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七十八章 又见情书

第七十八章 又见情书

    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的,对不对?

    所以,前世,在自己离开后,听人说起,他跟李采薇结婚了,他们一定会十分幸福,不受她这个意外闯入者的骚扰的,对不对?

    就算是她自欺欺人吧!

    她希望眼前的这个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过的幸福。

    前世,她承了他不少的情,受了他不少的关心和帮助。

    在越来越遥远,越来越模糊的记忆中,她甚至记得的都是跟顾文韬在一起多么的委屈和压抑、痛苦,唯有赵彬彬的回忆永远都是暖色的,让人忍不住去回忆,去汲取那短暂而真挚的温暖。

    所以,顾文韬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她问心无愧,可以毫不犹豫、又毫不留情地拒绝,说那些让人心寒的话语,而对赵彬彬始终都说不出一个“不”字。

    他让她帮帮赵林林学习,她就无私地把自己私藏的笔记和资料没有隐瞒地给了赵林林,才被老师发现自己身边还开着两个小挂。

    他说要见自己,感谢她对赵林林的帮助,她虽然认为自己对赵林林没有起多大的作用,还是屁颠屁颠地跑来了。

    他现在说,自己跟赵木木很像,意思是在说她们都是她的妹妹吧?不会有其他不好联想的关系,让她不要误会,对吧?

    听到这些话,她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

    她原本以为自己今生都不会再喜欢顾文韬那样的人了,给自己规划的要找到未来的另外一半,就是照着赵彬彬的模型来的。

    现在,在李采薇之前,她遇到了原装的理想对象,虽然她一直告诫自己目前以学习为主,但是,还是有几分期待和欣喜的。

    结果呢?

    现在,什么奢望都没有了。

    算了,就当妹妹吧!

    至少,妹妹不会被嫌弃,也不会被人嫉妒,能长长久久地安安全全地待在他身边。

    她低垂下眼眸,遮住了自己的情绪,轻声应了一句,就骑车离开了。

    赵彬彬望着她的身影,心里有几分的不舍。

    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一刻,失去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先机,错过了这份纯真的感情,日后再想追回来时,许多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徒留一片遗憾和伤心。

    人生,就是这样。

    它给了你机会,只看你是否有准备去争取。

    在合适的时间,遇到合适的人,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情,也是一件多渺茫的机遇。

    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在不停地错过,不停地遗憾,不停地抱怨人生对我们的不公平。

    同样是星期一。

    以前不觉得这一天,跟别的日子有什么区别,现在去万分头疼,不喜欢起了这一天。

    因为,她又收到情书了。

    还是同一个人的。

    赵林林这次学聪明了,没有把情书塞到她的课桌里,而是塞到了还给她的笔记本里。

    曾以柔拿过笔记本一翻,就察觉到了异样,那么大的一个信封,即便是不厚,也足够她察觉到是怎么回事了!

    她“啪”地一下,就把笔记本再次合住,怒目瞪着赵林林,咬牙切齿地用只有两个人的话音,说道:“赵林林,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林林却把曾以柔的反应当作了害羞,微红着脸,同样小声地解释道:“你不明白吗?上周吃完饭,我不是跟你说了,要给你补一份,一份我自己写的吗?

    你放心,这次我绝对没有找赵木木,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而且,我也不是照着作文书抄来的,里面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着我的真心实意。

    我的诚意还行吧!”

    还想自己夸他吗?

    他是不是太厚脸皮了?

    知道他写的这是什么吗?

    情书呀!

    在她的认知里,那是一个人写给自己喜欢人的,表达自己情感的,神圣的东西,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这个没头没脑的家伙,当作好玩的玩具一般,翻来覆去地折腾。

    她还羡慕过别人收到很多情书的幸福样子呢!

    md,她以后都对情书过敏了!

    不对,是对情书没有任何期待和惊喜了!

    都怨眼前这个混蛋!

    “赵林林,我警告你,如果还想作我的同桌,就给我老老实实地,不要耍什么花样。

    什么情书!

    你连水调歌头都背不下来,千里共婵娟都要写错,还好意思写什么情书?!

    这份信我先扣下了,你日后如果不老实,再给我弄这些有的没的东西,我给你直接把这封情书贴到学校的公告栏里,让大家都去欣赏!”

    “曾以柔,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这代表着我的心意,是我费了不是个劲儿地写出来的,你不知道,我都搭上了多大的人情,才写出来的!……”

    赵林林不服气地反抗道。

    “什么?搭上什么人情?”

    曾以柔瞪圆了眼睛,心里泛起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手抓住他的胳膊,道:“这封信,不是你自己写的吗?你还让人给参谋了?”

    “什么参谋,阴谋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了,就当我好心当了驴肝肺了,眼睛瘸了,才喜欢上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人!”

    赵林林万念俱灰地一把扫开曾以柔的手,生气地别开了头。

    曾以柔听得想笑,又来气,有些怪气地说道:“奥,最近语文水平大涨呀!

    先是转移话题,模糊焦点,最后说的那句话,又是谚语,又是成语的,不容易呀!”

    赵林林扭头朝她龇龇牙,鼻子冷哼一声,道:“就你语文水平高,说句话都要分析半天!跟你们这种学习好的人就是不能好好交流!我当初是怎么鬼迷心窍,才会觉得你人长得好,性格好,读书好,喜欢的不行!

    现在,我才知道,学习好的人,都牙尖嘴利,不讨人喜欢,白瞎了我的一片真心。”

    tnnd,这损人的技巧都升级了!

    赵林林平时哪里有这种水平,果然,失恋能让人成为诗人吗?就是朽木也能发出芽!

    曾以柔表示自己现在说不过某人,气哄哄地扭开了头。

    至此,两个人开始了冷战,除了学习上的交流,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