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六十四章 淡淡的遗憾

第六十四章 淡淡的遗憾

    曾以柔对赵彬彬的感情,并不是说已经深到了非君不可的地步,只是,她本性就是认准了一个目标,就会努力去完成。

    而跟赵彬彬培养感情,然后结婚生子,过完一生,既是曾若兰的期望,她也就顺从地想去尽力完成。

    所以,她并不是圣母,也不想当圣母。

    曾以柔听完了之后,告诉她,她这些话说错了对象,她应该去找赵彬彬,而不是她。

    说着,就想起身离开。

    李采薇傻眼了,她忙活了半天,可不是为了给人讲故事这么简单,曾以柔没有反应,她这出大戏,不是白演了吗?

    再说了,她要是找赵彬彬有用,还需要在这里找曾以柔哭诉吗?她又不是犯贱。

    李采薇也是一个能人。

    她对曾以柔说,自己明天会当着全医院人的面跟赵彬彬去告白,希望她去见证一下。

    李采薇并不确定曾以柔明天就会去,但是她再次告白的事情,却并不是开玩笑的。

    那天在篮球馆的事情,已经在医院传开了,说闲话的人很多,她必须破釜沉舟,发起最后的总攻了。

    曾以柔原本是不想掺和这种事情的,赵彬彬有一两个告白的人,这不是很正常吗?她和顾文韬还不清不楚的,不然,李采薇也不会以为抓到了自己的把柄。

    辗转难眠了一夜,第二天,她还是翘班,在约定的时间,悄悄地跑去了医院。

    然后,就看到当着众人的面,李采薇如何深情地告白,医院的医生、护士、病人、家属们如何在大厅里起哄,让赵彬彬同意。

    赵彬彬涨红了脸,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甚至在李采薇扑上去抱着他的时候,并没有推开她。

    曾以柔在那一刻,就明白,赵彬彬对李采薇并不是没有感觉的,如果不是自己插在中间,或许他早就被感动,接受对方了。

    赵彬彬也在人群中,发现了站在外围的曾以柔,看着她转身离开。

    等他从人群中挤出来,已经找不到曾以柔了。

    当天晚上,两人相约出去吃饭,全程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吃完饭的时候,曾以柔才道:我们分手吧!

    原本两人就没有多深的感情,在省城那样的大城市,或许一年都见不到一次,时间长了,彼此就淡了,在心里留下一点痕迹的机会都没有。

    命运总是会捉弄人。

    曾以柔第一次流产,被周自珍和顾文艺送去的医院就是省医科大医院,而妇产科跟赵彬彬的内科,就在同一个楼层。

    赵彬彬看到骨瘦如柴的曾以柔孤零零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深觉得是自己当初伤害了她,才让她那么着急地走进了这段不幸的婚姻。

    曾以柔在医院住了五天,赵彬彬就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她五天。期间,李采薇也过来帮过几次忙,倒是什么也没有人,表现的也特别冷淡。

    出院,曾以柔都是一个人收拾的东西。

    顾文韬出差还没有回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出了一趟差,自己失去了一个孩子。

    赵彬彬和曾以柔也在这几天里,处成了好朋友。

    她那个时候才知道,赵彬彬跟李采薇并没有在一起,他仍旧独身。

    赵彬彬却开始心疼起了自己当初轻易放弃的女孩。

    顾文韬回来之后,才从顾文艺阴阳怪气的话语里知道,自己多了一个情敌,心思纷乱的他都没有去深思,他这个情敌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对,顾文艺告诉了他,他们在他和曾以柔谈恋爱之前,就是男女朋友了。

    不明就里的顾文韬和脆弱不堪的曾以柔发生了他们之间第一次争吵。

    她第二次流产住的医院,巧合地也是省医科大医院。

    其实,顾文韬家隔着两条街,就是省人民医院,省城最好的综合性医院,而他们家的人一般住院、看病都在哪里。

    唯独曾以柔几次住院,都是在省医科大医院,她当时还以为他们是不想跟自己在同一个医院看过病。

    现在,跳出了当初狭小的框框,曾以柔才有些明白,周自珍和顾文艺是早就知道她和赵彬彬之前的事情,所以,专门挑了省医科大医院,让她住院。

    她却一无所知地掉进了那个坑里。

    她怨吗?

    也许是因为死过一回了,所以,许多事情,反而看淡了,看开了。

    她不怨周自珍和顾文艺,她最后跟顾文韬离婚,远走他乡,错的本就是她的强求。

    一个天真的灰姑娘,怎么比得上王子狠心的母后呢?

    她原本就不该跟顾文韬有瓜葛。

    不是这样,她就不会受到伤害,不会伤到自己没有出世的两个孩子,不会让曾若兰早早地去世,不会连累的赵彬彬在她临走之前还没有结婚。

    虽然,她前世,也从别人的口中知道,最后赵彬彬和李采薇仍旧是结婚了,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但是,始终不能抹去她对他们婚姻留下的阴影。

    现在,一切都回到正确的轨道,挺好的!

    一世的交情,在眼前划过,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除了她这个始作俑者,心里多了几分愧疚,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再留下任何的痕迹了。

    淡淡的遗憾一闪而过。

    曾以柔镇定下来,还能扯扯嘴角,露出勉强的笑容,面对着眼前的两个人。

    赵彬彬看着曾以柔,总觉得眼前的小姑娘给自己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又不知道这种熟悉感从何而来。

    赵林林是一个直肠子,把人拦到了,看到她还吓得回不过神来,扰扰脑袋,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曾以柔,你不要害怕!我是找你有事,不是要故意要拦你的!”

    曾以柔被赵林林拉回到现实,看着他俊脸上满是愧疚,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也知道我会害怕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突然出现我面前,把我的心脏都快吓出问题了。

    还有,你刚才要是没有扶住我的自行车,我连人带车子一起摔倒了,再磕了碰了哪里,谁负责呀?这是很危险的事情,知道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