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四十九章 反驳

第四十九章 反驳

    所谓的不着调的事情,就是再说自己了。

    那是不是说自己对曾以柔的影响还挺大的,虽然这影响有些不大好,但是知道她对自己不是无动于衷,真的那么绝情,这个黑锅他十分愿意去背。

    顾文韬脸微红,道:“有没有什么我可以赶忙的?我才高一,刚中考完,对初中的知识更加熟悉一些。”

    给把梯子,还要爬墙呀?

    钱奕鸣小瞧了某人的厚脸皮,坚定地决绝道:“不用了!你也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我一个马上考研的人,知识和见解,还能没有你深?!”

    顾文韬也不气馁,再接再厉地说道:“我是没有你的知识深厚,但是我作为一个刚中考完的学生,更了解需要注意的事项和内容。”

    “曾以柔也是刚参加完中考才半年,我也没有见她知道什么注意事项和内容!”钱奕鸣忍不住怼回去道。

    这又可比性吗?

    他和她的智商,根本不能划等号,好不好?!

    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却是不能说出口的。

    顾文韬通过刚才的谈话,忽然意识到自己找到了跟怎么跟曾以柔继续交往下去的办法了。

    学习!

    他们可以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她重新复读,自己就比她高一年级,自己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学习笔记和经验,学过的资料都交给她,这样算不算也是帮忙?

    她应该不会拒绝的,对不对?

    心里有了主意,顾文韬就不再纠结学习这个问题了,开始打探起了其他问题:“奕鸣哥,你们家和以柔家怎么住在一个院子里?是以柔家租了你们家的房子吗?你知道她们母女两人为什么会搬到古县来吗?我看这里挺小、挺落后的,她们从石原市过来,适应吗?”

    钱奕鸣“啪”地一声,把书本扣过去,瞪向顾文韬,不客气地说道:“顾文韬,我刚开始见到你,还觉得你虽然年纪但是,能一路从石原市,再到京城,最后找到古县,就为了道歉,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值得让我帮忙。

    可是,我现在,特别的后悔!

    你不是有担当,你是别有居心!

    你跟我说实话,你千里迢迢跑到古县来,到底是因为单纯的钱奕,还是因为喜欢我们家柔柔?

    我告诉你,柔柔现在还才读初中,经不起你这高门大户的折腾!”

    如果是来古县之前,他能理直气壮地告诉任何人,他就是只为了良心。

    可是,再次见到曾以柔,看到她对别人笑的那样灿烂,听到她对自己如此绝情,他心里突然就特别的不甘心!

    他还有好多话要跟她说,还有好多心愿没有了解,也许他现在,还不能确定自己的心意,但是,就这样,一刀两断地再也不联系,他做不到!

    顾文韬挺直了腰背,不让自己输了气势,道:“奕鸣哥,我只想对你说,我对以柔绝对没有坏心,只是想尽自己所能,帮助她而已。”

    钱奕鸣冷哼一声,道:“你所谓的帮助,就是藕断丝连吧?

    顾文韬,做人不能太自私!

    因为你一时的放不下,让别人一世都活在得不到的期待中。

    这不是帮忙,这是结仇!”

    顾文韬不服气地说道:“你凭什么认为我只是一时的放不下,如果我能坚持下去呢?如果我能喜欢她长长久久呢?”

    “那又如何?你们就能够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幸福一生吗?”钱奕鸣再次冷哼一声,道,“你不要忘记了,你还有一个强势到容不下任何不如意的母亲!

    柔柔,她们怎么搬到古县的,你忘记了吗?

    你现在可以拍着胸脯,对我说,你能让你妈妈真诚地、没有任何芥蒂地、能把柔柔当作自己女儿一般看待吗?

    你不能!

    甚至,在我看来,你那妈妈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单从这一点上来说,你和柔柔就不合适,你就给不了柔柔想要的幸福,不能守护好她的幸福!

    所以,顾文韬,离她远点!

    最好,不要再跟柔柔又任何的瓜葛了!

    这才是对她最好的帮助!”

    顾文韬不甘心,试图想着反驳的话语:“我们以后不一定要跟我妈妈在一起生活,各过各的,不互相打扰,不就可以了吗?”

    “那你就有能力,各过各的时候,再过来找柔柔!现在,你还只是一个高中生,请你高抬贵手,让柔柔能有一个平顺的学习环境,不要去经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她学习分了心!小心她日后,会恨你一辈子!”钱奕鸣不用质疑地否定了他的想法。

    “我现在还是不可以,那你呢?

    你就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你就能守护好她的幸福吗?”

    顾文韬眼睛都红了,仇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这时,他才有了浓浓的危机感。

    曾以柔有这么优秀的男生在身旁,哪里还会想起自己?

    他明知道不应该这样顶撞,可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钱奕鸣一阵错愕,然后,脸上挂起了轻笑,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我为什么要回答?

    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我的所作所为都不会影响到柔柔的学习,对她还有帮助,就可以了!”

    说完,突然觉得跟顾文韬在这里扯这些有的没的,太没意思了,还不如好好看会儿书,给曾以柔抓紧时间,做点学习笔记,来得实惠点!

    在他看来,现在的顾文韬,就是有些魔怔了,等他回了京都,时间长了,自然就会放下这些青春期的自我妄想。

    房间里一时安静了下来。

    顾文韬也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他刚才那些话语,太冲动了,现在回想起来,他都有些不明白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他是对曾以柔的感觉不同于其他人,但是,他真的做好长久的打算了吗?他对她的感情,已经深到他开始考虑长久的问题了吗?自己懂得长久是什么意思吗?

    不,他不懂得,甚至从来都没有认真地想过这些问题。

    刚才只是下意识地想反驳回去,不想被人小看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