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灰姑娘奋斗记 > 第八十四章 亲戚

第八十四章 亲戚

    小包间里灯光昏暗,就是几排垫着海绵、有靠背的长凳,放着的录像,曾以柔这个从二十一世纪归来的人都没有听说过,里面的人物也不认识,故事情节还多带着血腥和恐怖,给人的感觉十分不好。

    曾以柔坐在那里,万分怀疑,自己怎么就同意坐在这里了的?

    回想一下,是因为两世都没有去过什么录像厅,那种笨重的录像带更是没有见过,本着见世面的心态,走进来的。

    见世面的后果就是好无聊呀!

    只是,她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看得万分仔细认真,唯恐错过任何镜头。

    曾以柔心里无声地叹了一声气,看着看着,打起了哈气,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最后,还是坐在一起的赵木木把她叫醒的,因为时间到了,要清场了。

    男孩子们还看得意犹未尽,讨论着刚才的情节,女生们都在一旁安静地听着。

    曾以柔偷偷又打了两个哈气,好像睡觉多了,更容易瞌睡。

    “很无聊吧?”

    曾以柔哈气打了半个,听到赵彬彬的声音,吓得另外半个被咽回到了肚子里,埋怨地回头看向他,这人刚才不是还跟朋友聊着天嘛?怎么就突然站在自己身后了?

    赵彬彬看着苦着脸的曾以柔,心情总算是晴朗了一些,道:“今天碰到朋友是意外,本来下午要计划带你们四处逛逛的,一看录像,什么时间都没有了。

    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也不用陪着我们在这里量费时间了,早早回去吧!

    我怕他们还有的折腾,不知道要玩到什么时候,主要是,你对这些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兴趣。”

    他说完,还耸耸肩。

    曾以柔确实对跟一群不相识还有仇的人“相亲相爱”不感兴趣,便点点头,跟他道了声谢谢。

    转身找了赵木木,跟她恋恋不舍地告了别,就离开了。

    她家离这里就一条街,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很方便。

    今天注定了是多事的一天。

    曾以柔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大门里面堆了不少的东西,比如一筐叽叽喳喳叫着的小鸡仔。好几个比脸盆大一倍的木藤编织的筐筐堆在一起,用绳子系着,还是崭新的,没有用过。旁边还放着一些农事用的铁器,铁铲、锄头、不认识的厚铁皮等等。

    这些东西明显不是自己家的呀!

    她没有听曾若兰说家里要养小鸡呀!

    不过,这些小鸡仔好可爱呀!肉嘟嘟的,摇摇晃晃的,嫩黄嫩黄的,圆圆的小眼睛,嫩嫩的小嘴巴

    曾以柔忍不住蹲下来,伸出手指,就要去戳一戳。

    “住手!”

    冷不丁地,一个公鸭嗓子的男声就在她头顶响起,吓得曾以柔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曾以柔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黑黝黝的大高个矗在自己面前,跟一个黑脸包公一般,瞪着自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对,这是自己家呀!

    她白天遇到杀自己的仇人,需要虚以委蛇,傍晚回到家里,还要被陌生人给训!

    她倒了哪辈子血霉!

    曾以柔只觉得心里有股气在那里堵着,万分的憋屈,“霍”地站起身,仰着头,冷着小脸,道:“你是谁呀!知道这是在谁家嘛?你凭什么冲我吼呀?我还没有吼呢!”

    曾以琛黑脸憋得发亮,两只大眼睛鼓得像小牛犊,低头看着曾以柔,半天,才蹦出一句:“小鸡不能碰,会死掉的!奶奶要养着下蛋的鸡,不能有事!”

    曾以柔听了解释,觉得一拳打在空气上,更加憋屈了。

    好吧,你是一个大孝子!

    她是一个大恶霸!

    真真是郁闷呀!

    “起开!我要回家!”

    不能碰小鸡,不能生气,她回自己家总没有错吧!

    曾以琛看这个小姐姐好像气的不行,可惜他嘴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得挠挠头,让开了高大的身体。

    曾以柔面无表情地与他擦肩而过,视线一下子开阔了,这才见到院子里还有其他人,一个老太太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妇。

    曾若兰听到院子里的动静,从厨房里探出头,看到是曾以柔,高兴地站直了身体,手在围裙上蹭蹭,招呼她过去,拉着手,开始挨个介绍起来:“来,柔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大奶奶,是你爷爷的嫂嫂,亲嫂嫂。

    这是你三叔家的大姐,曾以璐。

    以琛,快过来。

    柔柔,这是你以琛弟弟,比你小一岁。

    春华,你不要忙了,快出来,见见柔柔。

    柔柔,这是你三婶。”

    一群人介绍下来,曾以柔蒙了,她怎么突然有了这么多的亲戚?

    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怎么前世,她到死,都没有见过一个呀?

    难道是她重生,所以,世界也跟着改变了?

    不对呀,她和妈妈已经回古县这么长时间了,怎么都没有听妈妈说过呢?

    这些亲戚,不会是来打秋风的吧?

    曾以柔硬着头皮,挨个叫着,最后看向她这个比她高,比她壮,比她长得着急的堂弟,很是无语。

    不过,听着他别扭了半天,才黑着脸,叫了自己一声“姐姐”。

    看来不是自己一个人适应不良呀!

    曾以柔难得给了他一个笑脸。

    曾以琛的脸更加黑亮了。

    咦,不会是害羞了吧?

    瞬间又心情不错了。

    今天的晚饭是饺子,刚才曾以柔的三婶李春华就在厨房和曾若兰忙着包饺子。

    好在两个人都是当家庭主妇多年,曾以柔的大爷爷和大奶奶一直跟着老三曾若新住,李春华家里就总是人多,掌惯勺的人,动作都特别利索,曾以柔还准备去厨房洗手帮帮忙,才发现曾若兰手下飞着饺子皮,李春华一手小勺子,一手饺子皮,都没有见怎么动作,一个漂亮的饺子已经扔到了案板上。

    好吧,就她那半**子的水平,还是不要去丢人现眼了。

    而且,案板上已经摆满了饺子,火上的大锅水冒着热气,已经快开了,马上就要下饺子了。

    真没有她什么事情。

    就这样,天还没有黑,她们家的晚饭就上桌了。