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二十一章 小卖铺

第二十一章 小卖铺

    说着,周小梅放开曾以柔,打开了一扇柜门。

    曾以柔眼睛一下子就亮得跟百瓦灯泡一样,瞪得老大,上前两步,看着柜子里一件一件挂的整整齐齐的旗袍,外边还套着塑料袋子。

    她伸出手,想碰又不敢碰,缩成拳头,又放了下来,转身,欲言又止地问道:“周奶奶,这些旗袍,……”

    “这些旗袍漂亮吧?”周小梅轻抚着衣服架子,感怀地说道,“这是我今年接的活,也就是这七八件了。人老了,眼睛和手都不中用了,就是有再多的活,也做不来了。

    不说这些丧气的话了,也就是你们今年搬回来的早,再过半个月,就要都交工,给带走了,你就是想开眼界也没有东西让你看了。”

    曾以柔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只能呆呆地看着,想凑近点又不敢。

    周小梅今天有心想给她看,自然不会只让她过过眼瘾,取下一件旗袍,摆到窗前的桌子上。

    “快,不要在那里傻愣了,过来仔细看看。”

    曾以柔这才慢慢恢复了意识,腿脚轻飘飘地飘过去,随着周小梅的介绍,沉淀下心,认真地听着。

    两个人,一个讲说的用心,一个听的仔细,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打破这个平静的是大门口的动静。

    原来,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曾若兰和钱奕鸣已经买炉子回来了。

    周小梅和曾以柔赶忙出去帮忙。

    那个炉子有一米多高,形状像一个炮弹,看着挺有份量的。

    曾以柔和曾若兰、钱奕鸣一起把炉子搬到东屋的客厅,大家都擦了一把汗。

    炉子买上了,还要买烟筒,要烧起来,还要买炭,琐事还很多。

    曾若兰听着周小梅的话,道:“婶儿,不用去买炭了。我今天在锅炉厂碰到以前本家的一个叔叔,他说有门路,明天让人先送过一吨无烟炭,让我们烧着。价格也谈好了,才三百块钱。听说是有煤矿的村子给每户发的,自己家用不了,就托人在外边卖。”

    周小梅点点头,道:“嗯,不贵,你这个亲戚还是挺靠谱的,倒是用着看看烧的暖和不暖和。有些人喜欢在好煤炭里夹杂不少的结石,烧不着,还容易把炉子给炼坏了。”

    这些都是老人的经验,曾若兰母女两人认真地听着,记在心里,这些东西,是她们过去十几年都没有接触过的。

    趁着天还没有黑,周小梅干脆带着曾若兰去买烟筒去了,这烟筒的质量不一样,口径不一样,买错了,不能用不说,还容易漏烟,造成煤气中毒。直接吓得母女两人胆战心惊,在犹豫着用不用烧火。

    周小梅好笑地说:“难道因为怕吃饭被噎着,就不吃饭了吗?用着的时候小心点,也不容易就会出事的,不见我用了这么久都没事吗?”

    曾若兰为了怕万一,烟筒都是捡最贵的买,她们家就剩她们母女两人了,真的是一点折腾都经不起。

    钱奕鸣和曾以柔也没有闲着。

    周小梅让钱奕鸣又带着曾以柔去离县城不远的一个砖厂,两人用三轮车去蹬一些废弃的砖头回来,明天把煤炭送过来,好用这些砖头给围起来。

    第二天上午又是整理煤炭,又是烧火。

    这样的生活,简直是太……忙碌了。

    小卖铺也终于整理出来,开业了。

    周围的邻居十分的给力,都好奇地跑过来看热闹。这一围观不要紧,买卖的双方,才发现彼此的生活习惯不一样,需要和供给有些不对等。

    比如,在这个时候的古县,大家都还是一斤一斤的打醋,袋装醋出现的太少了。

    不只是醋,食用油也是打着吃。

    烟酒之类的太高端的,也没有什么人买,大家要买也是低端的,日常能用的。

    各种零食倒是很受欢迎,但是也仅限于几毛钱的,上了一元两元的,卖的很慢。

    而顾客经常来买一些针线什么的,她们这里又没有。

    总之,一句话,就是这里的消费水平跟石原市差别太大了,彼此都需要互相适应。

    为了更好的跟古县的生活接轨,小卖铺里自留了曾以柔在看着,顺便没事了复习复习资料。

    而曾若兰,则忙着在古县的大小市场上跑着,顺便去了很多的小卖铺打探行情。碰到合适的,就批发点到自己的店里去卖。

    这一轮下来,等小卖铺渐渐地快被本土化的时候,曾若兰已经对古县的各批发点十分的熟悉,物价水平也有了了解。

    她随手在自己的一个笔记本上记着东西,对比着石原市和古县的差距。

    还真让她看出了一些门道。

    比如,日用品,油盐酱醋之类的东西,古县的批发价比石原市的还要高,应该是从地级市到县市又多了一层经销商的关系。批发少一点的时候,没什么感觉,量大的时候,就有了差距。

    再比如,石原市的商品品种特别多,就是小孩子的几毛钱的零食,她店里的比批发点里的还要全,还要看着上档次。有几样卖断了之后,好些小孩子还一趟一趟的来问有没有了,什么时候可以再买到。

    让人意外的是,几种大品牌的卫生巾卖了才几天,就全部断货了。

    而且,马上就要过年了,烟酒要多买一些吧,过年的鞭炮、对联等也要进一些,小孩子们到时候手里的零钱多了,玩具零食也要进一些。

    曾以柔虽然大部分的精神在学习上,但多年小本经营的敏感度,还是让她察觉到了商机。

    就跟曾若兰商量,让她年前跑一趟石原市,除了看看房子买卖的情况,就是多批发点卖的不错的东西,便宜的日用品也多带点。

    如果那些批发点有联系方式,可以给她们留一个,日后要货的时候,让他们直接通过省运的汽车站,让长途车稍过来,她们出运费,收到货物之后打款过去。当然,这仅限于十分熟悉的好说话的商家。这个年代,远没有送货上门这一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