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五十四章 我的债

第五十四章 我的债

    就是在钱奕鸣走之前,有一个小插曲。

    顾文韬给曾以柔寄来的练习册包裹到了。

    那小两千块钱的事件,才过去,曾以柔还没有来得及缓一口气,这又是一个炸弹袭来,把她都快给炸蒙了!

    曾若兰那是拉着她,关了房门,要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曾以柔,你给我说!你不是跟我保证,说是跟那混小子断得一干二净,以后没有任何瓜葛了吗?

    现在,这些书,又是怎么回事?

    你看看这包裹寄来的日期,那是他才回了京都,就跑去买书,寄包裹了!

    看看这些书,那一本不是一二十块钱?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一个高中生,哪里来那么多的钱?

    又是小两千,又是一百多,这么大手大脚的,不是存心想让他妈妈知道他跟我们还有联系吗?

    我这气呀!

    心脏都快被你们这些小动作,惊得跳出来了!”

    说着,曾若兰应景地抬手拍着胸脯,好像在安抚自己的心脏,不要跳这么快。

    曾以柔也是满脑袋的官司,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话说的那么绝情了,顾文韬还会给自己寄书过来。

    他这么犯贱,有受虐倾向,她前世怎么不知道?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不是考虑顾文韬怎么想的,要紧的是曾若兰不要多想。

    “妈妈,谁知道他顾文韬发什么神经呀?又是给书,又是给钱的!

    可是,我们又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和地址,不然,也可以把钱和书给他退回去。

    要不然,你看着这些不顺眼,把钱和书都当垃圾给扔了算了!”

    曾若兰一巴掌打到她背上,恨铁不成钢地骂道:“那是两千块钱,现在扔了,你以后还人家的时候,用什么还?

    还有那些书,都是新书,还是从京都买来的资料,就咱们现在的条件,去哪里能给一次性买这么齐全的好东西!

    这个混小子,竟然是让为难!”

    曾以柔看着心口不一的妈妈,都忍不住叹气道:“妈妈,你看,你也说了,钱不能扔,书又舍不得扔。

    照我说,事情没有那么复杂的!

    这些不都是顾文韬给咱们的吗?

    那么,咱们就用一个本子给记下来。

    先是两千块钱。

    再是这些书,我们一本一本照原价写上。

    什么时候,我们有机会见到他了,就把这一笔一笔的账目给他看,并把钱都一分不差地还给他。

    这样,我们不是就两清了吗?”

    曾若兰迟疑地说道:“可,我们还是欠他的呀!你看这书,在京都买的,挑的时候,肯定也费了心思再寄过来,邮费也不便宜。

    我们怎么都是占了人家的光!”

    哎,曾以柔心里再次无声地叹息着。

    她们家今生的情况怎么反过来呢?

    前世,她几乎就是不带脑子活了一生,被曾若兰保护的好好的,只要按照她的安排生活就好了,唯一的例外就是顾文韬的出现。

    她第一次违背了妈妈的意愿。

    今生,怎么妈妈什么事情都要找自己商量,什么烦恼都要自己去替她解决,也不知道,她们到底谁才是妈妈,谁才是女儿。

    “妈妈,这些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都是他一厢情愿去做的,我们有拜托他吗?

    换个说法,我觉得,他应该还欠我们的呢!

    如果不是他这么多事,我们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会心怀内疚,纠结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吗?

    凭什么,他觉得是好意,我们就感恩戴德?

    他完全是在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都没有过问别人的意见,也没有征求过我们的同意。

    这件事,要是被他妈妈知道了,我们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你说,我们该不该心有愧疚?”

    曾若兰仔细一想,也是这个理。

    点点头,松开了眉头,舒了一口气,道:“你说的不错,我们并不欠他!

    不过,有一件事,我倒是现在很肯定了。”

    曾以柔先是跟着舒了一口气,又提起来,问道:“什么事情?”

    曾若兰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女儿,明明才是花季少女,却心如止水。

    到底是她年纪太小,还没有开窍?还是天生心冷,不容易动情呀?

    “你确实跟我说的是实话,对顾文韬没有任何想法,并言辞拒绝了他。”

    曾以柔拍了一下脑袋,好笑地说道:“妈妈,你不会以为我一直在骗你吧?

    你看看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骗过你?”

    曾若兰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道:“你小时候的事情,我不大记得清楚了。倒是最近,你确实没有骗过我,天塌下来的事情,你都话说的跟过家家一样,没心没肺!”

    “妈妈!”曾以柔撒娇地抗议着,“哪有你这么说自己孩子的呀?我这是心胸开阔,好不好!如果,我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不往前看,一直钻牛角尖,你该多伤心,多难过呀?我怎么舍得你这样辛苦!”

    “瞧瞧,瞧瞧,现在这小嘴甜的跟抹了蜜一样,什么话到了你嘴里都变成拍马屁了!”曾若兰心里软的一塌糊涂,美的直冒泡,却不愿意被女儿看出来,勉强压着嘴角,别扭地说道。

    曾以柔说这些话,都是真心的,并不是为了讨她欢喜,才故意哄她的,根本不会去在意她的反应。

    双手抱住曾若兰的胳膊,头枕在她的肩头,近似起誓一般说道:“妈妈,不管你信不信,我这一生,就是为了还债来的!

    我的债,就是你对我的好的,你对我的爱,就是你的命和幸福。

    妈妈,我的心很小,装不下那么多的人和事,光是有你就足够了。

    所以,其他人怎么样,都跟我没有多大点的关系,我只要守护住你,守护住我们这个家,看着你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心满意足了!”

    曾若兰听到这些话,心神都为之一震。

    明明她是母亲,这些话,应该她说才对,可是,到头来,她却被女儿给抢先了。

    又心酸,又欣慰。

    至此之后,有些事情,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对女儿更加信任,看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