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六十六章承诺

第六十六章承诺

    赵彬彬深觉丢脸丢到姥姥家了,一巴掌又呼到赵林林后脑勺上,没好气地说道:“我让你好好学语文,你还觉得浪费了!

    看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你从小到大,有多少个老师,一个个都给你做爸爸了吗?

    我只是用这句话,来提醒你,要尊重曾以柔同学,跟尊重老师和长辈一样!

    你脑袋里塞的都是草吗?”

    赵林林被训的脸红脖子粗。

    曾以柔看够了热闹,才道:“好了,好了!赵彬彬,不用赵林林再发誓了。

    我这段时间,一定会好好看住他的,你放心吧!”

    赵彬彬在一旁看着,还是十分的不放心,主要是赵林林从小到大就没有让人省心过,又道:“曾以柔同学,我在古县一中,是高二1班的学生,除了周日下午不在,其他时间都在学校。

    平时,你在学校,他要是不听话,可劲地教训他,打他都没有问题。

    他要是还不听话,非要惹你生气,你直接到学校来找我。

    不然,你直接跟我赵叔叔,赵建业校长说也行。”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

    何况,赵林林还是个火人!

    听着赵彬彬那一副自己总是不听话的样子,赵林林愤怒地反抗道:“赵彬彬,你够了啊!我都答应你了,中考之前,一定跟着曾以柔认真学习,你还想怎么样?我说的话,就那么没有信用吗?”

    赵彬彬立刻训斥道:“你的话有信用吗?是谁说中考之前不打架了,咱们隔条街的狗蛋,前天是谁打的?都告到老爸那里了,要不是我昨天回去,你早就被打断腿了!”

    “那件事,能怨我吗?明明是那个混蛋狗蛋说话带把儿,难听的要命,我才忍不住”

    曾以柔乐呵呵地看着他们兄弟互相拆台,前世只见过赵彬彬温柔体贴的一面,还不知道,他训起人来,一套一套的,真是稀罕呀!

    还是赵彬彬最后不好意思了,停住了跟赵林林的拌嘴,跟她道别。

    曾以柔看着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也知道再不回去,曾若兰肯定又要担心了,一担心,就会有说不完的训导,也忙要离开。

    曾以柔拖着自行车,才准备抬脚,突然好奇地问道:“你们是亲兄弟吧?”

    赵林林还在气头上,语气不大好地说道:“我也想跟他不是亲的,只是运气不太好,做不了主!”

    赵彬彬又是一巴掌呼上去:“怎么说话呢!”

    曾以柔不以为意,好奇地问道:“你是赵彬彬,他是赵林林,少了彡。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弟弟,是不是会叫赵木木呀?”

    赵林林瞪圆了眼睛,道:“你怎么知道我妹妹叫赵木木?”

    “真有呀?”曾以柔抬脚蹬自行车脚蹬一下子惊讶地瞪空了,险些栽过去,幸亏赵彬彬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赵彬彬当然知道曾以柔在惊讶什么,笑道:“木木比我们小四岁,现在还在上小学。等有空,让你见见她。”

    曾以柔晕乎乎地回了家。

    晚上,辗转难眠时,想到的竟然是李采薇当年第二次她流产住院时说的话:“曾以柔,你根本不了解赵彬彬,也从没有用心地去关心过他!

    你知道赵彬彬家里有些什么人吗?你知道他每天都有什么烦恼吗?你知道他脆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你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自私地从别人安那里寻找温暖,却从来不关心别人也需要温暖!

    我知道你过的不如意,不然,不会一次又一次把自己折腾进医院。

    问题是,省城的医院那么多,你为什么老是来这里呢?觉得有人照顾,很方便吗?

    好了,你现在要一辈子不能生孩子了,你高攀的那家人肯定不会再要你这样的媳妇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安心地回来找赵彬彬这个备胎了?

    曾以柔,做人不能这样没有良心!

    凭什么你不幸福,也要拉着别人跟你一起不幸福?”

    其实,她确实如李采薇说的,很自私,虽然,她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了顾文韬,会跟赵彬彬有什么结果,只单纯地把他当作朋友来看待,但李采薇的话点醒了她,她挡了赵彬彬追寻幸福的道路。

    在那一刻,曾以柔失去了一切。

    母亲过世,流产不孕,与顾文韬离心,最后的朋友也不佩拥有。

    这一切的一切,让她最终下定了决心,在安葬了曾若兰之后,谁也没有告诉,悄然地离开了那座城市,再也跟他们没有过任何的联系。

    夜,深了。

    夜,更冷了。

    曾以柔对自己许下的承诺很是上心。

    第二天一到学校,就询问上次模拟考试,赵林林的成绩,并要了他的试卷。

    难为赵林林把课桌翻了个遍,回家又翻箱倒柜一番,也只是找到数学和物理两份卷子,主要是除了化学的其他的试卷太干净了,也没有什么看头。

    反正,也说了主要让赵林林巩固现在的成绩,就拿出了自己万分宝贝的钱奕鸣写的笔记,先拿了数学,让赵林林学习,并要求只能在学校,在她眼皮子底下,唯恐,他把这份独一无二的笔记像试卷一样给弄丢了,就是弄皱了,她都要心情不爽很久。

    万幸的是,赵林林同学并不是真的无可救药了。他也就是对文科太理解无能了,才特别讨厌。理科倒是十分拿手,挺自豪的,还是喜欢学习。

    他翻看着笔记,才几页,就意识到这份笔记是十分有分量的,收起那份漫不经心,认真地自习了起来。

    真的是十分认真,不管是什么课,就这样捧着笔记,学了一上午,连其他课的老师都忍不住侧目。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天,陈慧都忍不住找了曾以柔问情况。

    知道赵林林看的笔记是京都师范大学的高材生写的,立刻肃然起敬,强烈要求借读一下。

    然后,事情,就有点失控了。

    老师们都互相传看了笔记,一致认为,这份笔记的参考价值十分高,他们借阅了,还做了些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