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五十七章 后续

第五十七章 后续

    曾若兰上前抓住曾以柔,嘲笑道:“吆,吆,吆,真是自家有女初长成了,都有人写情书了呀!”

    曾以柔放下手,一抬头就看到曾若兰手中的情书,痛苦地求饶道:“妈妈,求你了,我已经后悔把这玩意带回家了,你能不能不要让我想起这么倒霉的事情了!,我看这个人哪里是在写情书呀,简直就是在写悼词,把我恶心的午饭都不想吃了!”

    曾若兰听了,最后一丝的担忧也烟消云散了,大笑着说道:“悼词!这个形容不错。这么没水准的人,真是太奇葩了!真想有机会看看这个倒霉孩子,长什么样子!”

    说着,曾若兰有拿起情书,准备再瞻仰一遍。

    曾以柔一骨碌起身,一把抢过情书,随便折了几下,塞进信封里,就翻身塞到了靠墙的床铺下面。

    “我们就当没看见好了!

    妈妈,我肚子饿了,赶紧还吃饭吧!”

    曾若兰好笑地看着女儿自欺欺人的样子,道:“不是刚才还有人说,自己没有胃口,不想吃午饭了吗?”

    曾以柔跳下床,穿好鞋子,拉着妈妈往外走,道:“你肯定听错了!上学是个体力活,我都累了一上午了,肚子饿的呱呱叫,怎么可能说这种话!”

    什么叫不打自招?

    曾若兰掩嘴直笑。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把这件事当笑话,讲给了周奶奶听,周奶奶转身,在给钱奕鸣通电话的时候,当笑话又讲给了他听。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下午,曾以柔到学校的时候,发现班里的同学都悄悄地在打量着自己,是她太敏感了吗?

    不是她的错觉。

    她在座位上才坐下,八卦的同桌孙苗苗同学已经迫不及待地等着她了,不等她喘口气,就凑近来,用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小声地问道:“你中午看了那份情书了吗?是谁写的?都写了些什么?我能看看吗?”

    曾以柔下意识地抬头扫了一眼旁边的其他同学,见众人都屏住呼吸,虽然没有人看过来,却一个个竖起耳朵,停下手中的动作,想听一下八卦内容。

    她警惕地看着孙苗苗,肯定地问道:“你把我收到情书的事情说给别人听了?!”

    孙苗苗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做错了,还十分讲义气地说道:“放心吧,我只跟我最好的朋友说过,她还答应给我们保密的!快告诉我吧!”

    保密?

    保密到全班同学都知道了?

    是不是下一步,就全校同学都知道了?

    曾以柔没好气地说道:“那封信,我直接给扔了,没有看!”

    孙苗苗一副我才不信地瞪着曾以柔,想让她心虚。

    可惜,她碰到的是一个有四十年灵魂的老婆婆,定力不是一般的足。

    曾以柔本以为,只要她什么都不说,事情就到此为止了。

    没想到,还有相关的后续。

    第二天上午第二堂课后是课间操时间。

    曾以柔被班主任陈慧叫到了语英政教研组。

    教研组里,这个时候,没有几个老师。

    陈慧让曾以柔坐在她对面,语重心长地说道:“曾以柔同学,你看,你的成绩那么好,开学的模拟考试,随便一考,就考了一个第一名。

    老师们都指望着你能考上县一中,给学校一个开门红,为以后的学弟学妹们做个好榜样,好标兵。

    你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糊涂的事情来,分了心,可就不值得了!

    要知道,等你考上高中,大学,毕业再分配一份好工作,有多少好条件的人排队等着你去挑,不能现在就把自己给毁了!”

    曾以柔听到莫名其妙。

    她人好好的,怎么就给毁了呀?

    她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她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呀?

    有些迷茫地问道:“陈老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

    陈慧叹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加沉重了起来,不怕学生知错能改,就怕她给你装糊涂,把自己的话,不放在心上。

    她原本还怕自己说的太直白了,让她面子上过不去,现在,问题严重了,索性,直接挑明了,道:“曾以柔,你是不是昨天收到一份情书呀?”

    曾以柔这才反应过来,这是老师怕她早恋,跟她做思想工作来了。

    天呀,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陈老师,你怎么知道的?”

    陈慧见真有这种事情,表情更加严肃了起来,道:“曾以柔,虽然我才做了你一二十天的老师,但是,我是把你当作我最得意的学生来看待的。

    我不希望你误入歧途。

    现在,你们距离中考只剩下三个多月的时间了,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分心,知道吗?

    好了,你现在把那封情书拿出来,就当事情没有发生过,继续认真学习,知道了吗?”

    就那丢人现眼的东西?

    拿出来,不是自己掉面子吗?

    她虽然不喜欢那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但是,让人知道自己被这么不讲究的人喜欢,不是说明自己不够好吗?

    就像她妈妈和周奶奶尽量善意的嘲笑,还有钱奕鸣专门打电话给自己的故意嘲弄,这些她都忍了,谁让他们都是她的家人呢?

    换做其他人,来对自己说三道四,就不行了!

    这是原则性问题。

    她挺直了腰背,道:“陈老师,那封信,我没有看过,直接放学后,扔到了路过的垃圾堆上。

    所以,对不起,不能上交了。

    还有,陈老师,你可以放心,我现在一心想好好学习,努力考上县一中,根本没有什么心思谈什么恋爱!

    而且,我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十分的严格,要谈,就是奔着结婚,一辈子去的。

    就像说的那样,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我不会做那么蠢的事情。

    所以,情书什么的,你完全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陈慧简直是目瞪口呆。

    什么“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这样的话都说出来!

    她面前真的坐的是一个初中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