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七十三章 私心

第七十三章 私心

    曾以柔本来都计划好,到时候,让曾若兰去给她请一天病假,就好了。

    结果,她才听老师说,这次除草活动,时间是每天下午最后两节课,周四到周六三天,周日上午还要来一趟。

    这一行动,就是四天,她总不能都请假吧?她需要得什么重病,才能一次请四天假呀?

    曾以柔咬咬牙,找到陈慧,解释她不能拔草的原因。

    陈慧惊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她这个学生,不是一个普通单身家庭的孩子们,怎么总觉得她不简单嗯?

    京都师范大学的高材生是哥哥,曾经的同学在京都小小年纪就开始做生意,现在,又多了一位传说中的民间高手做师父,

    感觉她再说什么奇异的事情,自己都不会惊讶了。

    曾以柔开学到现在一直表现的十分良好,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再加上她的情况特殊,请假倒是十分容易。

    不过,曾以柔觉得全校师生,就她一个人请假不去劳动,太过于显眼了,更招人嫉妒。

    所以,她还打了一个小九九。

    磨磨蹭蹭地在教研组,对着陈慧,道:“陈老师,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陈慧对自己的得意门生相当的和蔼,道:“什么事情呀?你说吧!”

    曾以柔迟疑了一下,才下定决心,道:“陈老师,我们距离中考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大家又刚刚从京都订上学习资料,我的那套试卷,到时候,怕是还会在中考前,给大家作为一个考前冲刺吧?

    初一到初三的课本,这段时间才复习到第二遍初三上半学期。

    更不要说,还有其他的资料没有复习到。

    我们作为毕业生,学习任务这么重,还浪费三四天的时间去劳动,这样真的好吗?

    虽然学校是说,只让我们下午最后两节课去拔草,但是,这种活动期间,大家怎么能安心下来去学习?

    前期想着拔草,议论两天,除草完了,再收两天心。

    这样下来,一周就过去了。

    我们的时间这样浪费,真的好吗?”

    陈慧听了,一个激灵。

    她之前是附近村里初中的一名教师,习惯了各种假期,如春假、秋季、麦假等等,让学生闲了去老师家里帮着做农活都是常事,更不要说,趁着上课的空间,在学校做点活动了。

    她也是此刻才明白,她不是在村里的学校上课了,而是到了城里。

    她扯扯嘴角,敷衍地对曾以柔,道:“好,你反映的情况,我知道了,快回去学习吧!”

    前脚曾以柔离开教研组,后脚,陈慧就去找了郑程立,一起去了校长办公室。

    不就是少几十个劳动力吗?

    这有什么问题!

    再说了,他们现在可是背水一战,除草算什么大事,就是让操场都被草胡吃了,也没有关系。

    不过,两人出了校长办公室,郑程立还是忍不住提醒了陈慧一句:“你说,曾以柔说这些话的时候,有几分私心?”

    陈慧反应过来,只是笑着摇摇头,道:“不管是私心,还是大义,只要对学生好,怎么都行。”

    郑程立一想也是,不然他也不会同意跟校长说件事,就哼了两句,各自忙碌去了。

    第二天,初三就得到了通知,他们不参加除草活动了,要一心备战中考。

    曾以柔暗自松了一口气。

    转身,给钱奕鸣写信的时候,就有了一大串的忏悔:

    “奕鸣哥,你说我这么耍心眼,是不是人品有问题呀?

    明明是我需要请好几天假,不想太突出,才想着这么跟老师提醒的,一点也不像老师说的,我学习态度认真,为大局着想。

    翻来覆去,好几天,我都觉得自己太卑鄙了。

    哎,你会不会也看不起我呀?

    ”

    钱奕鸣收到信之后,看着小女孩的心思,笑的合不拢嘴,真是心思太多了,太嫩了,这么一个小烦恼,都要折腾自己好几天。

    为了让她尽快恢复精神,不耽误中考复习,他的回信也十分快而简洁。

    “柔柔,

    你所谓的动机不纯,完全不需要有负担。

    就算是,其他同学仍旧去除草,你被人背后说闲话,就不请假了吗?

    不,你还一样请假,不会去除草。

    而且,这件事怎么叫卑鄙呢?

    你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做了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罢了。

    如果,你做错了,你的老师们怎么会同意你的说话,并慎重地执行了呢?你指出他们工作中的疏忽,他们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你看,你说的话,既不会影响到你的决定,又帮助了老师和同学,又何谈你的人品有问题呢?

    在我看来,反而十分的高兴。

    这件事,说明,我们的柔柔已经长大了,学会了保护自己。

    谁的成长都会有迷茫,只要你坚持自己的目标,一直努力,在我们这些亲人看来,就是最好的作为。”

    曾以柔收到信之后,炸起的毛终于服贴了。

    果然,有心事,还是需要倾诉和开解,才能化解。

    倒是钱奕鸣宿舍的人,看他最近经常收到信件,看信时,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还在第一时间就回信,都挤兑他,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快把实情招出来,请客吃饭。

    钱奕鸣哭笑不得,解释道:“你们都多想了,这就是我亲戚家的孩子,看着她说的话觉得小女孩太有意思了。

    再说了,她可是有人追着,还追得特别紧,我还没有心思去插足当什么第三者。”

    他朋友立刻八卦记者附身,双眼亮晶晶地询问道:“你都说了是小女孩,那最大也在读高中吧?这么小的年纪,就开始谈恋爱?太厉害了吧?给哥们传授一下他们的爱情故事,也让我这个单身汉涨涨见识,学点本事,早点找到另一半呀!”

    钱奕鸣悠哉地说道:“你真想听你衣食父母的事情?不怕他知道后,让我开了你?”

    “衣食父母?让你开了我?”

    朋友一时迷茫,他最近就是跟着钱奕鸣接了审核高中学习资料的事情,前两天才发了第一笔酬金,有五十多块钱呢!

    卡!

    惊恐地说道:“顾文韬?!”

    钱奕鸣耸耸肩,就不再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