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六十二章 好学生

第六十二章 好学生

    这份镇定和从容,让一群小姑娘觉得自己面对的比严肃的班主任还有可怕,气势立马就弱了三分。

    曾以柔也没有废话,直截了当地说道:“好了,我们现在解决问题吧!

    我算是听出来了,你们的意思是,我仗着赵校长的赏识,喜欢上了赵林林。

    我说的,对不对?”

    这个曾以柔太镇定了,孙苗苗心头涌上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随即觉得自己不能输了气势,怎么能被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给吓唬住!

    她挺了挺胸脯,色厉内荏地说道:“我们说错了吗?你不就是想巴结赵校长吗?像你这种小人,赵林林早晚会看穿你的把戏,才不会喜欢上你!”

    曾以柔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巴结赵校长?请问一下,孙苗苗同学,我为什么要巴结赵校长?是巴结了他,我就能上古县一中吗?如果是这样,赵林林还用乖乖地在教室里上课学习,不直接升上古县一中算了吗?

    或者是,你觉得,我还需要在城关中学在读一年,所以,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

    不管是哪样,你这都是对我智商的侮辱!

    我需要靠着别人,去考古县一中吗?!

    还有,你说,我喜欢赵林林,更是无稽之谈!

    在昨天之前,我一直以为1班赫赫有名的赵老大是一个高大的女生,还在纳闷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醒目的人存在。

    就因为他突然做了我的同桌,我就需要对他犯花痴,从此喜欢上他?

    他又不是人民币,凭什么人见人爱!”

    曾以柔一连串的成语和反问让众女生都一时反应不过来,甚至有倒霉的熊孩子都没有听太懂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听话听音,总算是明白了一点,就是她们好像误会曾以柔了。

    几个人都看向孙苗苗,无声地询问她该怎么办。

    孙苗苗咬着嘴唇,脸都气红了,手紧握成拳头,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架势。

    曾以柔还觉得自己说的不够解气,继续道:“孙苗苗同学,你要是喜欢赵林林,就直接跟他说,请不要在这里扯着莫须有的旗子,想要打击别人。

    你把追求赵林林的人都给吓跑了,赵林林就是你的了吗?

    不是这个理!

    只要赵林林眼中一天没有你,你就不算是他女朋友,他就会喜欢上别人!

    以其天天担心他喜欢上别人,不如,你主动出击,去追追试试。

    说不定,赵林林那个榆木脑袋就是喜欢你这样不讲理的人!”

    曾以柔一番话,把给她找事的两个主角都给骂了,方觉得这才叫解气。

    其他人的重点,却不在这上面,全都在消化“孙苗苗喜欢赵林林”“担心他喜欢上别人,你主动出击,去追追试试”上了!

    她们这些人的父母跟孙苗苗和赵林林家一样,都在离城关中学不远的丝织厂上班,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

    平时,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孙苗苗该和赵林林一伙,这样她们就高了其他学生一等,是有老大罩着的人。

    还没有意识到,孙苗苗和赵林林真的会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对,毕竟这在老师和家长眼中那是十分出格的事情,会挨揍的。

    更加不知道,孙苗苗单恋赵林林。

    这也就算了,曾以柔还在怂恿孙苗苗去追求赵林林。

    她不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吗?

    好学生,不是应该劝阻有了不正当想法的同学,让她及时改正吗?

    她们的世界观,怎么好像一下子就崩塌了呢?

    孙苗苗被众人的视线盯得气血直往脑袋上冲,脸都红成了关公,手指着曾以柔,说不出话来。

    最后,愤恨地一甩手,跑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偷偷瞄了一眼曾以柔,不约而同地也四散跑了。

    曾以柔看着空荡荡的巷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不是都准备好要打群架了吗?怎么人一下子都跑了?

    她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茫然地想着:她们刚才还说自己是班花呢,怎么转眼就被自己给吓跑了呢?她突然变成凶神恶煞了吗?

    直到回家,她也没有想明白,还拉着曾若兰,问她,自己是不是长得很凶。

    曾若兰捏捏她可爱的小脸蛋,夸赞道:你要是凶,我就是大门上的门神,可以镇宅,吓唬小孩子了!

    曾以柔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原来自己还是原来那个自己,真是太好了!

    翌日,曾以柔到了教室,专门朝孙苗苗的方向看了过去。

    孙苗苗起先,想当作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但是曾以柔打量的目光太直白了,让她无法忽视。

    转头,瞪了她一眼,直接用课本挡住了她的视线。

    曾以柔看对方没精神却又没有多少波动的样子,估计是心里有了想法,却没有去付诸实施。

    青梅竹马,初恋,最是让人怀念了。

    不然,她也不会让顾文韬有机会缠上自己,因为她相信顾文韬那样聪明的人,如果她真的视他为陌生人,不用她说多狠心的话,他都会十分自觉地不再跟她联系。

    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漏了底气,让他有自信面对那些冷言冷语的。

    看来,自己还需要修炼呀!

    赵林林有了一个班级第一的同桌,一回家就被他老爸揪住,开始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昨晚他爸爸喝了点酒,差点拉着他“谈心”到天亮。

    他现在特别后悔,自己没事暗恋什么好学生呀?一点都不好玩。

    这会儿,看着曾以柔看着别的地方,明显盯着某人,只是他回头看过去,那边的同学太多了,不知道是哪一个,好奇心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喂,我说,你刚才再看谁呀?一副可惜的样子,这是谁怎么了?”

    曾以柔瞟了一眼旁边的傻大个,不怀好意地说道:“再过十分钟就上课了,第一堂课可是陈老师的语文课,昨晚布置的作业是背下两首古诗,今天上课默写,还会叫人上讲台,在黑板上默写。

    赵同学,你背下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