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五十五章 新学校

第五十五章 新学校

    正月十八,曾以柔也开学了。

    原本她还想着,到了新学校,新的班级,其他人都是已经熟悉了两年多的同学,就她一个借读生,说的还是外地话,肯定会不适应。

    事实是,她想多了。

    曾若兰的同学都没有跟她收取好处费,就能安排进去的学校,除非是私交很深,要么就是学校不怎么样。

    城东中学就是后者。

    城东中学,前年才修建好,去年才开始招生第一批学生。

    曾若兰十分荣幸地挤进了2班,不是按照年纪分的班,而是按照学校有多少个班级,一个一个排下来的。

    也就是说,她读的这个班,在这个学校都是第一次招生的班级。

    城关中学修建了三层楼房,一层八个教室,两侧是各个学科的教研组。

    只是现在,学校才一共六个班,每个班不过二三十个学生,都没有把教室占满,显得有些空旷。

    当然相比更加空旷的学校,三层,只有一楼有学生的样子,要好多了。

    曾若兰来到学校,直接把曾以柔送到了2班。

    他们的代课老师都没有问一下她是不是走错了教室,就把人给安排到了教室后面坐下来,连让学生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都没有,枉费她还家里背了一天的稿子,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

    曾以柔人还蒙着,就接连又看到两三个家长带着学生,把人送来,都被安排在她旁边。

    一堂课下来,曾以柔坐的最后一排终于有满员的迹象。

    课间休息时间,前脚老师出了教室,后脚教室里就乱成了一锅粥。

    曾以柔的前后左右,都在互相打着招呼,问着彼此的情况。

    大家都说的是方言,好在石原市和林城市就是临市,方言有些不同,但是认真地听听,还是能听懂的,就是有些费神罢了。

    再说了,曾若兰原本就是古县的人,方言还是会说的,曾以柔就算是不会说,听听还是没有多大的难度。

    这一听,不要紧,曾以柔这才知道,他们班原本只有二十八个人,今天是开学日,又多了七个附近村里来的借读生,大家都在询问着对方的情况。

    曾以柔有些无语了,心头还有了不好的预感。

    学生都是新的,老师不会也都是新的吧?

    他们可是毕业班,要参加中考的,老师没有经验,怎么给他们上课,复习,抓重点?

    难道她真的要依靠钱奕鸣临走前加班加点写下的笔记和顾文韬寄给自己的复习资料,来参加中考?

    情况,比这个还要让人难以释怀。

    曾以柔听了几节课,发现这些老师讲的内容,还不如她自己复习的。

    再加上她是复读,老师们都知道,她曾经考上过石原市一中这样的重点高中,简直是把她当作熊猫来供着。

    不但喜欢问她问题,还时常重点关注,给她开小灶。

    被关注的结果就是,钱奕鸣的笔记和顾文韬的复习资料被老师征用,学生们没事都喜欢跟她套套近乎,然后借来抄抄。这个时候的古县,电脑还是稀罕物,复印东西还是天价,自然他们这些跑来城关中学的穷学生们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为此事,曾以柔还专门给钱奕鸣写过信,说是:自从她不小心说漏嘴,写这笔记的人是京都师范大学的高材生,现在,笔记本连老师们用之前都要先擦擦手,翻起来都是轻拿轻放,只差烧香设坛了。她要是用的时候,或者放的时候,不怎么用心,都要被同学和老师心疼的目光给谴责得钻个地洞了。照这样下去,她估计,中考后,这笔记都要被老师给征收,她考上古县一中所费的汗水和辛苦都要被抹杀。

    钱奕鸣为此好心情地笑了好几天,被同宿舍的人都戏称邪魔附身了。

    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才入学的曾以柔正在努力试图跟同学们交流着。

    主要她一开口,就是普通话,再一问是从石原市转学过来,对于他们这些乡下来的孩子而言,曾以柔就是天外飞仙,跟他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男同学还好说一些,跟女同学本来就泾渭分明,不太交流。

    女同学就有不少的人,嫉妒心作祟,觉得曾以柔太娇气,眼睛只往天上看,私下里讲究着她的坏话,教唆着其他人不跟她说话。

    以至于,也就是开学第一天,曾以柔还能跟同桌说了几句话,互相道了姓名。

    之后,好几天,都没有人跟她说话。

    她就是再笨,再迟钝,也知道自己被孤立了。

    小孩子的孤立手段,真让人头疼呀!

    曾以柔看不上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可是,也不能让自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下,毕竟她还有三四个多月都要跟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学习,抬头不见低头见,怪影响心情的。

    要说,现在的孩子们,心思还是很单纯的,虽然很多人的学习不怎么样,都是来混文凭的,但是,不妨碍他们对一个好学生的尊重和向往。

    开学一周后,代课老师们也知道自己带的学生太过杂乱,学习成绩参差不齐,就有了一个摸底的模拟考试。

    曾以柔那是早在开学第一天听到班主任公布这个消息之后,就开始加班加点地复习,晚上不秉烛夜读到快十一点,都不带睡觉的。

    辛苦,也终于收到了丰厚的回报。

    曾以柔竟然考了全班第一。

    虽然这个成绩对于原本的她来说,还是差了一大截,但,足够她在城关中学这个新学校横着走了。

    特别是,英语课上,她流利的英语口语,让英语老师都不敢太跟她交流,怕自己的发音不准,被一个学生比下去,脸上太过于无光。

    渐渐地,就有人会拿了课本和作业来问她题。

    曾以柔不管自己在做什么,都十分耐心地给对方讲解,还引证书本上的公式和概念,让众学生都不好意思嫉妒了。

    嫉妒,那是因为他们都在一个层次上。

    当这个人超出了他们认知的范围,只能仰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