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十九章 传奇故事

第十九章 传奇故事

    接下来的几天,曾若兰母女两人就忙活了起来,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把家里和小卖铺的东西都打包了,约好卡车。

    到搬家的那天,请了邻居家的几个男人,每人送了两盒好烟,一大清早,天才朦朦亮,就开始帮东西了。

    卡车发动的时候,已经上午**点了,曾以柔跑去买了一些豆浆油条给众人垫垫肚子。

    到了古县,就快中午了。

    这里还不像石原市一样,卡车就停在路边,就是搬上搬下的事情,卡车停在建设南路的巷子口,雇了人,帮忙搬东西。

    好在,曾若兰她们在石原市的时候,为了进货方便,早早就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后面的车厢还挺大的,能装的东西不少。这次搬家正好用三轮车一趟一趟运,能省不少的力气。

    原本,她们是计划要卖的,好几家邻居都来打听过,现在,她们有大卡车来搬家,自然,顺手就把三轮车给拉了过来。这可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不能缺的。

    等所有东西都搬好了,天已经快黑了。

    北方的冬天白天特别短。

    曾若兰原本要留卡车司机在古县将就一晚,不过,跑车的人,经常走夜路,也不在乎这段距离,当晚就要回石原市了。

    曾若兰利索地给了五百块钱的运费,让司机赶紧走人了。

    搬完了家,母女两人终于也心踏实了。

    周小梅给两人做了汤面,配着饼子,简单地吃了一顿晚饭,大家就早早歇下了。

    古县比起石原市,那是经济水平落后的那不是一点半点,最重要的是,大冬天的,石原市待在家里,有集中供暖,总是暖烘烘的,可是古县,根本没有这种好事,即便是在县城里,也是各烧各家的。

    上次两人在古县住了一晚,因为心里有事惦记着,但是没有太在意,毕竟当时搬家的东西也没有弄过来,条件本就不算好。

    现在,两人睡在大棉被里,还是半夜给冻醒了。

    早晨起来,母女两人都冻得直哆嗦,还不停地打喷嚏。

    她们都把搬家看得太简单了,以为只要东西搬过来,就够了,却没有想到,还有许多的东西需要适应。

    这不,周小梅看着瑟瑟发抖的母女两人,让她们趁着今年过年晚,小厂子还没有关门,赶紧去买一个专门用于在屋里取暖的炉子。

    并跟她们介绍,只是屋子不冷,就简单点,买一个烧煤球的炉子,有个温度就行。

    要是不经冻,就买个大点的烧炭的炉子,那个暖和。

    母女两人都是住惯有暖气的家,这要自己烧炉子,还真是多少年没有经历过了。

    可是,她们想要现在改成暖气,大冬天的又不好动工,只能等明年在收拾了。

    周小梅让钱奕鸣蹬着三轮车,带着曾若兰去了十几里外的炉子厂买炉子去了。

    曾以柔一个人在房间里待着复习初一的数学资料,看了一个多小时的书,脖子都有些酸痛了,从暖壶里用吃罐头的玻璃罐子倒了杯热水,隔着一层毛巾,暖暖水。

    转着脖子,干脆走出院子,晒着太阳,休息一下。

    静寂的院子,透过前面门面房的后门隐隐透出几个说话的声音,可是自家的小卖铺还没有开门呀?!

    曾以柔这才想起来,应该是周奶奶的裁缝铺子。

    她私底下问过曾若兰,这个周奶奶到底是做什么,怎么听说还会刺绣,挺神奇的。

    曾若兰顺便就给她讲了讲这段传奇的故事。

    周小梅老家原来是江浙那边的人,解放前,日本人占领了那里,她的家人就拖家带口一路北上,最后在古县的一个封闭的小山村里安定下来,因为那里太偏远,日本人也顶多就是一年往那里扫荡一两次。

    周小梅的母亲原本是一家绣坊的绣师,早就出师开始带徒弟了,周小梅就女承母业,也跟着学起了刺绣。

    后来,日本人走了,她们为了生计开始买卖绣品,在解放前后,就遇到了开始做货郎的曾国昌,渐渐相互成了老顾客。曾国昌卖绣布、丝线等给周家,周家把绣品直接交给他来卖。

    十几年的交情,在那个黑白颠倒的时代,曾国昌早早就把家重新安在了乡下。

    周家却不行。

    周小梅嫁给一个私塾先生,生了一个儿子。儿子也争气,去过京都读书,最后却甘愿回到林城市,跟他父亲一样,做了一个老师。

    没想到,那场运动中,被打成了臭老九,天天拉出去批斗,还让他们扫厕所,掏粪……

    她儿子和儿媳妇不堪其辱,留下才会走路的钱奕鸣,早早去世了。

    曾国昌知道之后,找到他们祖孙两人,悄悄带回古县,安排在了自己家。

    当年,钱奕鸣的父亲在林城市教书时,住的是学校分配的宿舍,即便是最后他们平反了,却没有过多的赔偿。

    祖孙两人只能继续在古县租房住着。

    曾若兰听着这些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是嘘嘘不已。

    昨天搬家的时候,太过匆忙,她并没有注意到那边裁缝铺子的情况。

    这会儿,闲了下来,有了好奇心。

    掀开厚重的棉布帘子,入目的是四面墙上挂着的各色布料,下面放着一张很长的桌子,上门放着布料、衣服、碎布块,还有卷尺、木尺等等,堆得满满的。

    另外一边就是两台不一样的缝纫机,也是挂满了东西,上门的墙上用布料做的许多布袋,装着丝线等东西。

    靠着门口的地方,放着一个小火炉,烟筒从门口的窗户伸了出去,此刻,那里围坐着三个妇女,烤着火。

    听到门帘的声音,房间里谈话声停了下来,都朝这边看过来。

    周小梅正站在长桌前,在一块布料上比划着,抬头看到是曾以柔,就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拉着她的手,到了火炉前,热情地跟大家介绍道:“柔柔,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里坐着的是咱们家的邻居,林婶、邢婶、李婶。

    这个小姑娘就是若兰的女儿,以柔,小名柔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