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三十二章 试探

第三十二章 试探

    要知道,周家祖上可是有人在清朝做过大官的,留下的东西那都是宝贝,虽然那场运动让他们损失了不少,也不至于一件都没有留下。就是她母亲的首饰她小时候也是见过不少的。

    她从此更加不愿意回娘家了。

    周自珍被这么一打搅,也续不起慈母的情绪了,大家都安静地吃着饭。

    至于顾文雅则小小年纪带着厚重的眼镜,跟她爸爸一样翻着书看,当着透明人,一点都没有少女的气息。

    顾文韬提着行李,上火车把家人都安顿好,看着火车徐徐开启,消失在视线中,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肩膀也跟着耷拉下来,感觉就是呼吸的空气也十分的新鲜。

    跟周自珍不同,顾文韬更愿意跟周自重亲近,大概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更加纯粹,少了算计和势力。

    只是,以前周自珍一直给顾家姐弟三人灌输着舅舅不好的话语,两家人又不在一个地方,大家都相安无事,也不相往来。

    这次,他们回京都过年,周自珍为了面子,要回娘家走亲访友,不得已才重新有了交集。

    跟周自珍对周家不冷不热的态度和言语不同,顾文韬一跟周自重聊天,就喜欢上了这个不迂腐又文质彬彬的舅舅。

    顾文韬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其实,周自重这个舅舅每年都有给他们家寄包裹,只是他从来都不知道。

    现在,仔细回想起来,确实是见过几次周自珍拿回家的包裹,但是她都说是他大伯家送来的,也就没有在意。

    原来,他误会了舅舅这么多年。

    而且,周自重在听说顾文韬要留在京都上学时,犹豫了一下,让他这段时间有空,来一趟他家。

    至于顾文艺和顾文雅,倒是没有对这个舅舅有太多的感想。

    择日不如撞日,今天都出门了,时间还早着,不如就去一趟舅舅家。

    大学开学都过了正月十五,周家人也没有多少亲戚,早就走完了。

    周自重的儿子周致远比顾文韬大一岁,今年已经读高三了,早就出门玩去了。

    他妻子也出门跟朋友聚会去了。

    顾文韬过去的时候,家里只有周自重一个人,窝在书房里,看着书,练练字,倒也十分的悠哉。

    顾文韬一进书房,就被书桌上摆放的文房四宝给吸引了,对着周自重的墨宝,那是一阵的猛夸。

    周自重虽然对自己的字十分有自信,但外甥这么夸赞,还是多了几分的害羞,忙拉着他坐在了一旁的茶几上,两人喝起了茶。

    周自重看似不经意地问道:“文韬,你一直跟着父母亲在石原市生活,怎么现在突然想回京都读书了?”

    顾文韬仍旧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简单地解释说,自己是为了考大学更方便。

    周自重才不信呢!

    他这个外甥,虽然这些年很少接触,但是貌由心生,看他那淡泊的气质,就知道不是一个为了利益而走捷径的人,更何况,他在石原市的省重点中学读书,一直都名列前茅,考一个京都的好大学,本来就是举手之劳,根本不用费这么大的心思。

    怕是,周家那边,也是看出了顾文韬有了自己的主意和想法,想着都是自家优秀的子孙,留在身边,观察观察,培养培养,日后才好更加发光发热。

    现在听着他走心的解释,周自重是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斟酌了半天,他才重新开口,道:“文韬呀,你对你妈妈是什么看法?”

    顾文韬喝茶的手一顿,抬头看过去,有些不明白了,舅舅跟自己谈他姐姐,真是稀奇的事情。

    在他看人,舅舅是个好人,但是他妈妈那么绝情,这些年都没有把他寄包裹的事情跟其他人说,如果不是今年过来拜年,周致远问自己前段时间自己托他爸爸给自己寄的复习资料好不好用,他们都还瞒在鼓里。

    这种亲情,作为知识分子的舅舅,那样清高,还怎么会再去拉下脸,跟他妈妈谈亲情?

    那么不是谈亲情,难道是跟自己讨论他妈妈的坏话,怎么自私薄凉吗?

    舅舅看样子不像是一个背后说人坏话的人,至少聪明人都不应该对着那人的儿子来说坏话,简直跟自掘坟墓没有什么差别了。

    那么,他该怎么回答这个看起来简单,却让人无语的问题呢?

    “舅舅,子不嫌母丑。我觉得吧,不管是我妈妈怎么做错事,至少她对我们家人来说,她的心,从来都没有变过。

    或许有些时候,方式让人不喜欢,想法太过于霸道,这些都不是我们做子女的可以妄加评论的。”

    周自重一听有门,至少不是一味地盲孝,还知道周自珍有不讨喜的地方。

    “文韬,不知道,你妈妈跟你讲过以前的事情没有?就是关于你姥姥姥爷的。”

    顾文韬摇摇头,对这两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他也就是小时候远远地见过一两眼,并没有怎么接触过。就是他们去世的消息,也是他们一家回京都到顾家拜年的时候,听到的。

    周自重料想到周自珍跟周家不亲近,对自己不待见,因为周老爷子和周老太太把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他。

    但是没想到,在她的心里,怕是对父母都没有一点的亲情在了。

    这样的亲姐姐,说真的,他觉得断亲其实挺好的,至少不用担心被气死了。

    他长叹了一口气,神情带着几分的伤感,道:“你妈妈真是一个狠心的人呀!

    当年,因为咱们周家都是教书的,并没有多大的背景和后台,在京都也是最先遭打倒的。

    你妈妈为了不受牵连,竟然,直接公开跟家里脱离了关系,拒不承认是周家的人。

    你爸爸为此,在我们离开京都的时候,悄悄来跟我们道歉。

    可是,直到你姥姥姥爷平反,都没有等来你妈妈的一句道歉。

    她还埋怨上了我们,觉得她的工作不能调回京都,只能在当地从农村转到城市,是我们跟顾家说了什么,才没有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