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二十九章 重视

第二十九章 重视

    晚上,两家人坐在一起吃晚饭。

    曾若兰听到了周奶奶要收曾以柔为徒的消息,高兴得手舞足蹈,语无伦次。

    又听到钱奕鸣说曾以柔还犹豫过,抬起手,她的后脑勺又挨了一巴掌,疼得她眼睛都泪汪汪的。

    可惜,在座的三人,全然不去关心她的感受,已经开始热火朝天地商量拜师礼怎么进行。

    他们现在的条件都不算很好,周奶奶就提议少点客套,直接磕个头,认个师父就行了。

    师父虽然这么说了,曾若兰却不敢这么做,拜师,还是学习人家家传的手艺,那是多么荣幸的事情,而且曾以柔日后多一门手艺,就多一条出路,怎么听着都要比她一辈子守着一个小卖铺好得多。

    她也希望女儿能够多跟人交往一下,虽然她不说,但是这么多年来,因为私生女的身份,女儿很少能交到朋友。现在又因为这个,平白无故地被人赶出了石原市。

    其实,除了曾以柔的事情,还有一方面,她也想给女儿换一个环境生活。

    这样,她可以重新开始,不用去在乎别人的闲言碎语。

    以前,她不敢搬家,是怕女儿不容易接受新环境,如果在新地方,再次出现这些对她不好的流言,那就是毁灭行的打击。

    顾文韬的事情,是一个机遇,还让曾若兰看到了一个足够坚强和努力的女儿,所以,就顺应着搬了家。

    这些被动的理由都是负面的,她一直不希望,以前的事情继续影响女儿的成长。

    但是,现在被周奶奶收徒学刺绣,就不一样了。她有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又有了一技之长,这足够她变得自信起来,那么再受到什么打击或挫折,也可以更加坦然和从容地面对。

    就当她悲观吧!

    她只是她的母亲,不可能一辈子都照顾她,陪伴她,做她的坚实后盾。

    她希望,女儿拥有足够的自立和自信,能够面对充满变数和未知的明天。

    这些,她作为一个母亲,一直都没有能力给她。

    现在,有了周奶奶这个大师级别的师父,她安心多了,踏实多了。

    曾若兰跟周奶奶和钱奕鸣说,她知道该做怎么做,让他们不用操心。

    躲开两个孩子,曾若兰跟周奶奶问一句附近有没有什么好的阴阳先生或者师婆,她好去让人给卜个好日子,拜师总不能太随便了。

    周奶奶对这件事显然不如她说的仅是随口一提,也十分重视,就对曾若兰说,她在古县住了一二十年,这里她熟悉,这件事就她去做。

    曾若兰也知道自己在古县还没有什么根基,就随了周奶奶。

    主要是,她着急怎么寻找拜师礼。

    现在大过年的,商店都关着门,她这十多年打交道的人又大多在石原市,要准备一份看着隆重又不让人反感的礼物,实在是太费心了。

    日子很快就定了下来,正月初六。说是,正月里就三个好日子,除了初六,就是十九、二十六。

    曾以柔和钱奕鸣过了正月十六就要开学,到时候人不齐,总是让人留有遗憾。

    曾若兰一咬牙,初六就初六吧,这不是还有四天的准备时间吗?

    接下来的日子,曾以柔就成了三头六臂的能手。

    学习这一面,那是万不能放下的,好在还有钱奕鸣一直辅导,明明学习的时间变少了,进度却非一般地串了上去,质量还比她一个人瞎琢磨强了好多倍。

    刺绣这一面,虽然还没有正式拜师,周奶奶也开始给曾以柔鼓捣起初学者需要的物件,时常还要把钱奕鸣拉去做参谋。

    小卖铺这边,曾以柔经常性地外出,留了曾以柔在看店。

    初四,曾若兰掐指一算,东西还是少不少,在古县买不齐,需要去石原市走一趟。

    但这个时候的客运站,还没有开始正式运营,每天的车次都少的可怜,直接打听了初五的火车班次,一大清早,天还没有亮,就出发去了火车站。

    一直到傍晚,她才风尘仆仆的回来。

    这一趟回来的,手里神秘兮兮地提了一个大包裹,说是明天要用的东西。

    第二天,吉时是上午十点。

    曾若兰一大早就起来,开始准备着。

    曾以柔起床之后,已经看到自己客厅正中间的八仙桌上摆的满当当的,竟然有十分新鲜的水果,当然品种十分的贫乏,也就是苹果、橘子、香蕉、桃子,反倒是在他们这里常见的大黄梨一个也没见。

    她逮着曾若兰,就提议把她们年前才买的一箱大黄梨拿出来摆摆。

    曾若兰翻了一个白眼,点点女儿的脑袋,怒气不争地解释道,梨同音离,怎么能在重要的场合摆放呢?就是桌上的苹果,那也是正宗的红富士,一个就五六块钱,这还是拖了关系才买到的。

    曾以柔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五六块钱一个苹果,在二十多年后,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才九四年呀!

    老天爷呀,她老妈太下血本了!

    她都不敢问橘子和香蕉,她又是在哪里花了多少钱买的了。

    除了水果,还有其他的饼干糕点之类的拼盘,连那个金光灿灿的香炉,她都看着眼熟。

    现在,离十点还远着,她想着帮曾若兰劈一下香吧,有香炉不烧香,说不过去呀!

    曾若兰再次刷新了她的眼界!

    买的香都是一盒一二十元的无烟香,一根一根整齐地排在盒子里,根本不用她去劈开。

    要知道,她前世曾若兰去世之前,她给爷爷奶奶上香的时候都是买的两三块钱一把的香,虽然后来技术越来越好,但是仍旧需要一根一根劈开。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呀!

    此时,曾以柔也终于认识到了曾若兰对自己拜师的认真,忍不住也跟着看重了起来。

    周奶奶看着曾若兰的样子,都有些觉得太浪费了,想说两句,被钱奕鸣给拉住了。

    人家对自己重视,而且东西都现成了,再去拒绝,反倒是落了对方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