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四十三章 打断你的腿

第四十三章 打断你的腿

    目光扫过大门口,看到熟悉的人,未语先笑,再看向旁边的人时,笑容一下子凝固在了脸上。

    钱奕鸣看见曾以柔调皮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直道:“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他的调侃落地,却没有听到该有的反驳,惊讶地看过去,才发现曾以柔一直看着他的身后。

    他转身看过,又看到已经石化的顾文韬。

    再转过来,看过去。

    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还没有等他去问出心中的疑问,小卖铺里,曾若兰听到钱奕鸣回来了,知道他是去接他大学老师让他帮忙的人,想着怎么也要在这里住两天,在一个院子里,总要打个招呼,才算是有礼貌,就跟着走了出来。

    脸上的笑容,在看到顾文韬时,一下子消失干净,变得乌云密布。

    “这位同学,我们都躲你躲了这么远,你怎么还好意思再找过来?是觉得我们家柔柔被你害的还不够惨吗?还是你妈妈权势滔天,觉得手还能伸到林城市,要柔柔连书也读不下去了!

    真是阴魂不散!

    你走吧,我不管你来找谁,但是我们家的大门,你就是一步也不能进!”

    钱奕鸣如果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就罔顾了自己学霸的智商。

    谁能想到事情会这么凑齐,简直就是冤家路窄的节奏!

    “我说,你不会就是来找柔柔的吧?”

    面对钱奕鸣试探性的惊疑,顾文韬紧绷着脸,点点头,目光却看着曾若兰,认真地说道:“曾阿姨,我是来找曾以柔的,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可以放心,我妈妈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曾若兰双手环胸,圆目微瞪,道:“你说你不知道,真是可笑!你从石原市跑到古县,好几天不在家,你妈妈能不知道,不要到时候露馅了,又要来诬陷我们家柔柔,害的我们又是有理说不清!”

    “阿姨,我是从京都过来的,我妈妈在石原市,并不知道我来了古县找人。而且,京都那边,我也安排好了,跟我舅舅说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他愿意帮我把事情瞒下来,给我打掩护。

    所以,你看,我是有了万全的把握,才来古县找人的,不是想给你和曾以柔带来麻烦的。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问钱师兄,他是看着我从京都开过来的火车上下来的。”

    顾文韬知道自己要是说不清楚,原本的好事,肯定要变成坏事,帮忙变成结仇,一点也不敢含糊的解释着,还不忘祈求地看向钱奕鸣,向他求助,让他作证。

    钱奕鸣下意识地点点头,说道:“啊,他是从京都的火车上下来的,这趟车从京都过来,过了古县,才能到石原市,他应该没有撒谎。”

    曾若兰瞪了一眼拖后腿的钱奕鸣,道:“我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我们家就是不欢迎你,请你离开我们家!

    奕鸣,你回不回来?

    我可要关门了!”

    钱奕鸣这会儿是左右为难,这边是家人,那边是老师介绍来的人。

    说什么顾文韬也是第一次来古县,就算是不看在老师的面子上,他良心也过于不去。

    哪怕是他现在就把人在送回火车站呢,反正他也算是完成任务了,不是找人吗?这人还没有找,就见到了。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曾若兰已经一把关了大门,“砰”的一下,那声音大的把人都吓了一大跳,耳朵还有回音。

    钱奕鸣表情都有些崩溃了,苦着脸,看向顾文韬,道:“我说,人也看到了,过的挺好的。

    曾姨不待见你,不想加你,你干脆就回京都吧!

    要我说,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见面,才是对彼此最好的结局。”

    顾文韬盯着紧闭的大门,目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移动过,道:“你不是我,所以,不知道,这件事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不然,我也不会离开石原市,不会从京都找到古县来。

    现在,我找到人了,不说开,不道歉,得到原谅,我是不会离开的。

    钱师兄,真的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现在就找到人!”

    钱奕鸣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别扭呢?感觉自己像是背叛了党和组织,回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曾姨和柔柔说清楚事情的原委,该怎么道歉了。

    真是让你给拖累的……”

    顾文韬匆匆给了他一个道歉的眼神,在他家门口的石墩上坐下,眼睛看着大门,就不再说话了。

    钱奕鸣一看这架势,得,这是要打持久战了!

    他支好自行车,犹豫着是陪着顾文韬,还是先从小卖铺那里进家里看看情况。

    曾若兰甩上了门,还觉得不解气,看着院子里发愣的曾以柔,心里顿时那股无名火烧得更旺了,上前,一把拽住曾以柔的胳膊,就要把她往家里拉,直道:“我跟你说,你赶紧给我回屋里待着去!我们家跟他们家那是从一开始就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在这里给我犹豫不定!

    我看着火大!”

    曾以柔站在原地踉跄了一下,反方向用力拉了一下曾若兰。

    重生以来,曾以柔一直都十分乖巧听话,还从来没有反驳过曾若兰,就是自己有些意见跟她不一样,也会婉转地提醒,讲道理,再改变曾若兰的看法。

    这次,她却直白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妈妈,我想出去见见顾文韬。”

    明明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水滴到油里,炸了!

    曾若兰气得跳脚,额头都快迸出青筋来了,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还要见见他?你知不知道,是他害的我们家从石原市狼狈逃到古县!

    我从出事,到现在,说过你一句重话没有?

    我不就是怕你心里有负担,怕你真的对那个小子有了什么莫名其妙的感情吗?

    你知道自己才多大吗?十六岁!

    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读书,不是什么早恋!

    你要是敢再见那个臭小子,我就,……我就,我就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