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七十一章 想做的事情

第七十一章 想做的事情

    他也是穷学生一个,知道对普通家庭来言,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钱,去购买学习资料,是多么沉重的负担。

    明知道勒紧裤腰带,家里也会支持,但是能让大家都少出点钱,少点负担,他怎么忍心因为一时的私怨就不管不顾呢?

    他知道,这件事,就是说给曾以柔听,她也会跟自己做一样的决定。

    在大义面前,小我总是可以忽略的。

    当天下午,曾以柔听到电话里,钱奕鸣说,这件事要让她跟顾文韬联系,他那边有关系能够要到批发价,头疼得直想撂担子,不去管了。

    这都什么事呀?

    她为了跟顾文韬划清界限,做的那么明显,钱奕鸣不知道吗?

    她前世躲了顾文韬十多年,最后临死之前,还斩不断对他的情丝,今生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这才几天,就有人来拆台了?!她容易吗?

    前世,她高一退学之后,知道七八年后,才在省城重新见到顾文韬,怎么今生,她都躲到古县这种乡下地方,反而跟他总是有牵连呢?

    哎

    她听到钱奕鸣报电话号码,好想对众人说这里信号不好,她听不清楚。

    但是,这件事,事关城关中学成立的第一枪,两个毕业班的班主任和校长唯恐曾以柔还是一个孩子,不懂其中的重要性,说不清楚事情,让电话开着外放,一群人围着她坐着旁边监听。

    她现在想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都没有一点可能。

    围观的众人听说,他们还可以拿到批发价,那叫一个激动。

    如果不是电话里钱奕鸣说顾文韬还是高中生,在上学,让他们明天中午打电话联系,估计现在就要开始打电话了。

    第二天中午,曾以柔“被迫”吃了一顿难以下咽的“豪华”工作餐,学校简陋的比家里的炉灶大不了多少的食堂,专门炒了一荤一素两个菜,配着大米。

    时间一看到了十二点半,全都又聚在了校长办公室的办公桌前,眼睛瞪得跟白瓦灯泡一般,亮晶晶地盯着曾以柔和电话。

    曾以柔吞咽了一下口水,这才拨打了电话号码,两声短暂的“嘟嘟”之后,就被接起了。

    曾以柔一时犹豫不定,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文韬仿佛有透视眼,猜到了曾以柔的犹豫,也猜到了她身边有人,说话也十分的谨慎,又带着朋友的轻快,道:“是曾以柔同学吗?好久不见了!

    你那边的事情,昨天奕鸣哥只是跟我说了简单的情况,具体的我也不是了解。

    你身旁有老师吗?我可以听他们说一下具体的情况吗?”

    顾文韬并没有借着机会跟自己多说什么,曾以柔缓解了很多压力,听他要找老师们商量事情,万分乐意地就把座位让了出来,自己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之后的具体事情,曾以柔并没有参与,顾文韬和老师们商量了什么价格,学校这边订购了多少资料,她都一概不知道,也存心屏蔽了这件事的后续。

    学校的老师们也开了一个会议,商议了一下有什么需要补充的问题,第二天就跟顾文韬定下了第一份订单,并把款项汇了过去。

    顾文韬这边为了方便给石原市寄书,托了顾德诚的关系,联系上了火车站的一个负责人,让他们以后直接去火车站托运处去办理托运手续。

    火车托运既快,又便宜,倒是让他们省了不少的经费。

    所以,古县这边,汇款单一到位,书本在周一的时候,就到了古县。

    校长兴高采烈地开着他的座驾去把东西给领了回来,分发了下去。

    曾以柔再次收到了顾文韬的包裹,又是一套中考试卷。

    她还没有拆开看一下,就先被各科老师拿去研究了,还叮嘱她,让她不要贪多嚼不烂,先把手中的资料做完,再慢慢地做试卷,当作中考前的冲刺。

    老师们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叮嘱她不要告诉其他人。

    她当然明白,这个其他人,其实就是顾文韬。

    为此,曾以柔再次被叫到了办公室,让她给顾文韬打电话,说声谢谢,希望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这次打电话的时候,办公室里没有了其他人,就连校长也端着茶杯去串门了。

    曾以柔握着已经通了的话筒,觉得它特别的烫,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顾文韬也不指望曾以柔一下子就改变对自己的态度,好脾气地说道:“曾以柔,我没有让你为难吧?我也是最近才跟朋友们一起合作,开始买卖学习资料的,一直都只在石原市卖。

    我们为了确保这些资料的合理和适应性,才找了奕鸣哥帮我们把关,并不是有什么其他的企图,你不要误会。

    看我说的,你和奕鸣哥的关系,能有什么需要我来解释的误会呀!

    对你来说,我才是那个外人,需要小心翼翼解释的人吧!

    以柔,我希望你能允许这么叫你。

    我的奢求不多,只希望你知道,在远方有一个人在牵挂着你,关心着你,愿意为你而做任何事情。

    如果,如果,你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之前留的是我大伯家的电话,万一我不在家,你只需要打过来,说你是我古县的朋友,我就知道是你了。

    周一到周六,除了上课的时间,不出意外,我都在家里。周日,我最近可能会有点忙,一般不在家。

    我的地址,之后会写信告诉你。

    还有,以柔,你要好好学习,心无旁骛,不需要有负担。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你只需要一直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够了!”

    曾以柔浑浑噩噩地挂断了电话。

    整一天,做什么事情都不在心上。

    晚上,再次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捶着枕头,低声抱怨道:顾文韬,太狡猾了!

    什么叫“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你只需要一直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够了”,他做的事情,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