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三十三章 掉了马甲

第三十三章 掉了马甲

    周自重讲到这里,忍不住摇摇头,道:“哎,她怎么就不想一想,大家都在一圈子里生活,她能在危难之时抛弃自己的父母,为了时局而牺牲掉自己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即便是当初没有在顾家出事的时候弃了你爸爸,但,如果,那个时候,她有了更好的机遇和发展,还会是这样的选择吗?

    这个,顾家人不能保证,我想你爸爸顾德纯都没有这个自信。

    这种情况下,顾家人怎么可能对一个明知是白眼狼的人另眼相看,多加照顾,并放在重要的岗位上呢?

    也就是你爸爸本性淳厚,顾家兄弟心齐,不想自己的弟弟太过于难为,所以没有雪藏你妈妈。

    偏偏你妈妈这些年心高气傲,沉迷于官场的尔虞我诈,愣是没有看明白这个局。

    这算不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周自重边说着,边故作漫不经心地观察着顾文韬的反应。

    顾文韬借着喝茶的动作,避开了周自重一点也不掩饰的试探,心里些许的迷雾,在这个时候也散开了。

    以前,他一直如周自珍解释的那般,是为了照顾顾德纯的工作,所以一直留在石原市,没有怎么调动。

    可是,顾家在s省并没有多大的根基和人力,放任自己的嫡亲弟弟一家在这里,虽然说京都的关系吊着,但在他看来跟流放没多大的区别。

    至少,他几次在京城,跟本家的人一起接触,时常能察觉出其中的差距。

    还有,他大伯顾德信,更是很多次明里暗里地暗示他,让他一个人到京都来读书。

    对此,他爸爸并没有多大的反感,偶尔还会跟他说在京都读书的好处。

    倒是周自珍以前一直以他年龄太小为由,不让他来京都。

    原来,是在周自珍没注意的时候,已经掉了马甲。

    可惜,他们这些家人,却没有察觉出来。

    用新的思路来看问题,他才发现,有许多事情,自己都没有看明白。

    今年,他跟周自珍提出留在京都的时候,她能这么痛快的同意,他其实挺惊讶的。

    照他的猜想,应该是刚发生曾以柔的事情,两人关系闹的太僵,又觉得石原市的资源太过于参差不齐,想让他在京都得到更好的发展。

    现在,听着周自重讲以前的事情,还分析其中的道理,他怎么觉得好像另外有隐情呢?

    虽然,他不想再往坏处想,但有些问题却不是逃避就可以视而不见的。

    顾文韬没有先问出心里的疑惑,而是试探性地问道:“舅舅,既然我妈妈和姥姥姥爷都相当于断亲了,这些年,我也没有见到妈妈带我们回周家,你们为什么还一直坚守着给我们家寄东西呢?”

    周自重很是欣慰地看向顾文韬,如果一个人不是心里坦荡,是不会这么直白地问出这么敏感的问题,就连顾德纯那样只会做学问的人,也心里有愧,不曾这样问过。

    他有时候,就在想,其实顾德纯,其实对周自珍的所作所为都心知肚明,只是为了维持那些表面上的温馨和幸福,选择性地遗忘了这些。

    他一直没有彻底断绝跟周自珍的关系,一方面是自身的原因,一方面何尝不是想给那对心里只有自己的夫妻添点堵呢?!

    “如果,我说,是为了你,你信吗?”

    “为了我?”顾文韬对这个答案,惊讶万分,要知道,他跟周家都没有怎么打过交道,也没有真正相处过,怎么就成了因为自己呢?

    周自重看着顾文韬,目光里充满了温和和怀恋,道:“其实,你跟你姥姥姥爷生活一段时间的,可能你那个时候,年纪太小已经不记得了。

    那个时候,你姥姥姥爷才刚平反,原先的大学重新返聘他们回去上课,给的待遇都非常不错,不但有房子,还提了级别和待遇,并给他们申请了一部分的补偿金。

    你妈妈知道后,就带着才一岁的你,找上了门,想跟你姥姥姥爷修复关系。

    你姥姥姥爷那时候身体正在恢复期,心里自然对你妈妈当初的选择十分的不舒服,就让她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把人给打发走了。

    可是,她心有不甘,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带走你,希望能通过你,再次让他们心软。

    你姥姥姥爷是真心喜欢你,一边留了你在家里照顾了半年,看着你长大,从蹒跚的学步,到能够走的平稳,从牙牙学语,到能清楚地叫人,蹦出一两个新鲜的词汇。

    致远只是比你大一岁,平日里还老是吃你的醋,觉得你姥姥姥爷更疼你。

    这边闹完脾气,又转身跟你玩的不亦乐乎,家里到处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你姥爷曾私下里问我,是不是对你妈妈太过分了。一个人悄悄地找到顾家,希望他们能多帮帮她。他老人家那样一个正直而骄傲的人,当年下放的时候,都没有跟人低声下气地说过一句话,临了,为了你妈妈却把面子里子都搭进去了。

    可惜,你妈妈是个不知足的人。

    你姥爷希望你能在京都本本份份地当个老师,她却一心从政。

    顾家大概也是想让她放弃这个念头,知难而退,就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是回京都,一所重点中学任职,一是放弃回京都的机会,留在石原市教育局做个小科员。

    你妈妈义无反顾地就选择了后者。

    你也知道,你爸爸当年也是收到返校通知的,到最后,也不知道,你妈妈怎么说通了他,让他带着你们三姐弟一起留在了石原市。

    当时,她来抱走你的时候,还说了很多阴阳怪气的话,更是认为你姥爷根本不爱她,不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当场就气得你姥姥姥爷喘不上气来。

    你走之后,他们更是病了好长时间。

    ……

    说来,可能,官场才更加适合她吧!

    看看,她现在都是不大不小的一个局长了。”

    顾文韬听着另外一个版本的过去,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脸上满是羞愧,替自己的妈妈所作所为脸红,为姥姥姥爷舅舅他们抱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