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三十章 拜师(打赏、推荐票加更)

第三十章 拜师(打赏、推荐票加更)

    时间过得很快,匆忙间,就到了吉时。

    曾以柔先是跪拜了祖师爷,接着是跪拜师父,给师父敬茶。

    周奶奶给了她一份见面礼物,是她这两天刚托人从临城市买回来的,一份齐全的刺绣新手工具,并解释道:“绣针,我才拖人给打上了,还没有做好。你现在是初学,也用不了一套针那么齐全,再过半年,等你有了一定的基础,那套绣针也应该做好了。到时候,我正好教你真正的入门。”

    曾以柔心算着时间,再过半年,应该就是中考结束,放暑假了。

    看来,她这师父是算准了时间,等着到时候,给她恶补了。

    这也算是良苦用心。

    拜完师,曾若兰捧了一个长条形的盒子过来,双手递给周奶奶,说是拜师礼。

    周奶奶当着众人的面,打开盒子,是一段丝绸。

    周奶奶有些浑浊的眼睛一下子变得亮堂堂的,轻抚了一下绸缎,又拿出来展开,激动地说道:“这是有‘寸锦寸金’之称的云锦!这光亮的色泽、精致的图案、无以伦比的工艺,真是太漂亮了!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亲眼看到这么好的东西。

    若兰,这太贵重了!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快把这云锦还回去吧,我们这样的家庭用这个太奢侈了,主要是也没有地方可以用。

    好东西,只能用来压箱底,太可惜,也太浪费了,不值当。”

    曾若兰把盒子又推回到周奶奶身前,道:“周婶,这个并没有费多大功夫。

    我以前在石原市认识的那家人,前几年去南京旅游买的。

    可是,她呢,又不会买,只买了这么一段,不大不小的,不够做一件衣服,做成小的手帕之类的,又浪费,就一直搁着。

    为这,她没少跟我唠叨。

    这不是柔柔要拜师学刺绣,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件事,专门回石原市找到她,问这云锦还在不在。

    她一听我要买,高兴地只要当时原价的七折,就卖给了我。

    我呢,对这些绸呀缎呀,做衣服什么的,都不了解,也就是看着这东西稀奇,才想着买来做礼物。

    这稀奇的东西,只有在你这懂行人的手里,才能真正发光发热,不浪费。

    所以,婶子,你就不要推辞了,收下吧!”

    曾以柔也跟着说道:“师父,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要是不收,我妈不是白跑腿了吗?再说了,人家高高兴兴地把东西卖给了我妈,我妈要是再还回去,人情没了不说,怕是还要得罪人。

    你呢,就安心替我妈把这东西给浪费了吧!”

    周奶奶手抚着云锦,眼中有不舍,又觉得太贵重,不太好意思接受。

    钱奕鸣心里一酸。

    不过是一段不太大的丝绸,他奶奶就喜欢成这样子,还觉得受之有愧。

    这些都是他们这些做子孙的不孝呀,都比不上一个外人的用心。

    “奶奶,曾姨说的对,物尽其用,这好东西只有在识货的人手里,才能发挥它最大的用处。

    再说,不就是一块丝绸吗?

    等我日后工作了,有工资了,咱们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不用,放在那里压箱底也高兴。”

    周奶奶看着众人殷切的目光,也就坦然地收下了,把云锦叠好,重新放在盒子里,对钱奕鸣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话呢!等你有工作了,能买得起了,我也老得眼睛看不到了,还要那些绸缎做什么?!

    把这些好东西买来,只是压箱底,你是存心让我看着心里难受吧?!”

    钱奕鸣看奶奶没有不自在了,开玩笑地说道:“谁说到时候那些绸缎没有用处了,你绣不了,还有你的好徒弟呢!到时候,咱们就负责买,然后让她给你绣。

    这样不是就不浪费了吗?

    还物尽其用!

    多好的主意呀!”

    “师侄!你越界了!

    我要怎么孝敬师父,那是我的事情,你就不用编排这些有的没的了!”

    曾以柔听着不爽了,什么叫物尽其用?她是物件吗?立刻就挤兑上钱奕鸣了!

    钱奕鸣炸毛了!

    “你叫我什么?师侄?论辈分和年龄,我可是都是你堂堂正正的哥哥,再瞎叫,看我不收拾你!”

    曾以柔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可没有叫错!

    我拜了周奶奶为师父,就跟你妈妈是同门师姐妹。

    这么算下来,你可不就是我师侄吗?

    乖师侄,叫一声师姑听听!”

    “还想当我的长辈,我看你是皮紧了,欠收拾!”

    钱奕鸣被怼得无法反驳,不讲理地就抬手要收拾某人。

    曾以柔离开跳开。

    两人都是老大不小的人,平日里一个比一个装的稳重老成,现在倒是成了小孩子,玩闹了起来。

    周奶奶和曾若兰看着欢快的两人,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两个相依为命的家庭,机缘巧合,有了牵绊,反而变得圆满起来。

    周奶奶因为有了徒弟,更有了活力和动力,变得精神奕奕。

    曾若兰因为曾以柔拜了师,又跟钱奕鸣学习,学会了有用而且能傍身,人也变得开朗活泼起来,欣慰的同时,生活也有了奔头。

    钱奕鸣有了一个妹妹,奶奶在自己读书的时候,能有人陪伴,照顾,更加没有了后顾之忧。

    曾以柔因为拜师,生活开启了新的一扇窗户,又多了一两个真心相待的人,心境也跟着开阔了起来。

    她前世活到四十岁,重生归来,并不是真正的才十来岁、没有经历的小姑娘,虽然人的本性并没有多少的改变,还是内向,不善跟人交际,但对充满未知的生活,不管是否艰难,却都充满了从容和淡定。

    至少,不再如前世一样,给点温暖,就掏心掏肺地把人给赔进去。

    四个人,两个家庭,紧密地相连起来。

    在这边过着温馨的新年时,远在京都的火车站贵宾候车厅,顾文韬一家人正在这里悠闲地吃着早餐,周自珍不停地忧心忡忡、恋恋不舍地跟顾文韬交代着生活的小琐事,毕竟,这是顾文韬第一次跟他们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