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二十五章 倾诉

第二十五章 倾诉

    “只是这样吗?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那么你换一个班级,或者顶多换一个学校,没有必要换一个城市吧?”

    钱奕鸣说到这里,都有些心疼眼前的女孩子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会愿意离开熟悉的环境,谁会想从繁华的大城市再回到偏僻的小县……

    算了,他还是不要问了,他明知道自己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半途而废有多不值当,伤了对方的心,抹黑了对自己的认知,还没有解决问题。

    但是,心太软,怎么办?

    “唉,好了,我不问了……”

    曾以柔一直低着头,听着那长长的叹息声和无奈温柔的声音,她突然就哭了。

    原本,她以为自己十分坚强,已经看透了这些陈芝麻的往事,能真的无视曾经的伤害。

    现在,才发现,自己哪里是曾经放下了,根本是在前世的阴影里从未走出过。

    她所谓地离开省城,就是远离顾家,远离了伤害,其实,那些不过是自欺欺人吧!

    她不过是把自己裹在了自己的象牙塔里,不去接触,不去想,不去看而已。

    笨拙而懦弱的她,前世除了逆来顺受地活着,为了生计奔波,她还做过什么?

    就像今生重新来过之后,她才发现自己错过了多少的东西。

    比如,连自己老家在古县从来也不知道。

    比如,她的自私和胆小,让妈妈到死都没有说过自己的身世。

    比如,她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家人,爷爷奶奶的过去,妈妈的艰难和伤痛。

    比如,她出走多年,都没有回去给妈妈扫过一次墓。

    ……

    前世的自己活得太失败,太窝囊,太自以为是了!

    现在,还是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逼着自己去面对真相,逼着自己看清楚内心,才学会了检讨,学会了应该怎么活着。

    这份迟来的顿悟,让她轻松的同时,又充满了沉重。

    这些复杂的情绪一下子涌上心头,身上背负的太多,让她快喘不过气来了。

    今生如此,厚重而痛苦的前世也是如此。

    不由自主地就想哭,想找个一个人倾诉。

    特别是当有个人,来关心自己,来开解自己时,才发现,她其实一直都十分的脆弱,她也需要安慰,需要开解……

    曾以柔的抽泣声一下子让钱奕鸣手足无措起来,他长这么大还没有面对过女孩子的眼泪,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

    手伸在半空中,想要抱抱她安慰一下,又觉得太唐突了。

    可是,什么也不做,又心疼的不行。

    “你不要哭呀!我都不问你,也没有逼你要说的意思了!

    我只只是想帮您!

    就像,就像,……今天上午我更你能够坦白地说出我爸爸的事情,是因为我真的放下了,并因此为戒,好好努力做到更好!

    我是不想你还继续沉浸在过去的往事中。

    有时候,远离那些根源,并不一定就能解决了问题。

    只有自己的内心想开了,强大了,就是现在再去面对那些伤害,也会有勇气、有能力,变得从容淡定!

    ……

    啊,……

    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我真是太多管……”

    “不,奕鸣哥!”曾以柔听到钱奕鸣的自责,忙抬头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就是想起以前的那些事情,心里太难过了。

    想着自己以为真的都过去了,被你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真正跨过这个坎!

    我觉得自己太懦弱了,所以,才忍不住哭起来的!”

    钱奕鸣一听不是自己的问题,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才拉过旁边的凳子,坐在她跟前,谨慎地思考了一下,道:“你能想开就好了!

    这样就足够了!

    我也不是一个爱打听别人**的事情,那么这一页,我们就翻过去了。

    你冷静一下,我们还是好好复习课本吧!”

    虽然还落着泪,曾以柔心里却通透了,轻笑着,道:“可是,怎么办?奕鸣哥,我觉得自己想通了好不够,非要跟人倾诉一下,让你给分析分析,我做的对不对,这样,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奕鸣哥,你不会不想管我了吧?

    你刚才可是十分严厉地批评我,把我都吓哭了的!

    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我就继续哭给你看,然后跟周奶奶告状,说你欺负我,说我笨,不想教我了!”

    被人讹诈,还觉得心里高兴。

    钱奕鸣觉得自己有受虐倾向了!

    他用力揉揉曾以柔的脑袋,道:“真是太可怕了,我这是遇到小魔女了,有理也说不清!

    哎,我勉强就当一回知心大哥吧!”

    曾以柔怕自己一会儿有没有了勇气,忙道:“我没有跟那个人谈恋爱!

    我就是跟他是同桌,被他拉着去练习跳舞,在元旦晚会上表演了一个节目,当然这个节目没有在学校的表演清单上。

    元旦过后,那个人的妈妈就找到我,非说我勾引她儿子,还要用职权让我退学。

    我害怕了,就跟她说,我会转学的。

    可是,她觉得我转学还不行,逼着我用我妈妈发誓,必须离开石原市才行。

    不然,我们就要承担严重的后果。

    我跟我妈妈说了这件事。

    我妈妈二话不说,就给我办理了转学手续。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回老家,毕竟这里我们有房子,妈妈也曾在这里长大,要熟悉些,有什么事情也好解决。

    然后,我们就遇到你了。

    之后的事情,你就全部知道了。”

    钱奕鸣双臂环胸,上下打量了一番,才挑着眉头,问道:“你真的没有喜欢过那个男生?我怎么听着你的话,你对他还余情未了呀?”

    曾以柔猛地站起来,激动地说道:“我没有!”

    “嗯……”钱奕鸣抬头看过去,明明是坐着,却气势碾压了她。

    曾以柔被看得心虚了,丧气地坐回到座位上,颓废地说道:“好吧,我承认,我当时是喜欢过他。

    可是,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了!

    被他那凶巴巴的妈妈吓得半条小命都快没有了,我和我妈妈还那么狼狈地从石原市逃到古县。

    我可真没有那个胆量去喜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