视,有一段时间被一部电视剧给吸引的天天流泪不止。曾若兰一度以为她有想不开了。

    那部电视剧的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故事情节也忘得干干净净了,唯独那首主题曲里的几句歌词印象特别深刻:“美丽的西双版纳留不住我的爸爸;上海那么大,有没有我的家;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

    这就是电视剧集般的真实事件,还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太狗血了吧?!

    怎么前世妈妈没有跟自己说过呢?

    回想一下,不会是当初自己先是情绪不稳,然后在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说过什么伤了妈妈的话语,所以,她才把自己的身世瞒了下来吧?

    活了这么大,前世加今世,两辈子,突然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还可能活着,甚至是一个背信弃义、贪图富贵的小人,而不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小市民,心情比较复杂。

    不过,好在“爸爸”这个词,两辈子在她的生活里都不曾留下过任何的痕迹,除了初时的震惊,倒也没有其他的感受了。

    曾若兰看着女儿发呆,唯恐把她吓着,让她有心结。

    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真不该这么鲁莽地把这么大的事情也跟着抖出来,毕竟女儿还太小,怎么可能一下子接受这么多的信息?!

    她后悔极了,忙转移话题,道:“柔柔,你看今天这么晚了,不然,我们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曾以柔回过神,对上妈妈忐忑不安的眼神,浅浅地一笑,无所谓地耸耸肩,道:“妈妈,我没事,就是一下子听到这种事情,有些意外。不过,爸爸是谁,是不是真的去世了,在我看来,没有任何的区别。”

    曾若兰仔细看着女儿脸上没有任何的勉强,才安下心来,但是转念一想,又有些局促地问道:“柔柔,你会不会看不起妈妈,会不会觉得妈妈让你成了一个私生子,而感到不快?

    我知道的,这些年,你在外边跟小朋友们玩的时候,他们说过很多难听的话语,总是嘲笑你没有爸爸,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

    我一直不敢问你,就是怕你心里更难受,过不去那道坎。”

    如果是前世的曾以柔,在经历了今天的打击之后,又听到妈妈说出自己的身世如此的不堪,确实会有崩溃的可能,但是,她也是一个成年人,特别是经历了妈妈的离世,现在,在她的眼中,只要人活着,就是最好的事情了。

    至于其他人,其他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

    前世她活到四十岁,去世之前,仍旧孑然一身,也没有见所谓的亲生父亲找上门,可见,他们家跟那个陌生的人,是没有缘分的。

    既然,都是陌生人,不会再见面,何必再自寻烦恼呢?!

    曾以柔反过来安慰曾若兰,道:“妈妈,你想多了。以前你一直都跟我说,是爸爸去世太早,所以,别人说什么,我也没有多放在心上。

    现在,你跟我说,我的亲生爸爸还有可能活着,但是,那跟我们母女有什么关系?

    这都过去十几年了,他都没有找来,肯定也有了自己的家。

    对我们来说,对他来说,彼此都是遥远的陌生人,何必为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人伤心呢?

    妈妈,你不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结婚,是还在等着他,幻想着他回来找你吧?”

    说到最后,曾以柔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上下打量起了曾若兰。

    曾若兰恼羞成怒了,原本是怕女儿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怎么说到最后成了她想不开了,一个巴掌就呼到了曾以柔的脑袋上,没好气地说道:“说什么呢?你当我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吗?没事了,还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曾以柔摸摸被打的脑袋,委屈地说道:“又不是我多想了,谁让你这么多年,也没有给我找一个后爸。不然,我也不会有这种想法。”

    一个巴掌又呼到了她脑袋上,曾若兰翻了一个白眼,道:“你以为后爸是那么好找的?条件好的,看不上咱们;条件不好的,我都看着磕碜;好不容易条件相当的,又怕人心不好,让你过去受委屈。

    你以为,再找一个人,还要对我们娘两好,诚心跟我们过日子,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吗?

    我都找了这么多年,愣是没有遇到一个!”

    曾以柔一下子八卦心起,也不顾自己的脑袋是否会再次挨揍了,扒拉到曾若兰跟前,两眼亮得跟百瓦灯泡一样,问道:“啧啧,妈妈,你瞒着我不少事情吧?看你说的,那些条件好、不好、相当什么的……快说,到底这些年背着我,做了多少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