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四十六章 我的心愿

第四十六章 我的心愿

    曾以柔歪着头,迷茫地问道:“顾文韬,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到底找我做什么来了?

    我们是在谈我和奕鸣哥之间的关系吗?

    可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文韬被这突然的问题给惊的咽错了口水,呛得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劲儿来,心虚地说道:“我这是关心你!你说说,我们做了半年的同桌,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有一个这么亲近的奕鸣哥,我能不担心你是不是被人给骗了吗?”

    前世怎么就没有觉得顾文韬这么啰嗦,爱管闲事呢?

    曾以柔撇撇嘴,道:“我妈妈都觉得奕鸣哥不错,你瞎担心什么?

    再说了,我们家,我妈妈,现在最着急的事情,就是跟你撇清关系,不要再被你们家给折腾了!

    你妈妈要是知道你来找过我们,还不知道要怎么把我给撕了呢!

    我们家小,再也经不起风浪了。

    所以,顾文韬,我们不要谈那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了,直奔主题,说你来古县的原因吧?”

    撇清关系还来不及!

    无关紧要的问题!

    她在说下去,是不是顺口就要说,直接也是无关紧要的人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直接费了这么大的劲儿,从石原市折腾到京都,又从京都折腾着跑到这个低头就能碰到熟人的小县城,不就是一个笑话了吗?

    顾文韬不停地对自己说,要冷静,要冷静,这才压下心中的无名火。

    “我没有跟你说吗?

    我已经决定留在京都读书了,过两天回了京都,就去办理转学手续。

    我现在住在我大伯家,这才来古县是我舅舅给我打的掩护。

    所以,我妈妈是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她现在手里头一大堆的事情,根本管不过我,甚至以后也多没有多大的机会再来管我,影响我了。

    你不用这么着急地跟我撇清关系!

    以我们之间的关系,继续联系下去,也没关系的。”

    曾以柔心想:没关系才怪!他能跟周自珍断绝母子关系吗?只要他们是母子,就算是两地分离,一个不小心,还是有机会露馅的,到时候她们还有哪里的家可以搬?她再转学吗?她就是心成年了,可也是不喜欢一直去适应新环境,做没有根的浮萍。

    她摇摇头,一脸梳理地,坚定地说道:“顾文韬,你还不明白吗?非要我把话都说得明明白白吗?

    我不想跟你,跟你们家有任何的瓜葛。

    我们已经从石原市搬到古县了,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们再也没有其他的退路了。

    你们家对我们家来说,就是洪水猛兽!

    你也看到了,我妈妈刚才的态度,那是一谈起你们家就色变,暴走。

    我就是为了让我妈妈安心,也不想跟你再联系了。

    所以,我才站在这里,把话跟你说清楚,彻底断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就算是我求你了,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家吧!”

    顾文韬听着曾以柔残酷的哀求,心一下子就被撕裂了好多快,有些踉跄地后退了两步。

    她怎么能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这对他公平吗?

    人人都喊着要公平,可是谁想过,给他一个公平的机会?

    “这就是你的心愿吗?”

    曾以柔看着顾文韬受伤的表情,一瞬间有些心软了,脑海里闪过前世两人谈恋爱时最甜蜜的时光,镜头一转,又回到了她临死前,看到顾文韬最后一面时的情景。

    他们,注定是没有缘分的!

    心,又变得坚硬如铁!明知道,直接这是亲手把自己最爱的人从生活中剥离,会撕心裂肺的疼痛,前世,她就没有勇气这么做,所以,才选择了不告而别,逃避这种没出息的自己。

    没想到,重生了,还要经历这种抉择。

    也罢,就把前世没有做到的事情,今生都好好地做到,也算是对她窝囊一生的一个交代。

    她挺起胸脯,坚定地说道:“是我的心愿!

    顾文韬,你不该来古县,这里没有你值得留恋、需要你的地方和人。

    请你就当作从来没有来过,赶紧走吧!

    我现在就去给了找来奕鸣哥,让他送你回火车站。我记得晚上有一趟过路车,终点应该就是京都。

    你回去吧!”

    说完,不等顾文韬再说什么,怕自己犹豫,转身就跑了。

    那边,谈着心,曾若兰伸着脖子,一直看着大门口,想知道外边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奶奶见曾若兰心神不属的样子,就说道:“若兰,你要是太闲了,就去做饭吧!这都大中午的了,有什么事情,还有吃饭重要呀!”

    自从曾以柔拜了师之后,两家就把灶台合到了一起。钱奕鸣过了十五就离开,这边就只剩下周奶奶一个人,她们也不过是娘俩,三个人在一起吃饭,还能热闹点。

    曾若兰一看时间,再看看大门口,咬牙去做饭了。

    钱奕鸣看着两人离开,干脆把自行车推进了大门。

    他看了看忙碌起来的曾若兰,就着院子里的小凳子,坐在周奶奶身边,道:“奶奶,曾姨没事吧?”

    周奶奶平时都会跟曾若兰一起在厨房做饭,今天想着她需要冷静一下,就没有进去。

    晒着太阳,眯着眼睛,斜瞟了一眼孙子,道:“能有什么事?”

    钱奕鸣又凑近了一些,小声地问道:“曾姨这是怕柔柔早恋,小小年纪就被人给拐跑了吧?我看,曾姨那是小瞧柔柔了,柔柔说不定能给她拐给厉害的上门女婿呢!”

    “你瞎起哄什么!柔柔怎么也是个女孩子,现在年纪又小,我们担心她吃亏上当,还错了不成?”周奶奶瞪了一眼孙子。

    钱奕鸣赖皮地笑了笑,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促狭地问道:“这算不算是曾姨在相看女婿?

    奶奶,当年,我爸爸要娶我妈妈的时候,你不是也担心我爸爸被人给骗了,想过折腾一下我妈妈,验证她是不是真心呀?”

    周奶奶这才忍不住直接给了他后脑勺一个巴掌,生气地说道:“说什么呢!你爸爸妈妈也是你能编排的吗?没大没小的!”

    钱奕鸣缩缩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