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五十六章 情书

第五十六章 情书

    学习上的顺利,并不代表着生活上的如意。

    各种她前世没有经历过的学校事件,都一一发生了。

    首先,才开学不到半个月,曾以柔就收到了前世加今生第一封情书。

    虽然,她心理年龄已经是一个四十岁的老太婆了,可是,架不住虚荣心太强呀!

    曾以柔一大早上学,刚坐到座位上,往书桌的抽屉里放书包,就发现里面好像有东西。

    拿出来一看,一个白色的信封,在右下角写着“曾以柔收”,就没有其他内容了。

    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自然想不出会什么东西,还用指尖夹着,抬高了,对着阳光看了看,是不是里面放着什么恐吓信或者威胁物。

    同桌孙苗苗一看她凝重的样子,就忍不住拉住她的袖子,道:“你怎么把这个拿这么高呀?不是告诉其他人,你收到了吗?”

    曾以柔觉得莫名其妙,道:“收到什么了?我只是看看这封信里面放着什么东西而已!”

    孙苗苗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我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曾以柔毫不做作地反问道。

    孙苗苗确定曾以柔没有撒谎,十分的坦然,才朝她招招手,附在她耳边说道:“这是情书呀!”

    曾以柔吓得把手中的信往课桌上一扔,“噌”一下,就站了起来,控制不住声音,大声道:“你说什么?”

    这个时候,已经快上课了,大家都自觉地在看书,安静的教室里,被曾以柔这么一嗓子,喊得都看过来了。

    孙苗苗也没有想到曾以柔的反应会这么大,赶忙拉住她的衣服,把人给按下来。

    曾以柔看着众人都看向自己,又一想,自己是因为什么这么激动的,老脸“刷”地变得通红,就着孙苗苗的力道,赶紧坐了下来。

    她看着课桌上那个碍眼的信封,赶忙胡乱塞到了书包里,还专门塞到书本的最下面,好像这样,就能掩耳盗铃地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这是什么?

    这是情书哎!

    这可是天大的八卦!

    孙苗苗在一旁看着信封就这样被藏了起来,看这样子,是不想跟她分享了,忍不住好奇地趴在桌子上,小声对曾以柔说道:“喂,曾以柔,你不拿出来看看嘛?”

    曾以柔已经拿出书本,准备背书了,横眼瞪了她一下。

    孙苗苗却是不怕。

    她这十来天,跟曾以柔做着同桌,也看出自己这个同桌,根本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高冷骄傲自满,看不起人,反而十分的随和,待人有耐心又温柔,像不大会发脾气一样的小猫咪一般。

    她献媚地笑了笑,继续小声道:“你不好奇是谁给你写的吗?

    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可是情书哎!

    我在班里,还是第一次看到哎!

    拿出来,让我也涨涨见识吧?”

    曾以柔不为所动,虽然她也好奇,虽然根本看不上这些青春期的无知懵懂,但是,她是从二十一世纪来的,对**和人权还是比较尊重的。

    别人有喜欢自己的自由,自己有尊重别人意愿的义务,不能随便拿来跟人分享,当作炫耀之物,那对那个爱慕自己的人,太不尊重了。

    这个时候,上课铃正好响起来,事情,就这样掩了过去。

    中午回到家的曾以柔却不如在学校表现的那般镇定自若,一进家门,扔下自行车,就跑进自己的小屋子,把书包翻过来往床上一倒,书本文具什么的,乱七八糟丢了一床。

    巴拉巴拉,终于找了那个信封。

    甩掉鞋子,往床上一盘腿,兴致勃勃地塞开信封,就看起了她人生第一份情书。

    如果,那个暗恋她的人看到她这个糟蹋样子,估计会十分后悔,心目中的女神形象瞬间崩塌吧!

    这个时代,没有无处不在的网络,没有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没有信息化大爆炸的咨询,一个初中生想写一份像样的清楚,除了代写和抄书,就剩下自由发挥了。

    很显然,她收到的这些小朋友,自由发挥的技能并不高超。

    一张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格子纸,边角还没有处理过,都是参差不齐的撕痕。

    字迹也跟狗啃的一般,特别是开头的那三个“曾以柔”,写的歪歪扭扭,跟蛇爬行一般,没有看内容,就先倒了胃口,真是让她兴奋的心情一落千丈,没有了起初的虚荣。

    内容就更加不堪入目了。

    具体如下:

    曾以柔同学:

    自从见到你,我就惊为甜天人,对你明铭记在心,久久无法忙忘怀。

    你的音容笑毛貌,一直在我的心里出现,让我忍不住,给你写了这封信。

    希王望你看到这份信之后,能干感受到我的心情。

    1班赵

    名字没有写完,看起来,不像是不写,怕是被人看到之后,匆匆收起来,之后就给忘记了吧!

    什么“铭记于心”“音容笑貌”,感觉像听悼词一样,她是被贴在墙上,给瞻仰的吗?

    “你的心情”,她真的没有感受到,倒是被人不清楚的错别字给倒胃口了一番。

    哎,看着这么掉价的情书,她特别后悔,要是没有拆开看一下,还能留几分念想,存几分幻想。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曾以柔一把扔了情书,把自己摔着床铺上,双手捂着脸,痛苦地哀嚎着。

    曾若兰一进门,就看到她在床上滚来滚去,脚下还有一张纸,捡起来认真一看,发现才是写给自己女儿的情书。

    先是一阵紧张,她闺女才这么点大,就一直有人惦记,才把一个姓顾的赶到了京都,现在这是又跑出什么妖魔鬼怪?

    不行,她一定要把所有邪恶的因子都消灭萌芽中。

    只是,一仔细去看内容,好吧,她真是太放心了!

    看看这字迹,这错别字,这内容,简直可以称之为惨目忍睹。

    她这个多年没有读过书的人,写出来也要比这倒霉蛋写的好。

    她女儿要是看上这种没水平的人,那么她可以后悔地撞墙去了,还不如便宜了那个姓顾的小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