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七十章 好事不留名吗?

第七十章 好事不留名吗?

    顾文韬天生就是一个做生意的料。

    曾以柔不知道,顾文韬前世离开省城之后,凭借一己之力,十几年的时间,最后成了数十亿上市公司的老总,做的风生水起。

    现在,不过是一个小成本的学习资料倒卖,能有多大的难处。

    顾文韬找钱奕鸣的时候,专门挑了他在宿舍休息的时间,对着他们宿舍的人说的,并介绍说,师大这一块,他会让钱奕鸣做总负责人,招人,或者他自己全力承担,都由他决定。

    至于十分细节,并涉及到利益和金钱的事情,他却在外人面前只字未提。

    把握的分寸,让众人心动又如沐春风。

    顾文韬最后离开师大的时候,钱奕鸣也只是说自己考虑一下。

    但是,在校门口,钱奕鸣送他的时候,只剩下了两人,顾文韬十分直白地说道:“这件事对你来说,应该十分简单,算是一个不错的赚取外快的机会,你一直在拒绝我,是因为曾以柔吧?

    觉得我一直缠着曾以柔,不喜欢了,对不对?”

    见什么都说开了,钱奕鸣也不用在那里左右为难了,坦然地说道:“是的,我不喜欢你对柔柔的纠缠,我以为柔柔已经对你说的很清楚了,她拒绝你,不想跟你有任何的关系,只想专心地学习,唯恐你父母再伤害到她。

    上次,你已经让她们一家从石原市搬到古县了,再来一次,你仍旧会帮不了她,只会连累她收到更重的打击。

    什么对她是对的,好的,我以为,你该心知肚明,才对!”

    顾文韬垂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开,道:“我知道我现在人少言轻,许多事情都做不了主,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所以,我才更加渴望强大。

    再说了,你帮我,不是可以更好地监督我,看着我是否会对曾以柔有任何的伤害吗?

    还可以随时知道我们家的风吹草动,更好地帮助曾以柔。

    你要报考我舅舅的研究生,还是你导师推荐的,那么你应该从你导师那里知道,我舅舅的为人品行高洁,不会做出仗势欺人的行为,更不会助纣为虐。

    悄悄告诉你一件事,我妈妈其实很怕我舅舅的,不只是性格上,还因为我舅舅跟我大伯、二伯他们的关系,比她这个弟媳更加融洽。

    现在,你通过我,跟我舅舅熟悉了,日后,我真有什么地方疏忽了,伤害到了曾以柔,你也有地方搬救兵不是吗?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我说了这么多,你还要拒绝我吗?”

    钱奕鸣稀里糊涂,就成了顾文韬的同伙,并在几次相处中,感受到了他的人格魅力,为人宽厚,却不迂腐,机敏而不武断,善言却点到为止,不让你觉得讨厌。

    简直是,如沐春风呀!

    哎,他就这么轻易背叛了跟曾以柔的兄妹情,不知道,回去之后,会不会挨白眼?!

    就像现在,他都没有等到曾以柔再打来电话,给他书本的名单去试探顾文韬是否记得这件事,就坦白从宽了,真有些惭愧不已。

    钱奕鸣有顾家的电话,顾文韬也告诉他上下课的时间,有事情,也可以到学校来找他。

    钱奕鸣就在顾文韬上课之前,在校门口截住了他。

    顾文韬一听钱奕鸣的来意,从包里拿出课本,就开始写资料的名称和出版社,甚至价格,他都还记得。

    顾文韬给曾以柔寄的那些资料,并不是他随手买的,那是他中考时候用过的资料,周致远从京都寄过去的,正因为他用着还行,复习的重点难点都十分清楚有用,才买来推荐给曾以柔的。

    他边写,边解释道:“你先去新联书店,把这些资料翻一下,寒假的时候,你才给以柔做了总结笔记,对她的情况十分了解。

    我希望你再去确认一下,这些书到底合不合适。

    其实,你今天不来找我,这个周末,我也计划去找你的,想让你帮以柔找一套中考模拟试卷,顺便,你这次也看看吧!

    我记得你们学校附近就有一个新联书店的分店,你看过之后,把书名和价格、出版社都记一下,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你把这些报给我,顺便给我留一个以柔那边的联系电话。”

    钱奕鸣前面都听得十分满意,直到最后一句话,脸立刻拉的比马脸还长,不悦地反驳道:“你要柔柔的电话做什么?你有什么事情,我会跟柔柔交代清楚的!”

    顾文韬写完了东西,从本自上撕下来,交给钱奕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难道,你还希望我做好事不留名吗?

    你明知道我对以柔的心思,这么好的在她面前刷存在感的机会,你以为我会轻易地放弃吗?

    你也不要想着阻拦,有些事情,我还需要跟以柔本人商量。

    而且,这次,也许并不是一锤子的买卖,以后,还会跟她上的学校又合作的机会,一些事情我需要她给我提供意见。

    我也是在商言商。”

    钱奕鸣气的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柔柔会愿意跟你商谈什么生意上的事情?她只不过是想帮同学一次忙而已。

    再说了,你和柔柔怎么好意思谈钱?如果因为有了利益瓜葛,你以为你们之间的关系,还会维持现状吗?怕是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谢谢你的提醒!”顾文韬朝他眨眨眼,狡黠地说道,“你真的以为我会让你说的事情发生吗?我还没有那么傻!”

    说完,顾文韬就飞快地转身进了学校,预备铃声已经响起了,时间不等人呀!

    钱奕鸣捏着手中的纸条,真想顺手砸到顾文韬的脸上。

    这人怎么这么厚脸皮?

    还把这种无耻的事情说的如此理所当然?

    曾以柔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就算是两人相隔十万八千里,也顶不住这样的心机呀!

    偏偏这个机会,还是自己送到顾文韬手中的,他怎么这么蠢?!

    想反悔,却是没有机会了。

    明知道,顾文韬这里有便宜的进价,他再原价给曾以柔的同学寄过去,怎么能过的了心里那个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