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四十章 事情缘由

第四十章 事情缘由

    顾文韬其实挺羡慕他们父子之间互动的。

    顾德纯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他的话大概都留在了课堂上,回家之后,很少跟家人交流。

    平日里,他都感觉不到父爱是什么。

    也就是这次他决定要留在京都,知道周自珍一个给他一百五十元的生活费之后,在临行前,悄悄地塞给了他一千块钱,让他有急用或者交朋友的时候用,如果不够了,就给他打电话。

    顾德纯手里没有钱,顾文韬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工资本在周自珍那里,从来都没有给过他。平日里他除了买书或者跟人应酬需要钱,都是直接跟周自珍报备,才能领取的。

    这样一个人,他攒下一千块钱,给自己,他怎么能不感动,同时也怀疑这钱的来路呢?

    他当时就把自己的疑惑问出了声。

    顾德纯第一次对顾文韬无声地笑得十分灿烂,道:“我是把工资上交了,但是我还会写论文,搞学术,什么研究经费,稿费之类的,一直都没有断过。我留着这些钱,有时候会帮助一下贫困的学生,或者跟朋友出去喝点小酒。

    儿子,我可是把家底都交给你了,你要是把我给出卖了,你以后想要小费,可就没有金库了!”

    那是他长这么大,跟顾德纯最亲近的时候。

    他当时已经十分满足了。

    可是,看着现在舅舅和致远哥的互动,才突然发现,他其实渴望更多的父爱。

    周自重也不是一个顽固、不知变通的人,而且,这房子过几天,就过户给顾文韬了,他想怎么做,他这个做舅舅的只能在一旁提提意见,约束一下他,其他的并不想管的太多。

    他可以让顾文韬去出租地下室,还可以在学校帮忙问问有没有什么靠谱的学生,但是他要知道他怎么怎么这么着急地急功近利。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见钱眼开、不知所谓的孩子,那么就算是他看走眼了,他们周家又出了一个自私自利的功利分子,大不了,日后都远之好了。

    “文韬,舅舅不拦你出租房子,也没有权利去拦你。但是,作为你的长辈,我还是想知道一下,你为什么这么积极地想把房子租出去挣钱?

    据我了解,就算是周自珍想通过你来实现自己的工作调动,但是虎毒不食子,她不应该连面上应该给你的生活费都克扣吧?

    就算是,她真的要这么做,顾德纯就是再窝囊,也该出个声才对!”

    顾文韬看着周自重说话都带着火气了,忙道:“没有,没有,我妈妈给我生活费了,我爸爸还悄悄给我了一笔零花钱,我不是因为这个才要着急把房子租出去的。”

    周自重板起脸,严肃地低喝道:“那你这么着急地要租房子出去做什么?”

    顾文韬转头向周致远求助,周致远耸耸肩,给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顾文韬知道自己如果不说出个所以然,顾忌周自重能日后不让自己进家门,沮丧地低着头,解释道:“我这次来京都读书,其实是在石原市出了点事情,我跟我妈妈有了分歧,不想继续争吵下去,最后母子情分都给吵没有了。”

    周自重一听这是事出有因,刚才绷紧的情绪一下松懈了下来,又泛起了好奇,是什么事情,能让顾文韬这样一个乖乖宝贝,连孝子都维持不下去了。

    他继续绷着脸,故作严肃地说道:“什么事情?很严重吗?”

    周致远在一旁,也竖起了耳朵,觉得在厨房这里听还不过瘾,干脆拖了椅子,搬到了周自重和顾文韬旁边,满眼都是毫不掩饰的八卦。

    顾文韬知道自己这样含糊其辞是过不了关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说出了真相,说不定还能得到外援,然后就把事情娓娓道来。

    “……事情就是这样。

    曾以柔因为我拉她做舞伴,被我妈妈逼着转学,并离开石原市。

    我当时在门外听着那些话,几次都怀疑那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是不是被人调包了。

    可惜,事实就是事实。

    曾以柔的妈妈当天下午就来学校办了转学手续,我找到她,想跟她说,希望能帮点忙。

    可是被冷嘲热讽了一顿,问我能帮什么忙,拿什么帮忙,还怕我,忙没有帮上,反倒让曾以柔连学都没法上了。

    我这段时间,在石原市,想做点什么,才发现,处处受我妈妈的制约,好像我微微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有人告诉她,就有人倒霉。

    所以,我想着,今年真好来京都过年,大伯又时常跟我提起,让我在京都读书的事情。

    我还不如,直接留在这里读书。

    这样,天高皇帝远,我妈妈就没法知道我的行踪,而且,她还有些怕大伯,我也不怕她跟大伯细细追问我都干了什么。”

    “这确实是周自珍能做出来的事情,”周自重心里同情了顾文韬一把,已经心软地想帮忙了,“不过,你说了半天,我只是听到你忏悔了,也没有听出这跟你要出租房子有什么关系呀?”

    事情已经开了头,说出了因,之后的话,就好说了。

    顾文韬认真地继续道:“舅舅,我想看自己能不能帮到曾以柔和她妈妈。

    我也是这件事之后,才从别人口中知道,曾以柔家里只剩下她和她妈妈相依为命了。

    两个女人在这社会上生活,还有了我妈妈这件事,要被迫去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肯定会十分的不容易。

    我想看看,我能不能资助曾以柔读书,也算是我进了自己的一份薄力。”

    周自重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人家当初不屑于你的帮助,现在会突然接受你的嗟来之食?!真是想的简单!”

    顾文韬迷茫地看着周自重,道:“那,舅舅,你说该怎么办?我也就这点能力了,我不知道自己除了这个,还能再做点什么。”

    周自重也突然被问住了,可是他不能在外甥面前掉马甲呀,故作高深地说道:“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你可以找到对方,问问对方的意思,再做决定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