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十七章 未来规划

第十七章 未来规划

    因为那家房客说了明天就回来,要跟她们商量事情,对于有大把时间的母女两人来说,在古县多待一天也没有什么差别,还正好,趁着空闲的时间曾若兰带着曾以柔一起去逛逛古县。

    古县真的很小,比一个小镇子打不了多少,一共东西南北四条主街,外加很多个小巷子,然后就没有了。

    主要的商业街是一条横穿南北的小巷子,两边高矮不等的一间间简陋的房子,组成了古县最繁华的地段,卖着一些衣服、生活用品,夹杂着几个小饭店、理发店之类的。街道两边都是无数个小摊位,把本就不算宽敞的街道挤得满满当当的。

    她们不过是在街上步行了两个小时,就转遍了全县。

    这对在大城市里逛一个商场都要三四个小时,甚至一天的曾以柔来说,真的是太小了,太简陋了。

    想着自己真要在这么贫乏的地方生活好几年,还没有后世的网络,真真觉得头疼。

    不过,她想着自己来这里是为了读书,就自己现在的学习状况,也没有多少闲余时间,也就无所谓了。

    母女两人买了一包挂面,煮了一个挂面汤,配着街上买的五毛钱两个大馒头,晚饭就解决了。

    两人在古县没有带多少的东西,没有电视,也没有亲朋好友和邻居需要去串门,早早就在房子里大眼瞪小眼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说着说着,就说起了日后的生计。

    就古县现在的生活水平,一没有大的厂矿,二没有优势的开发资源,三没有四通八达的交通,真要多点什么,还真的好难。

    而且,这里人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从街头到街尾总是能遇到不少的熟人,跟个陌生人聊聊天,说不定还能找到遥远的亲戚关系。越是小的地方,越是需要人情和关系。

    可惜,她们母女两人十几年没有回古县,很多的亲朋好友都生疏了,曾以柔爷爷那辈子的人更是早就不联系了。

    这也就直接造成,曾若兰如果回了古县,根本没有合适的工作,她们将面临的就是坐吃山空。

    曾以柔想着她家的三家门面,心思一动,激动地说道:“妈妈,不然,我们在石原市的小卖铺里的东西就不要卖了吧!”

    曾若兰翻了一个白眼,道:“不卖,留着发霉呀?!”

    曾以柔从床上坐起来,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兴奋地说道:“妈妈,我们可以在古县开一个小买铺呀?!我们家有门面房,虽然在巷子里,但是周围都是住户,我注意到,咱们家附近并没有什么小卖铺,这不是正好便宜我们家了吗?”

    曾若兰也一下子精神了起来。

    她当初想着回古县,一是因为这里是她的老家,怎么也要比陌生的城市熟悉一些,二是她们家在这里有房子,也算是能安身立命。

    今天跟女儿一聊天,才发现,她忘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就是她以后该做什么来挣钱,不然,她们不得要去喝西北风。

    现在,曾以柔的提议,一下子就提醒了她。

    开小卖铺,这个她熟悉呀,她们家一直都是干这行的。

    说起来,这也是有家族遗传的。

    曾以柔的爷爷曾国昌民国的时候,才不到十岁,因为家里穷,那个时候又战乱不断,就跟着同村的人一起到了石原市做学徒。

    解放后,手里攒了一些闲钱,就回了古县开杂货铺。

    再后来,他看城里的形势不好,到处都是红卫兵,怕被划成资本家批斗,就早早地搬到了乡下,铺子也顺势关了。

    到曾若兰怀孕的时候,因为那个年代对未婚先孕这种事情容忍度特别低,还是在封闭的小山村里,曾国昌毫不犹豫地就决定带着全家搬离古县。

    他找到过去在一个当学徒的朋友,托关系用全部积蓄买了那个二室一厅的小房子,又从走家串户的小货郎,攒到钱开始做小卖铺,一家人这才在石原市慢慢落了脚。

    只是好景不长,他们家的情况才刚刚稳定下来,曾国昌就出事了,曾以柔的奶奶李英子也跟着一起离世。

    曾若兰一下子从懵懂的姑娘迅速成长起来,一边照顾着女儿,一边继续做着小卖铺,渐渐地撑起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现在,她们又要搬家,如果要重新做营生的话,还真的是继续做小卖铺合算,这样石原市的那摊子也不要着急处理了,可以雇一辆大卡车,把所有家当一次性全部拉过来,也不用她们一次一次跟仓鼠一样搬了。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跟家里的房客商量一下门面的事情了,之前太匆忙地跟人家说要搬回来住,就觉得不好意思了,现在又要收回一两间的门面房,怎么都觉得她们这主家太不讲理了。

    只是,现在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时候了,她们必须快刀斩乱麻地把事情尽快解决。她们觉得不好意思,可以把租金再降降,或者干脆不要了也行,毕竟对方替她们看了这么多年的房子,还照顾的这么好,就当谢意了。

    母女两人对未来了有了规划,十分的兴奋,两人聊到凌晨一两点,实在是撑不住了,才睡下。

    第二天,两人一起床,就用曾以柔的作业本开始写写画画,记下接下来她们要做的事情。

    上午的时候,她们家的大门再次响起,母女两人听到声音,出了房门。

    曾以柔第一次见到了她们家的房客,是一对祖孙,一个慈祥的老奶奶和一个青涩的年轻人。

    曾若兰一见来人,立刻笑着迎了上去:“周婶,你回来了!快进屋歇歇吧,大腊月天,这路上怪冷的!这是你孙子弈鸣吧?好多年不见,都成大小伙子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又拉拉身旁的曾以柔,道:“这是我闺女曾以柔,你以后叫她柔柔就可以了。柔柔,快叫周奶奶、弈鸣大哥。”

    曾以柔乖巧地叫了声“周奶奶、弈鸣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