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五十九章 发愁

第五十九章 发愁

    只见来人是比他的脸还要黑几分的郑程立,火气就莫名消失了。

    站起身,要笑着跟他打招呼,才发现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尾巴,赵林林,他本家侄子。

    不用郑程立说什么,赵建业就开始头疼了。

    能被郑程立提留着,过来找他,赵林林要是没做什么让人头疼的事情,他跟赵林林姓。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

    这是自己家的亲戚,知道自己要来城关中学当校长,愣是给塞过来的,说是指望自己能管管他,让他在城里,也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好吧,据他所知,这混小子除了在学校的时候,还知道什么叫听话,出了校门,就四处吆喝着,带着一群不知所谓的小弟们四处惹是生非。

    教训过两次,他还横着脖子,振振有词地说,自己在学校有没有违法乱纪,凭什么他要训他。他在外边有面子,那也是自己有这本事!

    你瞧瞧,你听听,这都是什么谬论。

    赵建业赶紧把人交还给了隔了两房的堂弟赵建忠。

    赵建忠的反应也奇葩,没有给赵建业脸色看,反而高兴地说道,自从赵林林去了城关中学,打得架少了,惹得祸少了,连叫去见其他家长的事情都没了,真是万分感谢他。希望他能再接再厉,继续替他好好看着赵林林。

    赵建业哑巴吃黄莲,只能捏着鼻子继续把人给留下了。好在1班的班主任是他多年的好友郑程立,大家都是熟人,对学生还是一个狠人,这才压着赵林林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眼看着,初中就要结业了,总算要把这尊瘟神给送走了,这是怎么又惹着郑程立了?

    不管怎么说,先稳住郑程立,这总是没错的。

    赵建业一见来人,忙殷勤地给郑程立端茶倒水,坐在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和蔼可亲地问道:“程立,这个时候,你怎么来找我了?”

    郑程立见惯了赵建业的小伎俩,端起茶杯,朝他冷哼了一声,眼睛斜瞟向赵林林。

    赵建业知道不能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了,忙换了一张严肃的脸,厉声道:“赵林林,说,你又怎么惹着你们郑老师了?上课瞌睡打呼,还是传纸条砸在老师身上了!”

    郑程立又是一声冷哼,道:“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我能来找你?我早在教室里教训的他哭爹喊娘了!

    这回,赵林林可是长进了,有眼光了,做了了不得的大事了!”

    赵建业被郑程立阴阳怪气的语调说的心里一阵不安,瞪着赵林林,问道:“说,你到底做了什么坏事?”

    赵林林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赵建业,小声说道:“我也没有做什么,就是写了一封情书而已。”

    赵建业悄悄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把人打出问题了,就不算是什么大事。

    他笑道:“写情书?就你这小子,也会写情书?真是铁树开花了!”

    还想再说下去,又觉得不对劲,只是写情书,用得着郑程立发这么大的火吗?为什么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他还没有来得及深究这预感哪里来的,门口就有人敲门,随口一个“进来”,就见陈慧带着曾以柔进了办公室。

    作为一个校长,一个励志要对学校了如指掌的好校长,赵建业怎么会没有听说有人给曾以柔写情书的事情呢?他还跟老婆说,这年代,孩子们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就在那里搞这些歪门邪道了。

    现在,被告白的人来了,告白的人,还离这里远吗?怕是近在眼前,远在天边吧!

    赵建业指着赵林林,“你你”了好几声,都没有把话说清楚。

    陈慧也是知道赵林林和赵建业关系的,赶紧把事情交代清楚,不让赵建业有机会糊弄过去。

    “

    事情就是这样。

    原本,曾以柔同学已经跟我说过了,她根本没有看过情书,也不知道是谁写的。

    事情就这么过去算了。

    可是,谁想到赵林林同学偏偏刚才当着那么多老师的面,承认是自己写的情书,还扬言要一人做事一人当。

    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才找了郑老师来商量该怎么办。”

    曾以柔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

    这赵林林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二愣子?

    她这才朝情书事件的另外一个主角看过去。

    赵林林,虽说竟是做一些自以为十分讲义气的蠢事,但,人本身,还是长得人模狗样的。

    一米七左右的修长身材,浓眉大眼,清秀的脸庞,一头根根竖起的短发,如果不提他做的事情,真的以为是一个俊秀的好少年。

    对了,还有些脸熟,让她对他有几分好感。

    只是,一想到,那封让人倒胃口的情书,再加上他二百五的行为,真是一言难尽呀!

    赵建业也是被气的不行,起身,抬脚就踹了赵林林一下。

    谈恋爱这种事情,放在二十多年后,就是发生在小学生身上,家长和老师也顶多各自训斥一顿,不会觉得这是一个事情。

    但是,在九十年代,发生在初中生身上,就是摊上大事了。

    要不然,她也不会被周自珍重点照顾,前世退学,今生远走古县了。

    这件事,说小了,不过是学生之间的一个小小的互动,说大了,对他们这所学校,就是直接败坏了名声。

    他们还指望着这一届能考上两三个古县一中的学生,然后,下半年招生的时候,给点力,多收点学生呢!

    这要是,直接把一中的苗子给毁了,还把学校的名声搭进去,他们这些校领导和老师,都该回家去了。

    赵林林茫然地站在办公室中间,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明明自己做了一件很讲义气的事情,怎么换得每个人都愁眉苦脸的?

    谁来告诉他一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建业叔,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呀?”

    赵建业气得手指着赵林林,却说不出话来。

    他能说什么?

    赵林林要是有点脑子,他们这些人就不会坐在这里发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