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三十五章 清单

第三十五章 清单

    他结婚晚,只有致远一个孩子。

    他们周家和他妻子的娘家也都是普通的读书人家,并没有多少的权势可以借助。

    虽然不屑于周自珍的所作所为,但是却不能否认权势有时候也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在满地都是权贵的京都。

    他跟周自珍那是不可能亲近起来了,如果,顾文韬,他这个亲外甥能跟他们家关系不错,日后,能拉致远一把,也未尝不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周自重倒也十分干脆,直接说道:“既然你也看了遗嘱,我就把里面的东西都给你吧!”

    “舅舅,我还小,还寄住在大伯家,你给我这些东西,我也没地方放呀,还是先放到你这里吧!我也放心!”

    顾文韬刚才可是看了,他的那一份里,有房产,有珍贵的首饰等东西,他一个才十六岁的小孩子,现在哪里需要这些东西。

    周自重自顾自地起身去拿东西。

    书房里的书架,是那种老式的,上面是一格一格的隔断,下面是有一米高左右的柜子,都上着锁。

    周自重从书桌带锁的抽屉里,取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最里面的一个柜子,捧出了几个大大小小的盒子。

    他把东西都摆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对着遗嘱上列着顾文韬清单的那一页,开始清点东西。

    顾文韬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他以前最多也就是过年拿的几千块钱的压岁钱,这都够他显摆很久,让人羡慕嫉妒恨了。

    现在,明显不是那么点小打小闹。

    他有些坐立不安,手足无措,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自重看着轻笑了一声,就开始细说起来。

    “文韬,这里面,头一份的是一处房产。

    我们现在住的这座两进的四合院,是祖产,你姥爷自然留给我和致远。

    不过,在你妈妈出生的时候,他就给她开始准备嫁妆。要知道,古时候的人,都是这样富养女儿的。

    第一份,就是给她准备了一座房子。

    那个房子就在他任教的京都大学附近。当时那里都还是一片偏僻的农田,是个带着前后院的五间平房。那个时候的房子十分便宜,你姥爷就当置办家业,后来又加买了一套。

    前年,那边城区改造,拆迁修楼房。我们一家换了两套房,一个是一百四十平方的四室两厅,一个是一百二十平的三室一厅,还带两个地下室,商家还送了两个停车位。

    这些面积都是实打实的,咱们也算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对了,为了方便,我找人把两家的房子换在了一起,一家一层,底上楼。

    房子我都简单装修过了,地板和墙体、顶、水电,都已经现成了。

    只是,想着你和致远都还小,现在用不着那房子,怕我们的眼光跟不上时代,以后流行什么装修风格,你们自己再去折腾。

    这是房产证。

    因为以前是你姥爷的户口办的,所以,当时,就沿用了我的名字。

    你在京都读书,你大伯应该把你的户口也要办过来吧?

    等你拿到了户口本,我带你去看看房子,顺便过一下户,也算是完成我的任务。

    这两个一大一小的首饰盒,里面装的都是你姥姥当年的嫁妆,原本准备给你妈妈的,她结婚都没有通知你姥姥姥爷,也就没有给她。现在直接都传给你了,里面的首饰,你姥爷都细细地在遗嘱里记载着,你对一下物件。

    还有几幅名人字画,虽然不是什么大家的,但也有些年头了,谁不说价值千金,但收藏价值还是有的,你小心保存着。

    最后这些,是一小匣子的银子和两根金条,金银虽然是俗物,却也是最实用的。远不得不说,就是你还没有能力挣钱之前,如果遇上什么难事或想做什么事情,这些东西就能用上。

    你不要嫌东西少,你姥爷是一个穷教书匠,能攒下这一份家业,并留到我们手里,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顾文韬诚惶诚恐,忙拘谨地说道:“舅舅,这些已经超出了我的接受能力,怎么还会嫌少呢!

    我长这么大,就是再五谷不分,也知道我们家的家底,连在京都买一座三室一厅的房子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我还一下子有了两套,还是靠近京都大学那样好地段的。

    姥姥姥爷的这些首饰字画,光是看这些包装的盒子,也是价值不菲,我都快被突然的暴富惊得心脏都快蹦出来。

    舅舅,你说的太少不是谦虚,是炫富,知道吗?”

    周自重看着顾文韬稚嫩的脸庞挂着严肃的表情,还责怪自己在炫富,忍不住笑出了声。

    “文韬,咱们家才哪到哪呀!你们顾家那才就有钱有势呢!

    你不要看你爸爸跟你舅舅我一样是一个教书匠,他手里的资产,可比我们整个周家都要厚实。

    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些,怕是你爸爸的资产一早就在你大伯手里放着,后来国内的形势不好,你爸爸和你妈妈结婚又匆忙,还带着几分你妈妈的算计,所以,才一直没有分给你们吧?

    我只要一想到,你妈妈穷忙活了半辈子,到现在都没有摸这边,心里就忍不住幸灾乐祸。

    文韬,你不会觉得你舅舅心胸狭隘吧?”

    顾文韬扯扯嘴角,哭笑不得,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能说,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他闷葫芦一般的爸爸其实是大财主,他是官二代,又是富二代?!

    至于,周自珍的感受,哎,他已经不想评述了。

    也许是只有站在高处,才能看的更加清楚,眼界才能更为宽阔吧!

    就像他,如果还偏安一隅,在周自珍的“羽翼”下,怕是即便成人了,仍旧是非不分吧?

    “舅舅,我妈是我妈,我是我,你笑你的,我敬我的,不是一回事,也谈不上我来评价长辈。”

    “你个小滑头!才这么点大,就开始给我打马虎眼了!”周自重边笑骂着,边朝他招手,“快我来看看东西,点点清单,我就把遗嘱收起来,也算是完成你姥爷给我的重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