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二十二章 过年了

第二十二章 过年了

    她们两人在纸上列了一大堆的东西和件数,特别是不少的零食包装特别大,也就是说,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曾若兰一个人去,根本拿不了,即便是可以通过长途汽车带回来,那也要能拿到长途汽车站才行呀!

    这是她们从石原市回到古县第一次进货,接着又是新年,要采买的东西才会这么多。日后,一部分让人给寄过来,一部分一次少进点货,就没有这么折腾人了。

    现在,她们急需要一个劳动力。

    然后,就又瞄上了在家闲赋的钱奕鸣。

    说来,这钱奕鸣长的十分的书生气,温文尔雅,帅气十足,却十分的低调含蓄,对外人更是十分的冷,很少跟邻居打交道,朋友也从来没有见过。

    用曾以柔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宅的不行的冰山。

    这样一个人,却十分的听周奶奶的话,只要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他都会尽力去做。

    就像上次去十几里外的厂子买炉子一样,虽然一路上跟曾若兰相互换着骑,但他作为一个男子汉,明显骑的时间要长很多。

    第二天给她们家收拾煤堆的时候,灰不塄腾的,最后搞得他一个白面书生都是灰头土脸,也没有见他有一句埋怨的话。

    在她们看来,他就是一个披着冰山外衣的乖巧的大男孩。

    所以,即便是才相处没有几天,打起他的主意来,那是一点含糊都没有。

    曾若兰一跟周奶奶说这件事,二话不说,就把钱奕鸣给招呼过来,要他放下手中的书,去帮她们的忙。

    钱奕鸣当场脸就垮了,长长地无奈地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曾若兰说风就是雨,对石原市的各个批发点,她可比古县的要熟悉多了。既然她们现在把单子都列了出来,第二天凌晨才五点两人就骑着三轮车去了汽车站等车,顺便把三轮车寄存了,这样回来正好拉货。

    小卖铺一夜之间就变得满当当的,周围的邻居有事没事都来围观了。

    别说,新颖别致的好货,着实十分受欢迎,生意已经像模像样的了。

    小卖铺上了正轨,曾以柔就不大往那边跑了,主要是那里太吵了,就是没有人买东西,也有邻居过来唠嗑,太影响她的学习了。

    要知道,曾以柔现在缺少的就是时间。

    现在,为了把初中的课程都一一补回来,她给自己列了严格的课程表,每天的具体任务都用表格列出来,要求自己定额完成。

    s省的中考内容,一共六门课,语文、数学、英语、思想政治、物理、化学。物理是初二开始学,化学是初三才开始学。

    曾以柔现在主要学的就是数学,每天上午的时间都用在这个上面了。

    物理化学主要是要背各种公式,理解各种概念,熟悉其中的应用,下午的时间都在复习这些。

    语文和思想政治主要是背诵,每天早晨她六点起来背一个半小时。

    英语,她已经用一上午的时间把所有的课本都大概翻看了一遍,对她现在的水平而言,没有什么大问题。

    晚上,就是对白天的功课进行再次温习。

    她着急地想在寒假后把内容都囫囵学一遍,初一的课程倒是现在学着容易,就算是几十年没有碰过这些课本,好歹她也是一个有四十岁灵魂的成年人,理解力要比十几岁的孩子高一些,怕是之后的课程会慢慢变难的。

    年前的日子过的忙碌又悠闲。

    曾以柔也就是看看书,四处帮曾若兰和周小梅一些小忙,有时候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有时候在小卖铺或者裁缝铺的火炉旁看书。

    年前,曾若兰又去了一趟石原市进货,这次,钱奕鸣主动要求去帮忙。

    上次他们去石原市的时候,在一个批发点旁边看到有做书本批发的,他上午去书店买点书,中午两人约好了地方见面,下午带着货物,再一起回来。

    日子经不起细数,就到了年前。

    这一年的年夜饭,虽然她们搬了家,还是在条件不太好的古县,桌上的饭菜也没有往日的丰盛,却过得要比往日热闹。

    家里多了两个人,周小梅和钱奕鸣,左右的邻居因为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都会串串门,欢声笑语都没有停过。

    年夜饭后,周小梅年纪大了,精力不够,聊聊一会儿天,就先去休息了,自然钱奕鸣也跟着回了西屋。

    只剩了曾若兰和曾以柔看春节晚会。

    对曾以柔来说,这个年代的晚会真的没什么看头,各种设备和背景十分的粗糙,还是用十九寸的黑白电视,看惯了超大轻巧液晶屏幕的电视,真的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

    她干脆拿着物理课本,窝在妈妈旁边看了起来。

    曾若兰跟她说了好几次话,她都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搞得刚才她也没有了兴致,推推女儿,道:“不看晚会了!你回自己房间看书吧,我也早点休息了!”

    曾以柔抬头看着妈妈失落的样子,她也不是不想多陪陪妈妈,可是她内心里毕竟是一个更她同龄的人,商量事情,她可以一起分析情况,帮着主意,彩衣娱亲却是有些做不来了。

    这也算是有得必有失吧!

    太乖巧了,有时候就变成了无趣。

    压下心里的内疚和无奈,各自回了房间休息。

    大年初一,一大清早就到处都是鞭炮的声音,呼吸的空气都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在无时无刻地提醒着众人,过年了,过节了。

    小卖铺的生意今天特别好,曾若兰忙得吃饭都是端过去,在铺子里吃的。

    曾以柔就在家里安静地看着书。

    周小梅出去串门了,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也是有不少的老朋友。

    钱奕鸣难得今天没有看书,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透过东屋的窗户看到那个认真的声音,他好奇极了。

    说来,他们两个人也是有不少的共同之处,他从小是跟奶奶一起长大,租着别人的房子,开着裁缝铺。而她是跟妈妈一起相依为命,家里也是做着小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